• Mar 25 Thu 2010 23:40
  • 釣魚

        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想過去釣魚。


        釣魚的人外觀千奇百怪。每每看見有釣客不畏豔陽或寒風的坐在溪流或湖邊,一動也不動的望著魚竿,我總會望著他們的後腦杓,想像她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而這腦袋裡究竟在想些什麼?偶爾看見釣客釣起了魚,卻把牠從魚鉤取下來,然後再丟回去;這讓我更納悶,難道他們單純是來打發時間的?


        記憶中的釣魚畫面,總是釣客優雅的甩竿將繩拋出,片刻後開始奮力的跟魚兒搏鬥拉扯,然後再把魚拉出水面的一剎那,臉上閃爍著喜悅的表情。那應該是種充滿成就感的休閒或運動吧!而現實狀況卻完全不是那回事,我甚至曾經旁觀釣客枯坐了一下午卻什麼都沒有得到,怎麼看都提不起去嘗試的興趣。釣魚之於我,好像跟跳芭蕾舞一般遙不可及。


圖:淡水河邊
        Pentax ist *Ds+ 18-55mm

釣魚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在奧克蘭停留之後,搭乘國內線來到但尼丁。這裡我以前沒來過,台灣的旅行團也不時尚來到這裡,但卻是南島少數具有英式風格的城市,據說我們參加的旅行社老闆也移民至此。搭了這段國內線,玩起來省了很多工夫。


        但尼丁感覺就是個寧靜的小鎮,到處是杜鵑花和其他不知名的花朵。在南島接待我們的遊覽車司機是一位白髮老先生,路上他就一直講解,然後領隊翻譯給大家聽。
 


包溫街


        我們開到一條街,叫包溫街,號稱是金氏世界紀錄上「全世界最陡的街」。在路旁下車時乍看告示牌還不覺得起眼,等到站在叉路口,親眼見到汽車爬上斜坡,才覺得這條街真的很有挑戰性。更有趣的是一位單車客搖搖晃晃的踩上坡,看他消失在視線之外也費了一番功夫。


        一位團員肌肉結實,平常就有在運動,自告奮勇要挑戰一下。我們目送他慢慢跑上去,幾分鐘後他跑回來了,結論是「很累」。
 


圖:包溫街 

包溫街 全世界最陡的街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娜的樣子甜甜的,跟她說話總是會覺得很幸福。


        我可以跟她聊許多事,她總是睜著大眼睛靜靜的聽我說。她有時候會拉著我的手臂撒嬌,比方說拜託我幫她做點小事啦!她半笑半皺眉頭的模樣總讓我很難拒絕。雖然知道只要心軟就會增加不少麻煩,不過我還是甘之如飴。


        有一年我的生日,學弟妹們特地買了蛋糕為我慶生,那天心情特別好。查房後回到辦公室,意外看見信箱中有張明信片,居然是正在義大利旅行的娜寄來的。信中寫到:『雖然不記得學長確實生日是哪一天,但記得是雙子座的、、、』,雖然心裡嘀咕著:她怎麼不記得確實日子呢?但就這麼巧,明信片就在生日當天收到。這貼心的學妹,遠在大半個地球外旅遊還不忘寄生日卡給我,讓我喜出望外。


        我總是可以為了某件事高興一整天。當天下午看診時,患者雖然很多很煩,我還是充滿笑容,遇到講不通的患者也微笑跟他解釋,一聲嘆氣都沒有。跟診小姐在門診結束時,終於狐疑的忍不住問我:『謝醫師,你是不是已經交到女朋友了??』


圖:娜一家人  2005年攝於台北101
     Contax T3攝,Fuji x-tra 400彩色負片    

台北101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前篇文章提到,我十年前去到奧克蘭,印象只有伊甸山上俯瞰市容,以及晚上在天空之塔吃大餐看夜,連賭場都沒進去(因為同行的學妹不想去)。對於「帆船之都」這個稱號,真的只有耳聞而已;如果不是因為旅行社既定行程,我其實很想跳過這裡去南島就好。但是這趟蜜月,大大顛覆我對於這個城市的印象。


        這天天氣晴朗,很難想像接機時地陪所說的,前兩天還下過雪。不過這正是市區觀光的好時機。奧克蘭有三分之一的人擁有遊艇或帆船,所以港灣停滿了大大小小的帆船。我們這趟還會安排去試駕帆船,很炫吧!不過既來之則安之,跟著去瞧瞧。


        沿著海港行走,到處都是船。來到碼頭邊,可以看到許多古典的建築物,其中一棟就是海關大樓,而街道上到處都是跟帆船有關的建築,在在突顯出這個城市的特色。


圖:一棟大樓  反映出藍天白雲
        Canon 5D + 24-105L 攝

奧克蘭 市區的建築 

圖:沿海公路  港灣裡都是船隻

奧克蘭 帆船之都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奧克蘭印象


        十年前我參加鳳凰旅行社的南北島九天遊到紐西蘭,當時長榮航空還有直飛,足足搭了十一個小時。原來出國玩得經歷這樣辛苦的過程,搭到第四個小時我就已經沒耐性了。春季的奧克蘭氣候溫和,風大卻不冷。但是那次行程只待一夜,而我對於這個城市的記憶只有很多的帆船、與『天空之塔』及上面的賭場而已。


        我是這樣跟麗敘述奧克蘭的印象的,春天氣候溫和。不過蜜月之行一樣選擇台灣冬季,這趟旅程經澳洲轉機,抵達奧克蘭時卻冷得發抖。據說前兩天還下雪呢!連迎接我們的地陪都嘖嘖稱奇。全球氣候變化真的太奇怪了,讓人錯愕。我就是怕冷才不考慮去歐洲度蜜月,跑來南半球的;想不到期待的溫暖居然也變調了。


        幸好紐西蘭一向是乾冷,只要多穿幾件衣服還可以忍受。來到奧克蘭,一路上沿著海灣都可以看見帆船。這裡是帆船之都,平均每三個人就擁有一艘遊艇;除了拍帆船外,我們這次也將有機會搭帆船、甚至駕帆船。


        首行來到伊甸山,這是奧克蘭市郊的山頭,可以俯瞰整個城市,而南半球最高的建築『天空之塔』就在眼前。

 

        伊甸山其實是個死火山,所以在山頂可以看見凹下去的火山口。山上的風真大,但是陽光耀眼,一對團員夫婦忍不住就躺了下來。然而對我來說仍是會冷,所以我們並沒有像其他人走下火山口,拍了照片就躲回車上去了。


圖:伊甸山 
        Canon 5D+ 24-105L 攝

奧克蘭 伊甸山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大昭寺


        大昭寺與布達拉宮,是西藏唯二的世界文化遺產。西藏最大的哲蚌寺曬佛舉世聞名,色拉寺辯經吸引中外遊客,還有許許多多具有特色的寺廟分布在各區,各有各的歷史。但是,只有大昭寺能夠跟布達拉宮齊名。


        大昭寺是藏傳佛教教中最神聖的寺廟,也是西藏盛大的佛事活動中心。歷代的達賴喇嘛或班禪喇嘛受戒儀式,都是在這裡舉行的。它建於西元七世紀,當時的藏王松贊干布為了紀念漢朝文成公主嫁來西域而修建的。這裡也是西藏最早的木造建築,最早只是兩層神廟而已,後來慢慢的才擴建迴廊與宮殿到如今的模樣。


        下午的西藏陽光強烈,我們直到傍晚四點多才出門來到大昭寺。巴士在穿過市場後放我們下車,徒步進入廣場。初次來此,我就被它的宗教氣息與絡繹不絕的人潮所吸引著。這裡一年到頭,廣場周圍總是充斥著朝拜者與旅遊者,當然還有小販。

 

圖:大昭寺

大昭寺 廣場 

        要進入大昭寺門前,可以看見廣場圍牆圍著一棵柳樹,這便是傳說中的公主柳。體積不算大,卻是當年文成公主在此所栽。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98年11月10日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從繁殖場業主手中救下了數以百計的受虐狗,殘忍的繁殖場,將銷售較差的犬種,一率斷水斷食,活活餓死……死掉後全都拖出來,小一點的就打包丟在水溝裡,大一點的就隨手將牠棄置在狗場的一角,任其腐爛….

已經死亡發臭的狗屍體


許多籠子裡的狗狗就連這樣的餿水都沒得吃


為什麼會有棉花在籠子裡呢?走近一看才驚覺這是一具只剩皮毛及不成形的屍體...


柯基、狼犬、梗犬全都擠在一起。




●詳見原文【狗間煉獄.凌遲處死】

目前救援行動後已使狗兒重獲自由,其中七成的狗兒都患有疾病,
龐大的醫療與飼料支出都讓協助救援的協會難以負荷,
目前狗兒們即將斷炊、將無法醫病,
希望大家不要遺忘這些狗兒,請接力的用你的力量將此訊息轉PO出去。


痞客邦正為狗兒們發起10萬串連捐10萬飼料活動,

邀請希爾思一同為每一筆串連文章捐出1元飼料費,希望能拋磚引玉,透過你手中的滑鼠,
將狗兒們需要物資、救命的飼料營養品、善款等資訊傳遞出去,一起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請點我進入串連





你我的轉貼訊息只是微薄之力,也可能是一狗兒們求生的一現曙光,
請大家幫忙這些可憐的小生命,無論是捐物資、善款幫忙,都請不要忽視自己的力量,
縱使只是棉薄之力,凝聚微薄的力量就能匯集成幫助狗兒們的大力量。

協會目前極需協助:
 1.營養補給品,及維他命注射液
 2.募集飼料、罐頭
 3.認養或助養
 4.募集結紮及醫療善款
 5.您的轉貼募集資訊,讓更多有心想要協助或認養的善心人士能夠參與

串連活動網址:http://emkt.pixnet.net/blog
串連貼紙: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佳是我的大學學妹,但卻是在來院服務後才認識她。佳千嬌百媚、聰明伶俐,很難用短短幾個詞彙來描述對她的印象。


        佳總愛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每天都有不同的韻味。一方面是由於天生麗質,再者也是個性使然。她不會刻意去引人側目,然而在人群中,你的視線就是很容易會注意到她。即使是平凡的醫師服也掩飾不了她的嬌豔,讓人很難將視線移開。過去曾有病人形容她是『辣妹醫生』,但在我的眼裡,她一點也不辣。那是一種賞心悅目,很舒服自在的感覺,像初春時清風拂過的花朵。


        佳多才多藝,除了在學術上認真之外,科內許多活動上都可看出她的用心。原來『才貌雙全』不光是一句古典小說裡的成語而已,而是真實發生在妳我身邊的事。


        許多小事上感受得到佳的細膩與體貼。印象最深的是在我考專科醫師前焦慮不已的時期,她給了我莫大的精神支持,讓我在緊張之餘仍能保有適度的笑容。在我垂頭喪氣時,佳總是靜靜傾聽我的抱怨,或是偶爾冒出幾句逗我笑的話、或寫張小卡片之類的玩意。無論如何,跟她訴苦讓我感到十分安心。偶爾我去買花換換心情,會順手帶一朵插在佳的花瓶裡。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終於在今年(2009)十月結婚了!很多同事問我為何蜜月會選擇去紐西蘭?特別是聽說過我在十年前(1999)曾經去過一次了。說的也是,全世界太多國家還沒去過(像我整個歐洲都還沒去過),為何會想去紐西蘭第兩趟?


       當年我參加的是鳳凰旅行社的紐西蘭南北島九天行程,也就是今日市面上各旅行社最常推的天數。時至今日儘管各旅行社行程稍有變動,但主體設計不變,像皇后鎮、米佛峽灣、福斯冰河這些國人耳熟能詳的重點地區還是幾乎都有造訪。以前的我對於工作總是兢兢業業,雖然有假期卻捨不得請假,覺得只要上班總會有些事作;另一方面則是沒有同遊的伴,要我自己跟團出去玩也提不起勁。在十年前,兩位學妹想去紐西蘭玩,一直遊說我,最後甚至說出:「學長!我們單位裡不會因為少了你就停止運轉的,不要想太多了。」這才說服了我一道出遊。


        猶記得當年帶了雜誌去看,怕晚上沒電腦會太無聊而睡不著,但我很快發現那擔心是多餘的,特別是親切的領隊帶團十餘年了,老叫我好好享受假期。紐西蘭沒有夜間娛樂,晚上七早八早大家睡了,我也只好跟著睡。行程某一晚在南島的第阿諾湖畔入住,清晨被鳥叫聲自然喚醒時,那心情真是愉快!我已經完全擺脫在夢中出現工作的場景了!我就這麼靜靜坐在湖畔,心下一片舒暢。原來放自己一個假是如此愉快的事!此時學妹悄悄出現在我身旁,拍拍我肩膀說:「學長,現在你已經離臺灣大半個地球了,要幫忙也幫不上了。就好好玩吧!」

 
        原來,放假出去玩是這樣愉快的事。不光是眼前的湖光山色,更重要是那份沉澱的心境 — 我從工作以來,從來不曾感到如此輕鬆。


        每天埋首於工作,你可能想不起來去年此刻做了些什麼,或者回憶起來千篇一律;但是一趟心情愉悅的旅程,卻可以在多年之後依舊回味不已。


        那趟旅行結束之後,我許下心願,以後要跟心愛的人一起再來,與她分享我當時的感動。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在前些日子的工作瑣事纏身,以及趕著把研究計畫送去委員會審議後,終於決定偷閒去拍拍照。想來想去沒車的日子還真不知道該去哪裡好,在網路上幾位噗友熱心的給了意見(士林官邸拍菊花、淡水、、、),最後居然靈光一閃想去萬華。


        萬華其實我沒仔細逛過。搭捷運從來只搭到西門站,儘管龍山寺只在臨近,卻從來沒浮起想多搭一站的念頭。也許得拜這陣子一部電影『艋舺』在報上曝光,講到萬華人對電影內容有所微詞而引起話題,才忽然想去看看。另一個原因則是,幾個月前幾位同事因為被偵訊而到法院去,離開後一位資深醫師帶我們去萬華吃豬油拌飯,他說他從小在這裡長大,這店離龍山寺很近。對於我這吃滷肉飯配燙青菜等小菜就能打發的台灣人來說,那家店的紅槽肉便宜又美味,於是興起了想去尋找那家店的念頭。
       


剝皮寮


        去到了萬華已經是中午,很快看到了龍山寺。不過週圍幾條街繞了一趟,都沒看到印象中那家店,最後餓昏的兩人決定挑一家滷肉飯吃。還好各樣菜色都不錯,沒踩到地雷。詢問了當地人關於『剝皮寮』的去處,一位伯伯司空見慣的告訴我地點,彷彿最近很多人詢問。    


        果不其然,跟我推測的一樣是條老街,但僅止於一條而已。然而小小巷弄卻擠進了不少遊客,許多年輕情侶與大叔大嬸帶著相機左拍右拍,還有藝術工作者在角落表演,每每吸引遊客駐足。我是不清楚這地方是否為了該部電影才重新整修,但老街賦予新生命卻是不爭的事實。


圖:剝皮寮入口  塗鴉
        Leica d-lux 3 攝
 

剝皮寮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說到君,要從我當住院醫師說起。那時她是實習醫師,我指導了她一個月,想不到,從此將她帶入科裡來了。想想還是覺得慶幸。


        我和君最有話聊。和她談心事、分享人生觀、甚至一道吃飯,絲毫不會感到彆扭。那是一種很自在的分享,有時我甚至想像自己是在約會。倘若和女朋友也能如此輕鬆自在,沒有那份拘謹該有多好!

 
        君的個性大而化之,常讓人覺得有些迷糊,連我有時都忍不住要唸她幾句。縱然如此,那一點也無損她的可愛,我甚至覺得逗逗她是很大的生活樂趣。但談到旅遊、愛情等話題,她可立刻認真起來。聽她比手畫腳,描述旅行的趣聞,常令人嚮往不已;談到對愛情的憧憬,連我都忍不住描繪起夢中情人的模樣來。善良純真是君最吸引我的地方,我總笑她是浪漫主義者,她只是一笑置之。


        有一年迎新,君身著一席洋裝,盤起秀髮,令我驚艷不已。該怎麼描述呢?在我心裡,君不是艷麗風格的,而是具有一種淡淡的美感,像穿著日本和服的女孩。柔柔的、不具侵略性,讓人不知不覺愛上她。但是那天的她,完全顛覆了我的既有印象。別人說的美麗我未必贊同,但我肯定當時沒有人會懷疑她的美麗,甚至可以說是明艷動人。想和她合照,卻訕訕的說不出口,就這麼持續到聚餐結束。這大概是認識她以來第一次講不出話。總而言之,那應該是種『心動』的感覺吧!


        君的一顰一笑都相當動人。有一次開會時她坐著睡著了,一頭長髮直瀉而下,那模樣好看極了,我根本沒注意會議在講什麼。有時看她在撥弄頭髮,專注的神情也充滿韻味,往往能吸引我的目光。真希望手邊有相機,能將她的神韻拍攝下來。白白的皮膚、細細的髮絲、淺淺的笑容,這大約就是我夢中情人的模樣吧。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色拉寺

 

        這天早上浩浩蕩蕩的從哲蚌寺塞車下山來,已經過了中午。稍微歇息片刻,下午就繞到色拉寺去。


        色拉寺與甘丹寺、哲蚌寺是拉薩的主要寺廟。它在拉薩的名氣雖然不如哲蚌寺大,卻也有極多的僧人。其實在同一天這裡也有曬佛活動,只是絕大多數的遊客與信徒都被吸引到哲蚌寺去,這裡相形之下清幽許多。不過我們來這裡並不是為了看曬佛,而是參觀這裡絕無僅有的辯經活動。

 


        講到辯經,其實是喇嘛們在討論佛學知識時的一種形式。大批喇嘛分組聚於樹下,由一人擔任主持發問,其餘眾人圍繞在旁。主持人可以任意指定其餘喇嘛回答,還會配上擊掌聲或呼喊聲,就像是師兄弟在練功切磋一樣。討論的主題根據導遊轉述,是像申論題一般,被問者也大聲回答,甚至引經據典。這本來只是修行過程對知識的彼此討論與印證,但見各位喇嘛專注的討論,配上豐富的肢體語言,手舞足蹈,久而久之便成了藏傳佛教的一大特色。


圖:喇嘛辯經
        Pentax *ist Ds + 18-55mm

色拉寺 辯經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年七月十五日,是本科系施茂雄醫師正式退休的日子。神經科策劃了一個盛大的退休紀念會,讓院裡同仁能和施醫師做更多互動。我想藉這個機會,談談我印象中的施醫師。

 


        我在國中時期(民國74)生病後,就立志要當神經科醫生。此後我就開始注意一些神經科醫師的新聞和專長。在二十餘年前施醫師就已經是台灣致力於癲癇的前輩之一。雖然我來到長庚之後才有幸認識他,卻是慕名已久。 

 
        長庚剛成立時,施醫師離開了原先的工作而轉來長庚創立神經科,可以說奠定了神經科的基礎。當年的陸清松醫師、陳獻宗醫師等都是草創初期的夥伴,這點在榮退紀念會中,彼此分享當年的趣事可見一斑。後來大家分別在專精的領域裡各擁一片天,也讓年輕一輩見證了歷史的軌跡。

 


        施醫師退下了行政職務後,轉而致力於癲癇患者的權益與生活品質上。過去的癲癇是隱諱的疾病,患者多是自卑而羞於見人的,但是施醫師努力要扭轉這種社會風氣;他不僅成立了台灣癲癇之友協會,後來更將協會帶向國際舞台。我便曾在數次國際會議上遇見施醫師與幾位病友出席,病友們不僅癲癇控制良好,可以工作、出國遊玩、更能站出來侃侃而談,與他國病友經驗交流。如果說患者遇到熱心的醫師、樂觀的病友可以相互勉勵進而改變人生,那施醫師多年來的努力成果不言可喻。


        這場紀念會裡,除了王院長、宋副院長出席外,許多護理人員也主動到場,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院外幾位早期在長庚神經科打拼的前輩也受邀參加,熱鬧非凡。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06年去西藏,途中見到了歷盡滄桑的藏人,亦步亦趨的向心中的聖城挺進。
儘管信仰不同,卻永遠忘不了那一份堅毅。

我想不到有其他張照片,比起這次的偶遇讓我有更多的感慨。

邀請你跟我一起參加「旅行的意義」徵照活動,說出你的旅行的意義。

本照片原文 詳見   青藏采風(1) - 青藏高原上的信徒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張老先生在去年三月因為全身抽搐而失去意識達二十分鐘,子女將他送來本院。雖然腦波沒有異狀,但電腦斷層顯示有多次舊中風跡象。從家屬的描述幾乎可斷定當時曾發生過全身型癲癲(俗稱『大發作』)。根據評估後給予抗癲癇藥。而他也在一周後出院。


        四月初他曾因再次抽搐被轉送到外院,事後聽起來是沒有按時吃藥導致發作。想不到隔了一個月他又來了。這次主訴在家裡常常發作,而且覺得全身不對勁。這次他對自己病症顯得很不安,一再抱怨上次外院醫師並沒有完全解決他的問題,他認為吃太多種藥了,怕有副作用、、、結論是『他比較信任我』。我安慰他說,我和外院醫師用的藥雖不盡相同,卻都是治療大發作相當有效的藥,應該不必多慮才是。


        讓我比較困惑的是,張先生住院後仍然抱怨說每天都在發作,最多可達二三十次,家屬也都指證歷歷(其中一位家屬甚至對他頻繁的抱怨感到不耐),但是醫護人員卻從未真正看過他發作。家屬說患者會在端坐時或走路時忽然向後仰,甚至因此跌倒,但不會失去意識。這聽起來和過去他的大發作型態並不相同。


        某天我正詳細的詢問發作型態,他卻沮喪的告訴我住院期間感覺還是一直在發作,很怕自己治不好了。隔了幾秒忽然「啊」大叫一聲,身體往後傾,手臂緊繃。我愣了一下問他,現在是在表演平常發作型態給我看?還是此刻真的在發作?他很生氣的說:「當然是正在發作!」此刻我確定他的意識是清楚的。如果像他這樣型態每天發作二三十次以上,竟然都不會轉成大發作而失去知覺,在經驗上是比較少見的,除非是一些特殊的癲癇(例如某些『部份發作型癲癇』)。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