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拜讀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賴其萬副院長的作品『當醫生遇見SIKI』(張老師出版社發行),深感獲益良多。書名『SIKI』為印地安語,意即為「你關心我,我關心你」。賴教授本身是資深的神經科醫師,本書前半段談的是他行醫多年來對醫病關係的深刻體認,讀來感同身受。


        在住院醫師的訓練過程中,第一線照顧病人是最基本的功課。但每個人都遇到過挫折
例如病患病情危殆,但用盡藥物都沒起色;家屬對醫生期望很高,無法接受事實,甚至多所責難。我便曾照顧過一位病人,家屬的態度曾讓我耿耿於懷。願借貴刊一隅,略述心中感想。


        王老先生是多次腦中風的患者,那次入院並非再度中風,而是近半個月來食慾不佳,且有腹痛情形。主治醫師擔心他有腸胃道的問題,故要他入院檢查。老先生行動略顯不便,但意識清楚。我想,比起其他複雜病症的患者,老先生應該會是個蠻好照顧的病人。


        才一兩天,我就知道我錯了。他的老婆真是令人頭痛!不時告訴我說老先生看起來這裡不對勁、那裡不舒服。儘管老先生本人說沒關係,但阿婆非纏到我開藥給他為止。例如說老先生屁股有輕微破皮,我開了條軟膏,結果她拿了上次住院用剩的軟膏跟我說,一定得用這種才有效,其他的藥效果都不好;偏偏醫院現在不使用這種藥膏了。我又得多費唇舌解釋,我不是故意不開給她啊!並說服她採用另一種藥膏、、。


        更糟的是,老先生的氣喘發作了!我將該用的藥全都用上去,才緩解了症狀。我並且叮嚀阿婆,餵食時要小心老先生被食物嗆到。不過接下來約一星期中,他不定時會喘,尤其常常睡到半夜嗆到就會喘起來,搞得每晚值班醫師們人仰馬翻的,我也為無法完全控制他的氣喘而頭痛不已。後來私下聽見阿婆對隔壁床家屬及護士抱怨說,「這個醫師好差勁,病人在喘怎麼都治不好?」雖然我知道她是太關心老先生才說出這些話,但心裡真是難過。偶爾主治醫師查房時沒遇到她,她事後又會跑來向我發一頓牢騷。儘管我很努力去解決老先生的問題,但卻很不願意獨自面對阿婆不諒解的目光。

,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報載靜怡將結婚並離開主播台,跟隨夫婿前往日本。
僅以此文祝福她!

 



說到靜怡,嚴格說起來實在不能算熟,
因為除了巧遇,沒像跟其他朋友一般以書信或電話互動來往。
正確點來說,只有『三面之緣』而已。


這緣份要從民國
93年說起。


那年年底時去信義區世貿看攝影器材展,

回來時路經新光三越廣場,發現圍了許多人, 

一問之下,原來待會兒即將舉行一場牛仔褲走秀。


那天主秀是林志玲,以及凱渥的模特兒們。

說真的,所謂『名模』大概也沒想到在三年後的今天,

她們會變得如此受到媒體矚目吧。 

然而那天,確實有許多人是專程帶著攝影器材去拍名模的。


我可是從來沒看過林志玲本尊呢!只知道她很紅。

既然碰巧經過了,就乾脆等看看吧! 

等待的時候,眼睛在人群裡搜尋,瞧瞧TVBS是派誰來採訪,

因為有幾位朋友在TVBS任職,對這台感覺親切些,
搞不好會遇到認識的朋友、、、、、。

這一瞧,就在人群中發現了靜怡。

 
記得那年因應年代新聞台的侯佩岑、以及文儀造成的收視率旋風,

各台都卯起來培育所謂年輕美女主播;

TVBS也大張旗鼓招募生力軍,

那當中包括了靜怡、王怡仁,以及其他幾位很具特色的新人們。

然而她們都不是記者出身,
一開始是以個人條件入選的,然後再加以魔鬼訓練。


我曾跟一位媒體朋友閒聊說,這樣真的好嗎?

主播如果沒有從記者出身,未曾經歷第一線的採訪洗禮,

臨場反應與口條往往難以即席發揮。

所以我在等著看她們的表現。


那陣子她們剛上場,憑良心說在播報敘述上並沒有讓我覺得很流利的感覺,

後來公司果然派她們假日期間出來兼跑新聞,鍛鍊臨場經驗。

這也難怪我會看到靜怡出現在這裡了。

 
等待走秀開始前,我繞過去跟靜怡打了聲招呼。

靜怡應當沒想到在這裡會有人認出她吧!

我只好自我介紹說是網路後援會的成員之一。

對於我的加油打氣,靜怡顯得害羞,那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有趣的是在我探頭湊近前排去呼喚靜怡時,

還引起她身旁的一位阿婆看我,

似乎把我當成亂搭訕的無聊男子,

真是尷尬。


林志玲出現後,所有目光都集中向她了。

她的身材配上輕便步伐,把那品牌牛仔褲的休閒風格詮釋的恰如其份。

我想林志玲會受到廣告主青睞,應當不是偶然的。

眼光偶然轉向工作中的靜怡,

她專注望著台上一一走過的模特兒,不時低頭作著筆記。

『認真的女孩最美麗』,我是如此想的。


走秀完畢,靜怡作一段現場連線。

事後她說自己「在台上腦筋一片空白,很緊張」,

但我看照片倒是覺得笑得挺自然的


圖:靜怡當天播報畫面 (網路上擷取)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我初當住院醫師時,曾照顧過一位由門診簽入住院的婆婆。住院時的診斷名稱寫的是『腦瘤』。


        病史問起來,婆婆從前並沒有嚴重的疾病,只不過前兩個月開始感覺有些頭暈,走路稍微不穩,加上家人注意到她有時候左手腕會不自覺的彎起來,這才帶她來求診。做了電腦斷層攝影,赫然發現腦內有兩顆腫瘤,伴隨有明顯的腦水腫及周邊組織壓迫情形。不過婆婆本人看起來好得很,沒有頭痛或噁心嘔吐等腦壓升高的症狀,實在很難跟那麼大的腦瘤聯想在一起。主治醫師在門診曾概略向家屬提了一下,家屬曾表示要積極治療。入院的目的就是要確定是什麼腫瘤。


        根據經驗,腦腫瘤以這樣的影像來表現,而且同時在不同位置有兩顆,絕大多數是從其他地方轉移來的;而其中最常見就是從肺部。果不其然,胸部 X光片一照就看到左上肺有一塊病灶,而檢查報告詳細敘述病灶之後,簡潔列上「可能診斷:肺癌」。


, ,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剛當住院醫師時遇到的故事。


        某天值班接一位新病人,那是位淳樸的中年農婦。主訴是肩膀痛而手舉不起來已有好一陣子了。


        除了詢問來求診的主訴和病史進程外,還得了解生活習慣有沒有特殊習慣(比如抽煙、喝酒)、有沒有全身系統疾病(像高血壓、糖尿病等)、有沒有家族史疾病等等、、、。因為這些資訊有時對判斷病情很有幫助。


        『家族史疾病?』那位農婦聽了一臉狐疑,似乎不太懂我的意思。

        『我們家好像沒有耶!』


        我花了點時間耐心解釋著:「妳再想想,譬如說家裡有沒有人跟妳生過一樣的病?或者說某些毛病,是妳和妳的家人都出現過的?」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我去年底從學弟口中聽來的。


     
        記得去年倒扁風潮甚烈,台灣由北到南一連串社會活動,電視台也每天強力放送,真是疲勞轟炸;後來挺扁的勢力也不甘示弱加入戰局,更是熱鬧。似乎看哪一台都沒差,天下大事就只有這件而已。這可苦了我這個不愛看示威活動的人。



        在神經科裡,有許多病都是會遺傳的,比方說肌肉萎縮症、脊髓小腦萎縮症、亨丁頓式舞蹈症等等。這些疾病就像是惡毒的詛咒,跟著患者一代一代遺傳下去。對醫師而言,除了作出正確診斷,更要緊是要確定患者及其他家屬的病變基因關聯性,以及遺傳到多少不良基因,期能作早期篩檢,以避免下一代的悲劇繼續發生。


        那個月學弟跟著主任學習,剛好有位罹患遺傳性疾病的患者家裡要聚會。以往我們是會請家屬分批來醫院抽血受檢的,但偶爾會有工作繁忙的家屬,不容易完整收集血液;要想湊齊完整的家族成員血液,最好的方法就是主動在他們家聚會時去『一網打盡』。這樣作雖然麻煩,卻也是不得不然的方法。


        話說兩位學弟那天和家屬連絡好了,開車去南部患者家裡抽血。許多陸續而來的親友們都一一被抽了血,只有兩個小朋友跑來跑去不肯抽血,用哄的也沒用。所以兩個學弟就這樣追著兩個小朋友在三合院裡跑來跑去、、、。當他們跑到穀倉中,無路可逃了,兩個學弟不由得鬆了口氣(心想:這下子你們跑不掉了、、、)。



        這時兩名小孩突然很有默契的高舉雙手拇指向下用力揮舞著,口中大喊:「醫~生~下台!醫~生~下台!、、、」



        兩名學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居然不知該如何回應才好。



        所以,媒體的傳播力真的是很大的。『身在這一行,要謹慎啊!』我常如此告訴我的主播朋友們。

 

(本文寫於民國96年3月6日)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之四: 兔子花

        兔子花在花店比較少看到,但我一定要寫到它。


        兔子花有很多種顏色。一隻莖長長的,上頭開了十來朵花,每朵都像是兔子的嘴型。當花掉下來後,把拇指和食指分別套在花瓣上面,還可以學兔嘴般開合,所以大家從小都叫它兔子花。


        你問我兔子花的學名叫什麼?我一直不確定。有一說叫『金魚草』,仔細看看那花形確實也挺像金魚。不過在我心裡,它一輩子都是兔子花。


圖:兔子花
Rolleiflex 2.8GX攝,RDP III 彩色正片

溪州花博會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之三: 鬱金香


        看到鬱金香,就會聯想到荷蘭著名的霍夫肯花園,雖然我並未真正去過那裡。它就像是某些人,光彩耀眼,生機無限。


圖:鬱金香   攝於桃源仙谷
        Canon 5D+ 24-105L攝


鬱金香 



        國小時班上有一位女孩,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多才多藝。她一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我們常輪流當選班長和副班長、彼此競爭考試成績第一名、分頭參加校內外各項才藝競賽。要說是『青梅竹馬』或許不甚貼切,但她確實是在各方面能跟我互別苗頭的女生,所以我從不掩飾對她的好感。小時候同學們私下總是喜愛玩配對遊戲,兩小無猜的情感也總是在嬉鬧中產生。頑皮的同學們常起鬨說我喜歡她,我通常不加辯白甚至淘氣地來個微笑默認,而她只能瞪著他們哭笑不得。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之二: 玫瑰


        玫瑰的品種很多,『五顏六色』仍不足以形容。它一直是最美麗的花之一。而從小的記憶裡,玫瑰也總是被賦予愛情的象徵。但是玫瑰多刺,常常會讓人受傷。



        在讀高二時我曾受學校推薦,去台灣大學參加為期兩週的資優數學研習營,全國共有四十位學生獲選。這是我初次參加這類的研習活動。想到能認識各校同學增廣見聞,心中充滿了期待。



        在那段期間,一位來自中山女中的女孩吸引我的注意。她開朗而迷人,言語間充滿自信。聽說她還是北部校際間的風雲人物呢!我挺想多了解她的,正確一點來說,是我被她電到了!相信依我的個性與口才,應該能和她成為不錯的朋友吧?我如此想著。



        不過或許由於環境背景的差異,我和她能聊的話題並不多。泰半的時候,她還是和其他台北的學生說說笑笑;而我這個來自彰化的學生只能靜靜地坐在一旁,聆聽關於北部生活的點點滴滴。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之一: 百合
        
  

        百合花是我最常買的花。我喜歡它素淨淡雅的感覺,尤其是白色中帶點粉紅的那種。它不會太艷麗花俏,清清爽爽的挺耐看,有些還會散出淡淡的香氣。我喜愛百合主要是因為它的典雅,那是大學同學慧給我的靈感。


        大學時代認識好友誠,他正直、聰明、熱心,我們因志趣相投很快成為知交。因為誠的緣故我才注意到慧。初次見到慧,讓我聯想到的是日劇裡的演員『石田百合子』,慧的神韻與她頗像。當時我對日劇還沒什麼概念呢!只是因同學常跑來我租的房子看日劇,才順便瞄到幾集『隔世情未了』,但對這位女演員的氣質就是印象深刻。而當誠跟我透露說想追求慧,我大力支持他。相識之後,慧的清秀、溫柔、能幹連我都傾心不已。我對於慧浮現的整體印象,其實並不應該是像『某某人』,而是純潔無瑕的百合。我一直認為只有百合花才足以形容她的氣質。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般人提到花,總是聯想到美麗的女生。情人節或生日時要收到花,約會時等男友也得捧著花,求婚時更需要一大束花。由於花的特殊意義,生活少了它的點綴還真是失色不少。

 


        母親從我很小的時候就種花了。無論是在以前屋子頂樓的盆栽、現居屋子後空地的小花,許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都陪我度過童年。一直到現在母親退休了,還是在家裡種了一大堆花,學校花圃裡的花也是她每天去清理呵護的。自從我給了她一台數位相機,她出門旅遊最常拍的還是花。 

 


        這幾年較常有機會出去拍照,特別是2004年到日本賞櫻,那感動真是難以形容。而在日劇裡,庭院裡常常會看到一棵大樹(往往是櫻花樹)。我很喜歡那種櫻花飄落的感覺,可惜台灣的天氣應該無法栽種那種品種。而在西湖度假村看到的油桐樹、桃源仙谷看到的大樹與鬱金香也讓我羨慕不已。後來儘管很多花名我到現在還是叫不出來,但拍花卻也成為我的主題之一。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四: 相見恨晚

       
        一週後聽到門診小姐說,文正的病因終於找出來了、、、確診為淋巴癌,已經被轉去血液科作化療。


        週三跑去血液科病房看他。護士知道我是去探病的,告訴我說文正剛做完化療,很虛弱,現在是賴媽媽陪他;而且現在白血球偏低,所以謝絕訪客。我站在門外聽護士轉述說這陣子他又多插了條胸管,喃喃自語的問說「是肋膜積水嗎?」心下一片黯然、、、(病情更加惡化了嗎?)、、、那、、、只好改天再來探望他了!


        緩緩步出血液科病房,這次步伐卻是難以擺脫的沉重了。這天沒能看到文正,下一次,我該什麼時候來探望他較恰當呢?
(不會干擾到他的治療或休養,卻能適度傳達我的關心);而我又該以什麼面貌心情出現,該聊些什麼話才能逗他開心呢?


        結果、、、文正週六就走了,來不及再跟他說什麼。


        我是直到隔週週二中午才知道這則消息的。看完門診後漫不經心的點閱院內網路討論區,卻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看到諸多院內同仁討論惡耗,不由得呆了。


        兩週共同實習的青春歲月與患難情感,十一天當患者與醫師的互動,以及後來多次電話詢問病人狀況的交流。這比起文正的同學或是共事多年的同仁當然不算久,然而我始終相信,彼此相知的性格,不會因時間短暫而有所疏遠,而足以在記憶中留下深刻回憶。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之三: 命運無常

 


        上個月為了一位患者持續血尿的問題想詢問文正的意見,加上到西藏旅遊後製作的攝影月曆要送他,卻一直聯絡不上他。稍後卻意外從一位藥廠人員口中得知文正因病入院,但診斷迄今仍不明的消息。


        匆匆跑去探望他,聽說前一天他才剛接受脾臟手術。


        文正的太太淡淡的苦笑說,我看到文正那天,是他入院以來氣色算是最好的一天。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文正的太太。溫柔而纖細,眼神卻透著堅毅。 

   
        文正看到我很高興。只是寒喧了沒幾句,便嘆口氣神情沮喪的告訴我說,雖然原因至今還沒查到,但他心裡有數:『原因不明的發燒,該是癌症吧!』


        那是我從未看過的落寞神情。


        然而接下來他就露出了本性,居然冒出一句:「我現在血小板很低,前兩天還在想說自己可能沒多久就會腦出血,轉去讓你照顧了、、、。」


        我心中一黯,直覺揮揮手回他說:「嗟 ~~ 胡說八道!、、、、我忙得很,你自己好好保重點,不要來麻煩我喔!」

       
        看了看賴太太,轉移話題跟文正埋怨說:「你當年結婚為什麼都沒通知我,害我今天才看到新娘子、、、。」


        他不好意思的回說:「當時想說結婚宴客地點太遠,就沒告知你啦。」


        我說:「你管我怎麼去、能不能去?認識那麼久沒通知我就是不對、、、真是不給我面子。」

       
        他搶著說:「好啦好啦!對不起啦!、、、那你可以報仇,結婚時可以把我炸回來啦!」


        我連忙接口說:「那是當然的囉!可是我還不知道幾年後才有人願意嫁給我。你得好好養病,到時候夫婦一塊來讓我請。」


        忽然想到說:「啊,對了!你的小朋友我也沒看過呢 (其實我是直到結石住院時,才知道文正結婚了而且有小孩,但以為只有一位)!下次我幫他拍可愛的照片,我最愛拍小孩子了。」
       

        他說:「那沒問題啊!、、、。」

        
        這一系列對話情境才像是我認識的文正。痞痞的、很會搞笑,但無論在忙碌或困境時都能苦中作樂。


        賴太太始終靜靜的望著他,聽我們兩個鬥嘴敘舊。不時還點頭微笑著附和。


        那天文正似乎如他太太所言,心情算不錯,和我聊了好一陣子。
 

        這一刻,我還差點忘記了原本跨入病房前抱持的沉重與不安,而依稀回到了實習那年,謝一針與賴一針在血液科病房裡互相鬥嘴卻相知相惜、彼此佩服的情境。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二: 醫病關係

        我會跟文正再度產生交集,居然是在一年半前(2005年中)。


        某星期日在台北市參加一場醫學研討會,中途忽然腰部一陣一陣的酸痛起來,顧不得聽完演講就想趕回醫院。在車上遇到一位剛下班的急診醫師,他看到我手叉腰部身體微屈的不適姿勢,自言自語的說「應該是腎結石吧!」


    我回答說:「哪有?我從來沒有腎結石過呢!」


    那急診醫師的回答更妙:「唉呀,凡事總有第一次嘛!」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今年初,一位認識多年的同行友人過世,我也失去了一位醫界良伴。
花了兩晚寫下我們的故事,僅以此文紀念這位好友。


之一: 往事追憶錄

 

        文正和我不是同校畢業,卻是當年一起在台北榮總實習的戰友(1996年)。


       
       
我們結緣是在血液科,那個學生時代讓我唸得最頭痛的科別;我和文正當時一起工作、一起學習;而血液科、、、卻也是他最後停留的地方。



        我們在同梯次分配到血液科實習兩週。


        眾所週知,血液科患者因長期作化療,血管通常觸感像是塑膠管一般,扎得到卻抽不太出血來。(另一科公認抽血難度高的是腎臟科。洗腎患者血管通常很脆,雖抽得到血,卻常常一戳就破而容易造成淤血)。然而在那年的實習醫生裡,我倆的抽血技術算是挺不錯的 — 這是血液科護士給我們的評語。

  
        每天早上六點,我們準時到病房抽五十幾床患者的血液。我抽不到的血,文正必抽得到;文正偶爾失手的,換我出馬也多能搞定,通常不太需要增加護士小姐們的負擔。短短兩週,我倆因互相支援而建立起了不錯的交情與默契,也很受護士們歡迎。護士小姐們戲稱我是『謝一針』,他是『賴一針』,而我倆也樂於接受這樣的稱號。尤其是文正,我永遠記得他被稱讚時那得意洋洋的模樣。



       但文正私下都叫我『堯哥』,因為我比他早一個月出生。全世界只有他是這樣叫我的。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些日子看到聯合報有一篇評論,標題是『主播不當讀稿機』。內容是敘述有好幾位資深主播包括李四端、沈春華等都紛紛主持起訪談節目。看了這篇文章後有了些感想。


        最近開始會看中天頻道沈春華小姐主持的「誰來說清楚」。這是因為我這陣子常常回到宿舍都是凌晨快一點了(這節目重播是凌晨一點到兩點)。


        這是個很有趣的節目,採現場直播(直播是晚上九點)。每集討論一個主題,涵蓋生活消費、理財投資、家庭親子關係、兩性議題、、、等等。邀請幾位與該議題相關的來賓,及請幾位當事人現身說法,現場觀眾還可以發問。


        台灣充斥著太多的談話節目。但絕大多數、也是讓我倒胃口的有兩大類 - 一是主持人無厘頭、天馬行空式亂問的綜藝類談話節目,另一則是充斥立場鮮明而火藥味十足的政治性談話節目。有一段時間,我根本不想看電視。


        在國外,許多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都是新聞主播出身。她們說的論點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觀眾也信任她們的分析與整理。這並不是因為她們是某某台出身的主播或是多有名的緣故,而是因為她們的談話有內容、並且值得信任。


        這樣想想,我就比較可以了解沈小姐為何會想來主持這類節目,或許她是想拓展播報台之外的另一片天空吧!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三: 當病人變成醫生


        自民國七十四年發病,算算已經過了十七年。但當時的症狀、求醫經過至今仍然印象深刻。我也從當年的國中生,變成現在的神經內科醫師。去年底終於如願通過專科醫師考試,再朝自己的心願邁進了一大步。這些年來國內醫學的水準、病患的醫療品質都有顯著的提昇,新光醫院肌無力中心的成立更是一大創舉。轉眼間病友會即將成立滿十週年,身為其中一份子,除了祝賀之外,也希望向各位略述自己的現況,及從病患到醫生的心態轉變。


        行醫這幾年苦多於甘。大多的苦是來自於病患病情的不穩定。病患通常只會想說:「醫生為什麼治不好我?」「為什麼查不出病因?」甚至為此責難醫生;他們卻不知道醫生常為了病患無法改善病情而苦惱不已。除了在病房奔波外,還必須開一大堆聯合討論會(有時實在累得不太想去參加)、或是讀論文,只希望能集思廣益,對病人有所幫助。我是較緊張的人,每當同事們看到我『臉色沉重、臉臭臭的』(這是他們的形容詞,我倒不覺得如此),就知道我又為了病人狀況不佳而煩惱了。但是一旦幫病人改善了他的病痛,那種喜悅是難以言諭的。曾有位病人是漁夫,他出院後還特地帶了兩條魚來送我。雖然我不會煮魚,但頗為感動;還有位病患在唸五專,每次回診都會回病房找我和護士敘敘舊,那種感覺更是窩心,彷彿一切辛苦都拋到腦後了。


        我的個性較謹慎,無論是照顧病人或看會診,常常需要花比其他人更多的時間,儘管那可能是個較簡單的病;又由於神經質,連睡覺作夢都常常夢到在醫院的事,以致於醒過來後更累。同事總取笑我是『勞碌命』,不但上班很忙,連睡覺都在工作,難怪每天看起來都精神差。起初我常因為這種事覺得心情煩悶,甚至懷疑自己能力太差;但要我作快一些,又不符合我的性格。我只希望小心一些,盡力幫病人解決問題。後來我告訴自己,那麼辛苦是培養自己的耐性和累積日後的經驗,我只要照著自己的原則去做就好,這樣想想也就比較能釋懷了。


        幾年來看了許多疑難雜症,深深覺得醫學浩瀚,就算一輩子鑽研也學不完。過去我很埋怨將我誤診的醫生,總覺得他不但沒幫我解決問題,還讓我受到很大的委屈。而當初習醫的動機之一,是想有朝一日學成,回去找他『踢館』,但是現在我也不會那麼想了。個人知識有限,只能自我勉勵充實,盡量減少誤診的發生。也因為曾有這樣不愉快的經驗,讓我時時提醒自己,要為患者設身處地去著想,尤其不能輕易認定他是裝病。現在我已經比較能夠諒解當年那位醫生了。


        特別是接觸臨床後,看多了無能為力的病患,難免情緒低落;遇到許多家屬的不諒解和責難,更覺得沮喪。為什麼盡心盡力仍無法讓患者及家屬接受,只因為無法達到他們預期的結果?然而這是這項神聖工作必須面對的的宿命,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我就必須去承擔可能遇上的挑戰。


        我很喜歡看棒球。日本職棒史上有幾位選手曾經歷低潮或受傷後東山再起,他們的傳奇故事令人敬佩,日本話稱他們叫『不死鳥』,大約相近於中文講『浴火鳳凰』、或是台語說『跌斷手骨顛倒勇』的意思。用這個來比喻自己的經歷或許有點誇張,但這個概念卻一直深植我心中。另外有句諺語說『生過病的醫生會是好醫生』,我如此期許自己。


        生病非我所願,也改變了我的一生,但未嘗不是全無收穫。一位資深醫師在共事兩年後告訴我,假如我沒有生病,不曉得日後成就會不會更大;但他堅信我不會有像現在對人生的樂觀、對週遭人的關懷、及做事的執著。他提醒我要保持這些特質,不要因為外在環境改變、或是工作不如意而輕易捨棄了它們。這樣才能在看多了病痛死亡之餘仍能抱持樂觀與希望;在承受了無理的壓力與苛責之後依然能夠保有行醫的熱誠。過去從沒想過這些事,在旁觀者眼中看來,或許生病這件事對我的性格真的產生很大的影響吧。


        現在醫病關係緊張,家屬常懷疑醫生不夠盡心盡力而頗有怨言,動不動要怪醫生;醫生卻怕家屬無理取鬧而不敢太積極施治,寧可先求自保。這往往造成惡性循環。假如醫生對病人能多一分關懷與溝通,病人對醫生能多一分體諒與信任,相信彼此的互動會更良好。另外我想告訴所有的病人,醫生最大的成就感,莫過於病患病情能獲得改善,同時能好好珍惜自己的人生。這是我踏入醫界後的深刻體認。許多患者長期失去音訊,到底是治療成功不需要再看病了,抑或病情沒進展而轉院,甚至病情惡化而不在人世了,醫生往往無從得知 — 但相信所有醫生都寧願希望是前者。倘若您的病情曾因醫生的悉心治療而改善,請您一定要讓醫生知道您現在過得很好,正在社會某個角落努力著,同時不吝於向他表達出您的感謝之意。就算一張卡片、一通電話、或是有空回醫院串串門子都好。來自病患們的肯定與感謝,相信是醫生們在行醫過程辛苦之餘最大的安慰了。


       生病以來幸運的遇到四位醫生,他們的醫術及風範對我影響深遠。他們先後是:洪祖培醫師(台大教授,已退休)、邱浩彰醫師(新光醫院副院長)、高克培醫師(台北榮總週邊神經科主任)、許宏基醫師(高雄榮總胸腔外科主任)。他們幾位給了我繼續努力的希望與勇氣。這幾年來我定期寫卡片問候他們,或是有機會到醫院拜訪他們,讓他們瞭解我的近況。他們見證我從國中時期到進長庚受訓,可以說是看著我長大的。得知通過專科醫師考試後,我迫不及待親口向他們幾位報告這項喜訊。電話這頭的我早已熱淚盈眶,激動得講不太出話來。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我對他們的感激,但我想他們會感受得到的。努力的扮演好我現在的角色,對社會有所貢獻,相信就是對他們最大的報答了。

 

(本文寫於民國91年,考過專科醫師後。本文發表於新光醫院肌無力病友會十週年特刊,並收錄於天下文化出版之『醫學這一行』一書中)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之二: 決心與希望

        

        再次提筆寫關於自己的文章,已經是手術後九年的事了。回顧這些年,從剛患病時的絕望無助,治療期間的患得患失,對手術結果的殷切期望,及術後的難掩遺憾之情(詳見『走過從前』一文),而後數年逐漸歸於平淡。等到自己終於踏入醫學的領域,又有了不同的體認。


        就現今醫學而言,肌無力症已經不再算是不治之症,可惜的是仍無法完全根治,或多或少體力仍會較生病前差些。而這便是讓我多年來耿耿於懷的原因。其實自從手術後我便不曾再服藥,日常生活大致都能應付,唯一的困擾是較容易疲勞,但是久而久之也習慣了。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我自己的故事。共有三部,屬於人生三個不同階段的心路歷程。
可以當作是前傳吧!

 

之ㄧ: 走過從前

 

   

無憂童年 逍遙自在

 

        頂著30°C艷陽的熱情,飛奔在球場上。豆大的汗珠不自主的滴落,盡情接受和風的吹拂。唉!健康真好!

 

        我是個快樂的小學生,生性好動,靜不下心看書。父母均是老師,也是救國團成員。自小便跟隨他們踏遍名山大川,這造成了日後我對運動的熱愛和大自然的嚮往。

 

        然而,就在我上國中那一年,一切都改變了、、、、、 

 

 

惡夢降臨 險象環生

 

         原本想開開心心地體驗國中生活的。沒想到入學還不到一個月,便出現了一股莫名的衰弱。起初以為只是生活緊張引起,也不以為意,但是情況卻越來越糟。有一天在洗澡時,忽然雙腳一軟,倒在地上無力站起。被送到醫院後卻又一切正常,也沒查出什麼異狀,令人不解。

 

        或許是太久沒運動了,體力有些衰退吧。那年十一月,父親要帶隊去草嶺,我也跟去,想再磨練一下。之前已去過三次了,這回應該也沒問題。不幸的是,怪病又發作了,而且是整天都沒力,不同於以往只有偶爾無力。非但上下樓梯吃力,連走路都走不穩,更別提爬山了。在草嶺飯店甚至跌入浴缸內,待父親將我拉起時,已經喝了好幾口水。驚魂甫定之餘,只是不斷責備自己:為什麼明知快淹死了,卻連將頭伸出水面的力氣都使不出呢? 

 

, , ,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