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生時代,我從來不會想去走外科。

一則是自己本來就立定了走內科系的志向;

再者也是深知自己笨手笨腳,

萬一把病患的傷口縫得不好看的話,幫她們換藥時會感覺很愧疚;

 

還有一個原因,讓我更堅信不會去走外科,

是因為手術室裡的冷氣太冷,

穿綠色手術衣根本難以禦寒。

對我這骨瘦如材又怕冷的人來說,

每次得待上幾小時、甚至遇上大手術動輒超過十小時、、、真是一種折磨。

所以,實習時代在外科的日子,

就變成我最後進手術房的回憶了。

 

所以我之後再也不想穿綠色手術衣了,

也希望以後別再進去那冷地方了。

萬一得再進去,大概就是自己身體不適而需被開刀的日子吧。

但願別有那麼一天才好。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下班後到圖書館看了報紙,

晚報寫著兩則關於學生自殺的事。

一個是懷孕的國中女生,疑似怕被家人知道而尋短;

另一位學生則是考試考不好而感到壓力,因此想不開。

這讓我聯想起去年某次看到晚報標題上的『建中學生自殺』新聞時,

那訝異而錯愕的感覺。

 

雖然現代人普遍壓力大,

自殺事件時有所聞,

但是年輕生命的消失卻總讓我感觸良多。

 

剛剛特地等到了這則新聞,

文儀播報時表情凝重,

我想文儀在播報這類新聞時心頭會很不捨吧。

當然如課業壓力、家庭互動等許多綜合因素都是可能導致輕生的原因,

事實真相如何只有當事人(或許還有親人)才知道,

不過總有某些時間點、臨界點會讓人作出這種堅決的死意。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之一:


        洪先生因腦幹出血而入院。他的出血遍布整個腦幹,到急診時已陷入昏迷,被插上了氣管內管。我們清楚的告訴家屬,他有生命危險;就算日後存活下來,清醒的機會也很小。他以後或許不能自己呼吸,得依賴呼吸器、甚至作氣管切開術等等。家屬當然無法接受事實,尤其是病患的太太,表明「無論如何要救到底,但也不願他做氣切」的態度。 


        幾個月後又見到洪先生,竟然奇蹟似的活下來了。只不過最後仍做了氣切。算起來他住院也超過半年了,目前生命徵象穩定,只是仍然昏迷(昏迷指數為
E4VtM4)。洪太太仍努力等待他清醒,只是醫護人員都心裡有數,那麼久的時間都沒進步,機會該是越來越小了。由於他現在不必靠呼吸器,且住院部分負擔已達30%,算是不小的開銷,所以我建議洪太太將他帶回家、或是考慮轉到其它安養中心去照顧。但她卻不置可否。透過本院轉介服務中心的了解,才知道我們介紹的幾家安養中心她都覺得不好;有一家私人醫院的呼吸照護中心她頗為中意,但那裡收容的都是長期用呼吸器的患者,領有重大傷病卡。洪先生現在不算是重大傷病,如果要去那裡,一個月得要自費五萬多元,她負擔不起。


        洪太太拿了一堆重大傷病的資料來研究,不斷要求我開立重大傷病卡,可惜真的找不到適合的條文。健保對於『急性腦血管疾病』只在發生日算起第一個月內由醫師認定屬於重大傷病,超過一個月則不另外發卡,無論病人的預後是多糟。而另外一項『連續使用呼吸器長達三十天而無法脫離』也可以算重大傷病,偏偏洪先生現在自己能呼吸了,我們總不能硬把呼吸器裝回去吧。然而她對我的說明總是無法諒解,我真是愛莫能助。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各行各業都有很多禁忌,

有些人講起來振振有詞、

有些則聽起來像無稽之談,

不過還真的不能太鐵齒。


 

關於醫院的故事多半以鬼神懸疑為主。

某些醫護人員的禁忌聽起來或許無稽可笑,

卻也是避免患者病情惡化(同時也是避免自己忙碌)而不成文的經驗傳承或默契。

對於這些事,

大家多半不會亂開玩笑。

我講講我遭遇過的故事,

希望大家看後不要只是笑笑而已。

 

市面上的暢銷柳橙飲料品牌『每日C』,

在我們科裡的住院醫師間就是不喝的。

因為『C』是我們平日對於『CPR(高級心肺復甦急救術)』的簡稱。

一定是病患情況惡化需要急救才會輪到醫生去『C(CPR)』,

所以『每日C』— 多觸霉頭的飲料名稱!!

住院醫師們照顧患者最怕會C,

一定不會去買這種飲料的。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乖乖,還是走了。


        真的離開我了、、、、。


        昨天傍晚去剪頭髮,想說過年前換個新氣象,結果七點多買晚餐時就接到母親來電,說乖剛剛離開了。


        怎麼這樣呢?


        我以為、、、、、、乖能再撐一周到我回去的說、、、、、、。


        自從獸醫說「無能為力」之後,腹部及四肢水腫使用利尿劑也沒有消褪的跡象,當中醫的弟弟決定試些小劑量利尿的中藥給乖吃。聽起來有些荒唐,然就像是明知家人年紀老化不可避免的路途,還是想盡一份心意吧!這兩週來聽說乖的水腫消了快一公斤,坐著也較不喘了。母親前一晚高興的說,乖無論外觀或食慾都較我回去時好多了。我不禁苦笑跟弟弟說,除了醫人,兼職研究動物也能造福生命。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言:

淑麗的愛犬annie於上週過世了,這使我再度回想起我家的乖乖。

同為愛犬之人,當時淑麗與海茵也都鼓勵我走出傷痛,

雖然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僅希望所有愛犬人士都能珍惜回憶與甜蜜時光。

          

        別離,是非常沉重的。


        在臨床工作數年,看多了老病死(『生』大概只有在婦、兒科比較感覺得到吧),慢慢已經可以平心靜氣的向家屬解釋預後,在患者病故時請她們節哀順變。但自己遇到即將別離的事實,才知道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乖乖是我讀高一時到家裡來的。牠是隻迷你型貴賓狗,那時還未滿一歲。時值今日我還記得牠初到我家來時,繞著桌腳轉來轉去的生澀模樣。在我和弟弟數年後陸續到外地讀書時,適時彌補了家裡的寂寞,也成為父母口中的第三個『犬子』。


        乖乖實在是很乖。自小除了有訪客來時會叫一陣外,平常幾乎不會亂叫,我指的是相較於一有風吹草動就大驚小怪亂叫的狗兒、更別提那些活蹦亂跳的小狗了。所以我們從不曾綁牠或是關在籠裡。有時父母會把牠帶去學校上班,你很難想像牠可以帶著好奇眼神,靜靜坐在一旁椅子上看著父親辦公、甚至開會而不發出一點聲響,就這樣長達數小時之久。直到父親說要『回家了』,牠就會高興的跳下來。這並不是說牠有自閉症,而是近乎柔順的服從。


        高中時期我幾乎每週都回家,乖總是會跳上床和我睡,然後一大早舔我的臉叫醒我;下午去學校運動時,牠也總是跟著我或父母走著或跑著,說牠是隻黏人卻又貼心的狗並不為過。


圖:乖乖
        Canon G2攝

乖乖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寒流剛走的那天下午,我到桃園台茂購物中心去閒逛。廣場上聚集了許多攤位,原來正舉行各項民俗技藝表演。


        從小我就喜歡看人像素描。每當在園遊會或風景區看到這種攤子,我一定會停下瞧瞧。


       


       
我這才發現身旁這位男子,目不轉睛的望著她。我猜想她們是一對情侶,或許是路過此地,男的一時興起,鼓勵女的畫張像留念。由於我站的位置正好在畫家的斜後方,可以很清楚地見到他描繪的過程。從細筆繪出眼角,再來是五官與臉頰,搭配粗筆抹出髮絲、、。隨著畫家的筆觸,我再次仔細端詳面前這位女子 — 她挺漂亮的。

一位街頭畫家吸引了我的注意。兩旁的柱子上掛著許多作品,有電影明星及演員的畫像。在畫家的對面坐著一位小姐,瓜子臉、長髮披肩,清秀的面孔因害羞而顯得不太自然,眼睛不時看向我這裡。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