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傍晚,終於到達第阿諾湖,那個讓我懷念已久的湖畔。


        對於許多玩遍各國的旅客來講,這個湖實在不能算是特別。她就像是歐洲其他地方的湖一樣幽靜。不同於西藏三大聖湖的空靈之氣、新疆喀納斯湖的碧綠、九寨溝五花海的清澈炫麗,東方的湖與西方的湖在歷史文化甚至景觀色調上總是有著根本的差異。


        但是對我而言,那是第一次出國旅遊,讓我真真正正體會到「寧靜與悠閒」的湖泊,所以我無論如何要再來一次;這也是我渡蜜月希望與老婆分享的地方。(見前文『最初的感動、甜蜜的回憶)


        1999
年到這裡時夕陽尚未西下,比這次到達時還亮些。相同的是我們將在用餐後乘船去看螢火蟲幼蟲,以致於並沒有很多時間到湖邊閒晃。我們首先到了湖畔一家中國人開的餐廳,吃的是來紐西蘭後的第一頓中餐。對我來說,吃中餐還是食慾好些,而且餐桌上有來自湖裡的大蝦,很美味,我共吃了兩碗飯。飯後等待船來的時間,我們在餐廳旁的附設商店買了羊毛衛生衣。這也是我再度來此的目的之一,因為在台灣很怕冷;本來想等旅程後段再買,但是這幾天溫差真的大得超乎預期,所以就先買來穿了。


圖:第阿諾湖畔的小鎮  下午風大透著涼意
        Canon 5D+ 24-105L攝

第阿諾湖畔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神經內科的加護病房裡,接受的多是來自各地的重症患者。每位患者都有一則故事,每天醫謢人員都在與疾病奮戰。


        羅先生有帕金森氏病與癲癇。原本是因為癲癇復發而入院調藥,卻在用餐時忽然失去意識。經檢查後發現有蜘蛛膜下腔出血 (subarachniod hemorrhage; SAH),在急救後緊急插管送進加護病房,使用升壓劑維生。


        我見到了眼眶泛紅的羅太太。她自我介紹說過去曾讓我看診,然而以我對大多長期患者過目不忘的記性,居然思索不起她的姓名。但那並不重要,現況是她先生陷入危境,而且言詞之間她非常信任我;我會盡力協助治療。


        她是羅先生的第二任妻子,兩人未有小孩,與前妻女兒同住。我們發現羅先生在顱內基底動脈有個動脈瘤,那應是造成突發性腦出血的原因,照經驗來說預後極差。在初次解釋病情時,女兒非常激動的表示無法接受,她說父親多年來除了癲癇之外沒有不適,為何忽然出血而昏迷?我解釋動脈瘤就像是炸彈,難以事先偵測,但一破裂往往造成毀滅性的傷害。我可以理解家屬的震驚與錯愕,所以對於這類氣憤不諒解的言論也已經可以坦然面對;事實上這樣的情境在加護病房時常上演。


        後來羅太太為女兒的率直對我致歉。我說沒關係,本來這種意外大家都難以承受。羅太太希望我坦白跟她說清楚預後,不必怕她受不了。我婉轉的說,羅先生昏迷指數只有最差的三分,血壓又不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就算撐了過去,清醒機會也很低。羅太太又問,動脈瘤是不是可以開刀?我確信第一位神經外科醫師已經跟她說過手術對現況幫助不大,但還是再情商第二位外科醫師來評估解說,才說服她放棄手術念頭。

,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