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清晨的特瑞索有些涼,在眼前綠草如茵的餐廳裡用完早點,便驅車前往庫克山。只是這天氣實在不好,隨著海拔升高,時而出太陽時而陰天到後來甚至烏雲密佈;進到著名的隱士飯店時,外頭甚至在下雨。當領隊去辦入住手續時,我們在大廳居然冷得有些發抖。如同司機說的,山區天氣一日數變,本來我們是要去搭船遊冰河的,說今天應該是泡湯了;但領隊說明天還有一次機會(船公司當天早上才會宣佈是否能成行)。所以望著外頭蒼茫的遠山,這上午應該也只能在房裡歇息。


圖:庫克山  隱士飯店  陰雨綿綿
        Canon 5D+ 24-105L攝
 

庫客山脈 隱士飯店  


        庫克山是自從魔戒後才大大提升在台灣知名度,而每家去紐西蘭的旅行社幾乎都會強調「保證入住隱士飯店,保證面山客房」,這幾乎成了噱頭;不過天候不佳這件事卻鮮少提及。我們很好奇的逛了逛其他團員的房間,本次有六對夫婦(一對大哥夫婦是周遊列國多年了,一對是二度蜜月,其餘四隊皆是新婚),卻有其中四對住在某一面,而我們與另一對住在另一面。我們這面房型較小,另一對有點忿忿不平;但其實我覺得也不錯,可以看見不同面向的庫克山。較讓我搖頭的是是領隊對於為何大家住不同房型解釋不清,一下子說旅館太擠,所以難以完全採用同一房型;再者又說是台北總公司的安排,他並不清楚。其實這領隊人不錯,但我總覺得他溝通不夠周延;如果這旅行社無法弄到大家觀感良好(只有六對,又不是十幾對),難免有虧於他們自稱「蜜月旅行團專家」的稱號。


        中午用過餐後,烏雲逐漸散去。由於冰河船已經不會開了,領隊說要帶我們去走庫克山步道。看飯店提供的旅遊說明應該有四條步道,但太長的來回要四五個小時,鐵定趕不回來用晚餐,所以大家商議後選擇較中程的一條,可以通到某個冰河。


圖:登山口合影
  (第一對夫婦已經迫不及待先走了)

庫克山 健行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緣起

        2009年五月,老闆提議我們全科一起出國去玩,順便留個半天辦研討會。本來他最想去峇里島,但我們這些小嘍囉顯然興趣缺缺;後來開放杭州、日本沖繩、四川九寨溝與黃龍、與峇里島四處票選,最後四川雀屏中選。


        說實在的,四川九寨溝原本並不在我優先旅遊的名單之中。四川據發現者旅行社的李先生敘述,共有四條主要路線。一條是重慶、長江三峽的上游路段,這條我在2000年左右有去逛;第二條則是成都,九寨溝附近,也就是四川最熱門的;第三條是丹巴美人谷、甲居藏寨等地;第四條則是走稻城、亞丁。其實我最想去第四條路線,不過難得這趟行程有諸多同事同行,於是先去也無妨。


        我和麗、父母都參加了,十餘人組成一團。老闆本來要我負責籌劃,因為他覺得我對大陸較嚮往,而且去過最多趟。市面上可以看到的九寨溝行程大致是六天與八天兩種,差別在八天行程會在九寨溝停留兩天(即所謂二次進溝),以及多去了一些古鎮等等。


        對於拍照,當然是越多天越好了。我堅持要旅行社規劃八天行程;而其他同事也尊重我的判斷,很配合的提早排假出來。九寨溝算是市場上很成熟的旅遊路線,你可以輕易在國內較大的旅行社如鳳凰、雄獅等等找到類似行程。只不過我原本中意的發現者旅行社較貴(我跟過西藏、新疆,父母還多去了一趟絲路,對這家旅行社品質較有把握);但老闆後來請醫院樓下的大朋旅行社代為估價後自行成團(其實大朋也是依附別家旅行社出團)。我們雖有指派一位領隊,但他算是跑單幫的,不屬於大朋或靠行的旅行社管轄,以至於在行程中無法對當地導遊有所約束,讓我受了一肚子鳥氣。此後我將大朋列為拒絕往來戶,決定每次文章提到都要修理他們一次;而他們也不敢再詢問我「旅遊感想如何?」因為打來只會討罵。


        撇開這口鳥氣不談,四川地大物博人文薈萃,確實值得多次旅遊。只是國內太多旅行團,對我來說參加過一次這樣的旅行團,讓心情大受影響;奉勸各位除非預算緊迫,不然還是寧可多花幾千元,選擇在台灣信譽較佳,且規模夠大到對當地市場有約束力的旅行社較好。



         言歸正傳。八天的行程其實第一晚就飛到成都了,只是等隔天清晨再搭飛機到九黃機場。清晨三點多起來,飯店根本沒睡到多少時間,搭了飛機到九黃機場,一下機忽然發現「好冷」!五月天大家原本沒意料到這麼冷,剛下機就急著在大廳拆行李箱翻冬衣。機場海拔約3400M,倒是沒什麼高山症。於是我們搭車前往黃龍。


圖:往黃龍路上   路邊的藏居
        Canon 5D+ 24-105L 攝

四川山區 

, ,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醫師,為什麼我會得這個病?我們家都沒有人有癲癇啊?」「這些藥到底要吃多久?會不會有副作用?」「這個病到底會不會根治?結婚生子會不會有問題?」從事癲癇症治療很多年了,每天在門診得一再回答這些問題。不只是初診斷的癲癇病患有滿腹疑問,就連已經吃藥多年的患者,我以為他們對於癲癇已經有相當程度的了解了,有時候卻也會忽然冒出類似的問題。原來病患的隱憂,不是在門診講兩三次就能夠釋懷的。所以我萌生了舉辦病友會的念頭,把常見的問題公開講一遍,有疑問希望大家當場問清楚。


        這樣的想法很快引起了共鳴。擬訂題目倒是容易,三位主講者爽快的拔刀相助:李盈瑩醫師講『認識癲癇』、馮漢中醫師講『癲癇與遺傳的相關性』、以及顏素珍藥師講『癲癇病患的用藥安全』,都是門診最常被詢問,也是患者與家屬迫切想知道的內容。


        平常看醫院裡每星期都有團體在辦病友會,乍看之下總是非常成功,病患與家屬獲益良多;反倒是自己初次主辦活動後才知道細節繁瑣。例如萬一當天人來太少怎麼辦?現場動線如何設計才不會亂?如果沒人發問而太冷清要如何炒氣氛?這些假設讓我忐忑不安。原來主辦人的心境就是這樣煎熬的啊!


圖:佈置
        Canon 5D+ 24-105L 攝

簽到處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台灣的宗教活動是很熱鬧的,信徒們的虔誠在進香活動中表露無遺。在我小的時候,除了北斗奠安宮供奉的媽祖之外,也曾經到過附近幾間寺廟。最具代表性的除了北港朝天宮,就屬南投的松柏嶺受天宮了。


        北斗奠安宮雖然是三級古蹟,但近十年前才因危險建築而改建所以印象中不曾見過外面的廟來進香;不過每年大甲媽祖遶境進香,會有一夜入住北斗,那天萬頭鑽動,每年那天總是引頸企盼大隊人馬進鎮,千里眼順風耳的巨型神像在遠方人群中展現。


        北港則是因為大學一年級校區在北港郊區,所以有幸參與那年媽祖生辰。平常在校園裡,如果有人回宿舍喊說鎮上有『EFC( electric flower car,意指電子琴花車,這縮寫簡單來說就是有脫衣舞秀啦),總會吸引一些學生驅車前往鎮上。不過念了一年書,我卻總沒見過脫衣舞,也不知是不是該遺憾。但是媽祖生辰那晚,所有神轎出巡遶鎮上一周,我們學生抬著大媽(歷史最優久的一尊),在朝天宮正門淋雨等待雨停方能進廟。近廟時已凌晨近五點,回宿舍發現全身被鞭炮煙火燻得烏漆嘛黑,睡四個多小時後趕起床準備十一點考國文課,我還考全班最高分。這些事都是學生時代難得的回憶。


        至於松柏嶺受天宮,位於彰化二水鄉與南投名間鄉交界處,兩邊都有路可以上去。由於彰化登山風氣興盛,鼓山寺、清水岩,松柏嶺都整建了步道,這幾座山說高不高卻都能鍛鍊體力,所以我每次回鄉幾乎都會與父母挑一條路線去走。連婚前少走路的麗,也得跟著我們訓練。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