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見過汶的人,可能很難明白我在說什麼。汶給人的感覺較含蓄,不太容易看到她大笑或露出緊張、害羞的模樣,剛開始讓喜歡講話逗學妹的我覺得不太適應,甚至有點懷疑起自己的能耐與魅力。但是她在工作上的沉穩與獨立卻讓我印象深刻。


        我升主治醫師後,她們這屆唯一在病房帶過的就是她了。有了汶的協助,讓初升主治醫師的我感到輕鬆又愉快。很多狀況她都處理得井井有條,我可以很放心,掌握大原則就好,不太需要傷什麼腦筋。


        不過共同守
ICU那個月,有床家屬極不滿意我們的處置。汶有一天被家屬唸了半小時,我隔天聽說後義憤填膺,決定要當面向家屬解說清楚。結果那床家屬真是不可理喻,溝通時完全無法取得共識,連我也被一併罵下去,兩個人就在病床邊罰站了好久。事後我嘆氣苦笑跟汶說,咱們倆真是運氣不佳,別放在心上吧。


        本來我是怕她因此感到挫折,沒想到她倒是很看得開,還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盯著我,彷彿在取笑我說『連你也被刮了!』接著還略帶無所謂的說
:『我是沒關係啦!反正你是主治醫師,你要想辦法面對她、、、』。哈哈!真糗。


        後來逐漸摸熟了汶的性情,我也知道如何講話才能逗她笑了。其實臉紅時的汶也是很可愛的唷!


        多年以後,或許我會記不清楚到底跟汶開過幾次玩笑,然而我卻一定不會忘記她在
ICU時露出的那個令我莞爾的表情。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