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兔子這個月要出生了,此時此刻,卻有一點茫然無措的感覺。


        婚後幾乎每個月還是很想出去拍照,反而假日時該寫的論文都不想寫。隨著麗的肚子慢慢隆起,那種感覺還是很強烈。不是因為特別愛出去玩耍,而是習慣了按快門的成就感— 那種在工作上無所適從時,能夠自己把握構圖、測光與拍出滿意照片的自信。這大概是我生活上除了工作之外最大的樂趣之一吧!﹙見前文 攝影:生活的樂趣


        先聊工作吧!凡事總是有捨才有得,但實行起來不容易。在去年底因為論文前途未明,本來早已被告知「未能在年底獲得論文通過,就得滾蛋」,也已經早早替自己洗腦,被動的換換跑道未嘗不是壞事,只是再度適應新環境很不容易。但真正過了一個年,卻沒像預期被追殺,卻又有點難以抉擇了。


        我在這方面是很念舊的。習慣的環境、熟悉的病患、友善的同事,在在都是讓我牽掛不捨的,加上離家近,以後萬一要看小兔子可以每天回家、、、都是驅使我繼續撐下去的緣由。只是學術方面雖有心但實在是不擅長,每年得面對的話越來越沒信心,就算這關過了也不知能不能負荷接踵而來的難題;加上以後教學、瑣事只會越來要求越多,甚至有可能得被勸說去外院支援、、、實在懷疑自己能否要承受這種無盡的挑戰。


        學妹在最近終於宣佈轉換跑道。誠然我知道她必定是思索良久才做了取捨,但以我自己的個性實在只能說聲佩服並支持。另一個就業地方薪水更高,交通雖然不便、也得值班,但好處是只需搞好臨床工作,沒那麼多學術要求與瑣事煩心;這對於想單純盡心在照顧病患的人能減輕不少壓力。反正有一好便沒兩好,仍在觀望的我只能以拖待變了。


        最近護理部、藥劑科等部門又找我加入一些全院性的品質改造計畫,簡而言之就是一些跟單位評鑑有關的活動,當成員或顧問之類的,一旦加入就是一整年時間;且科裡又有病友會和其他學術活動待辦。以前的我幾乎被指派或拜託都是來者不拒,這些日子卻選擇性婉拒或告知「還是不要吧!不知會在這裡撐多久」。如果我還有理由可以撐,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目前打算先撐到論文過關、甚至能申請講師通過再決定動向吧!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台灣的健保便宜舉世聞名。但也因為就醫方便,常常有些「做檢察比較安心、會吵就有糖吃」的情況。


例一:


        數月前一位台商太太從北京回來,主訴是幾天前突然有頭暈情形。未等我發問,她就劈哩啪啦講了一堆近日的求診經驗。她先去當地某家著名的外國醫院,外國醫生判斷是普通的眩暈症,但是她不信任外國人的說法;接著改到台灣人開的醫院,醫生判斷吃藥即可,但是仍須回診,因為必須觀察有沒有進一步症狀以釐清腦部缺血的可能性。她聽到「不能排除腦部缺血」嚇壞了,所以朋友介紹她「回到台灣最有名的醫院巡訪名醫求診」。她是如此推崇的。


        我相信後頭那句是她自己講的。我算哪門子名醫了?不過仔細詢問她的病情,從病程經過及危險因子聽起來,不算是腦中風的高危險群;理學檢查也正常,經驗上比較像是良性的眩暈症。那通常是疲勞、壓力大、或是感冒、睡不好等等原因間接造成。


        我還在分析病情時,她的兩個女性同伴搶話了:「醫師,我們大老遠從中國大陸跑回來,下週就要回去了,應該要做點檢查,不然不放心。」我建議可以先用藥,但她們無法接受。其實這類疾病是可以做平衡神經測試的,但檢查就算正常,還是得用藥處理患者的不適。她們不停催促說下週就要回中國,但本院排檢查的人數已經超過一星期。於是我坦白說:「檢查不一定得做,就算做也得兩週才有報告;妳們趕著回去,就算做檢查也看不到結果。其實眩暈症主要是靠病史診斷的,還是先吃藥吧。」


        她們一聽急忙改口說:「沒關係!班機隨時可以延後,做檢查比較重要!那就等兩週後看完診再回去吧!」這是讓人很無奈的對話,雖然我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還是摸摸鼻子開藥,安排檢查並預約兩週後回診。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