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九月,住在對面的老婆同事一家人我們一道去朱銘美術館。那裡我在2002年前當住院醫師時曾經去過,那時是全科迎新旅遊,還加上去翡翠灣和野柳,只記得這裏當作郊遊踏青挺合適。於是就排定時間前往了,想瞧瞧有啥不一樣。


        同事會安排這行程,起因是她的弟弟在某次的國內旅遊結識了一位國外來的女畫家,她與國內某大學合作,要畫888位臺灣人的肖像,然後好像是要用電腦合成之類的方式來分析台灣人的輪廓。這聽起來像是跟基因研究血統一般的有趣。尤有甚者,女畫家的女兒幾年來在台灣唸書,學得滿口流利的中文。在女畫家要希望多了解關於台灣的風土民情下,弟弟挑選了這裡當做藝術與在地文化的綜合點。而我們雖然和畫家毫不相識,卻有幸作為陪賓。


        開車從陽金公路前行,是由老婆駕駛,因為我的駕駛技術開這種轉來轉去的山路可能會嚇壞乘客。到了近中午終於抵達美術館,天氣非常炎熱,我們還先在半山腰的小餐館用餐,當然菜色普普 — 妳總是難以在觀光名勝附近找到太合胃口的美食。


圖:老婆同事的老公抱我家昊昊,左邊是女畫家的女兒
        Leica d-lux 3攝

鄰居叔叔抱  


        我對這裡的印象就是戶外展覽區的諸多大型雕塑作品了!相較於室內的各種材質,我還是喜歡大自然些。博物館作品使用了石頭、青銅、不銹鋼、海綿及保力龍鑄銅等不同的素材,矗立在整個園區內。這天遊客不少,不過太熱了,所以許多人一開始都躲在冷氣房內;有些作品我還依稀有印象,但有些外牆就不見了,想來是被後來創作的作品覆蓋掉了。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