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某天看診,最後一號是初診。入耳一聲「謝醫師,我終於找到你了!!」聽來久違而親切。我抬起頭來端詳病患,是位中年捲髮女性。以我自負的記憶力,居然想不起在哪曾經看過她;但從她語氣中聽起來倒是挺快樂的。


        一頭霧水的我,照慣例很有禮貌的先詢問她:「請問今天是第一次看神經科嗎?是有哪裡不舒服嗎?」


        她先簡單自我介紹了一下,說明她為何找到我這裡來。她說她四年前曾經到過中壢壢新醫院去,在那裏看過我的西藏旅遊攝影展。由於她過去就對藏傳佛教十分著迷,看了我的攝影後更是嚮往不已。今年終於有機會要到西藏旅遊,心中有眾多疑惑,卻苦於找不到我;最近才終於在google上發現我原來在這所醫院任職。


        講到這裡我恍然大悟。我曾經奉派到那所醫院去支援半年,在那服務期間辦過兩場攝影展,與醫護同仁及病患分享西藏與新疆的風光。其實我也同步在自己部落格上撰文,與同事及諸多不相識的人分享西藏的見聞,確實誘發了某些人去西藏旅遊的念頭。不過有患者會對那場展覽念念不忘,甚至事隔數年還在找我,倒是讓人感動了。


圖:壢新醫院大廳  西藏攝影展
        Leica d-lux 3攝

壢新攝影展  

  
        女患者拿出一疊資料,是她要去西藏旅遊的行程。我本來還想進一步詢問她來意,只見她不斷希望我先看那行程。行程共九天,但並不是我熟識且信任的那家旅行社,我飛快瞄了兩眼就大概知道她會去的景點有哪些。接著她開口了:「請問醫師,你認為這樣的行程好嗎?有沒有哪裏是該去而未去的?」


        我覺得既新奇又錯愕。她好不容易找到我而來就醫,不會如我臆測的只為了詢問西藏旅遊的問題吧?但我還是簡短的評論了一下:「嗯~不錯啦!納木措的風景很棒;日喀則山區路況較差,但景觀很原始、、、。」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