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某天下班前,秘書轉述某位女子打電話來本院找我,要詢問她父親的病情。她父親因為顱內出血,現在住在日本的加護病房,想搭專機轉回到台灣來;但因為聯繫各大醫院加護病房都滿床,故想請我協助。


        我對紙條上的病患名字毫無所悉。一般來說可能是很多年沒回診,不然就是萍水相逢或只看過兩三次,否則我應該都有印象。再者這位女兒拜託我也是白搭,台灣醫療現況她應該也有耳聞,加護病房一床難求是普遍現象,無論從哪裡轉來都只能在急診排隊慢慢等。我既不是政府高官、民意代表或院方高層,要「喬床」只能說她太看得起我了。


        不過基於家屬說患者曾經看過我門診,而且短短幾天已經打過三次電話,如果我沒回覆她,她勢必還是會再打電話過來。所以儘管突兀,我還是摸摸鼻子主動了解狀況。


        聯絡到患者女兒,她說患者過去曾因頭痛讓我看過幾次,這幾年則旅居日本。這次忽然昏倒送醫後發現有腦出血,當地醫生診斷是「腦瘤出血」,目前昏迷指數四分,家屬希望轉回台灣就近照顧。


        接著她問我:「腦瘤出血的預後是不是不好?」我只能小心的說:「假使當地醫生告訴妳說昏迷指數差,那應該就很不好。」我用字遣詞十分謹慎,畢竟用電話討論病情並不恰當,應該眼見為憑;何況透過非醫療專業人員(家屬)的轉述往往會變了調。我簡單回覆家屬的請託說,本院是全台灣最繁忙的醫院之一,假使詢問急診已經告知加護病房滿床,那就沒其他方法,只能等待;或者該再詢問其他醫院碰碰運氣。


        話鋒一轉,女兒忽然劈頭問:「從前我父親因為頭痛讓你看診時,你是否曾幫他診斷出腦瘤?」我心下一凜,想不到家屬此時忽然提出這種問題。腦中想起諸多醫療糾紛的新聞,家屬該不會把矛頭指向我這裡來吧!但一時我也無法完整回答,只能說年代久遠,請家屬先留下患者的病歷號碼,我查查看再回覆她。


        掛上電話後趕緊查閱了電子病歷系統。原來該患者七年前因頭痛來求診,一年之內斷斷續續看了四次,每次都是獨自前來;但在此之前頭痛病史已有二十餘年了,症狀並未逐年惡化。紀錄上理學檢查均正常,但保險起見我仍在第四次看診時幫他安排了腦部電腦斷層攝影,未發現有腦內病灶如腫瘤或水腦症。此後六年多他都未再回診,我自然無從得知他的後續發展。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位阿婆由兒子陪同來到神經科門診,我很有禮貌的問她:「婆婆,請問妳來看診是有什麼不舒服嗎?」


        她劈頭告訴我,要我先聽她說。然後告訴我這半年來常常小便很急,有幾次去到其他醫院,醫生都說她是尿道炎,給她吃抗生素:但是吃一吃以後,沒多久她還是會覺得尿很急、、、、、。


        我聽得一頭霧水,幾次想詢問都被她打斷,一直在聽她扯尿尿的顏色與次數。數分鐘後護理師看出我的無奈表情,作手勢中斷她:「婆婆,我們不是泌尿科或腎臟科耶!妳是不是掛錯科了?」


        婆婆不太高興的說:「沒有錯啦!肖年的你聽我說,後來我發現我每次尿急的時候,左邊鼻孔就會有種『辣辣的』感覺,就好像要感冒一樣;我一直想不通,想說腦袋瓜是不是有問題,所以來問你。」


        我與護理師愣了一下,這麼奇怪的主訴?感覺上膀胱、尿道跟鼻孔好像沾不上邊耶。於是我還是很誠懇的說:「婆婆,我總覺得妳的尿急聽起來很奇怪,妳要不要再回去跟腎臟科或泌尿科醫師詢問一點,看看是不是可能有反覆結石或尿液滯留之類的問題,導致身體不適、、、、。」卻被她再度打斷:「肖年的你怎麼那麼沒耐性?我覺得泌尿科治療效果都不好,讓我的鼻孔一直辣辣的、、、、、」


        依我在本院的看診口碑,居然會被指責沒有耐性,這可真是絕無僅有的事,真是鬼打牆了。於是我認真問了:「婆婆,妳的鼻孔辣辣的,有沒有伴隨其他症狀例如鼻塞、流鼻水、或是頭痛、頭暈、耳鳴之類的症狀?」結果婆婆說都沒有。口頭上雖然說有點像感冒,但卻連一點典型的感冒症狀都沒有。


        我又問:「那妳印象中的感冒是什麼症狀?」 「那除了尿急之外,還有什麼情形下會鼻孔辣辣的?」她也說不清楚。


        我不放棄的問:「那失眠、天氣變化、或是緊張焦慮時,妳會有其他症狀嗎?」她想了想說,平日都在頭暈失眠,好像也不記得有什麼特別的。


        她忽然想起什麼告訴我說:「有時我覺得自己的嗅覺非常靈敏,我坐著唸經時,都可以聞到自己下體尿液傳出來的味道、、、。」但我問她是不是會尿失禁,她又堅決否認。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這是我剛當主治醫師時的故事。如果是現在,我應該能夠應付得更好。

 

門診看久了,

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台灣人特別愛作檢查,

有些人來求診,

常常只為了作個檢查安安心;

有些則根本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

醫生解釋了再多也聽不進去,

只相信(要求)他們想要的部分。

如何在專業判斷的堅持中能夠兼顧民情,

然後在和健保審核的壓力中作取捨,

考驗著醫師與患者的互動及互信。

 

 

這是發生在去年的故事。

事實上,

每個月都有類似的情境。

 

一位中年女性帶著約莫二十歲的女生來看診,

主訴是頭痛。

我看了看女生,

問她:「頭痛多久了?」

「好幾年了!」女生說。

我又問:「以前看過醫生嗎?」

「沒有。」中年婦女搶著答。

我納悶著:「最近有比較嚴重嗎?」

「沒有。」女生說。

「頭痛時有合併其他症狀,像是噁心、嘔吐、心悸、畏光、耳鳴嗎?」

「沒有!」中年婦女又搶著答。

我忍不住多看了中年女生一眼。(奇怪了、、、、、到底誰是病人啊?)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