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很喜歡走路的。特別是台北捷運開通之後,幾乎到某個地點都不會太遠,所以基本上除了趕時間之外都不會搭車。但是自從去年腳痛之後,許多時候就乘車了,特別是當天下診較晚時。算算如果每個月搭上一兩次,這半年來就可以搭上二十幾次耶!比過去五年總和都要多了,這當中也遇過不少故事。


之一:感性與理性


        數年前,曾經我在下診後由急診門口搭計程車離開。那位司機看來頗為健談,熱心的問說我是醫生嗎?接著便跟我閒聊起來。


        他說:「你們長庚有的醫師好兇喔!我十幾年前帶母親去看病,她沒有乖乖吃藥而被醫生罵了一頓,回家都哭了。我也覺得很過份,怎麼會把患者罵哭呢?你認識是誰嗎?」這問題實在莫名其妙,也很難回答。從敘述中感覺比較像內科醫師;但是我孤陋寡聞,在台北院區聽說過被稱為『脾氣兇』的好像屈指可數,不會那麼巧是我認識的吧?於是我婉轉的說:「每個人個性與表達方式都不同。有些醫生應該是求好心切吧!」


        沉寂了片刻,我以為話題已經就此結束,想不到那位司機居然很努力的拼出了那位醫師的名字,然後問我聽過嗎?居然正好是我認識的醫師。我嗯了一聲,正在揣測他的想法,想不到他卻又自言自語:「不過我其實也很感謝他啦!雖然我覺得他真的很兇,但母親後來卻願意乖乖吃藥了。」


        我鬆了一口氣,淡淡接口說:「喔~ 這位醫師說話一向比較直啦!也不是故意要兇病人,其實是希望他們乖乖接受治療吧。」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