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星期我開始查房。在病房由於地勢較平坦,加上怕給患者與家屬不好的觀感(例如「這醫生看起來比我更嚴重」之類的),我都改拿單腳拐杖行走;但是除此之外像看診、上下班我都拿回雙腳拐杖,雖然笨重但較穩些,可減少跌倒風險;缺點是沒有多餘的手可以拿東西。

 


        到台北看診是比較麻煩的。醫院的泛航客運上車樓梯較陡,上週我上車時,司機看到我費力的把兩支拐杖放到同一手,而用另一支手去拉扶手,於是主動站起來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我笑笑請他幫我拿著拐杖,讓我雙手並用自行拉扶手上車。很幸運的當晚乘車回林口時也遇到另一位同樣熱心的司機,他一開始見我吃力的爬上車,到站後還特地確定我最後一個平順下車後才將車駛離。

 


        但也不是人人有這種時間或想法。像今天中午到台北去,要上車時我主動跟這班車司機打招呼,先說聲抱歉,因為我的動作較慢;但他似乎沒甚麼反應。到了台北後,因為車道上被停了其他車,以至於客運無法駛近到最靠近大門口雨遮處;而司機也真絕了,停車後就自顧自的消失了,乘客魚貫下車,而平時下車時會幫我拿拐杖的腸胃科醫師今天似乎也不在車上(也許是剛好停診吧)。我只好拖著僵硬的腳慢慢移動,花了點功夫走下車,幸好雨不大,也沒人趕我。

 


        我知道這不能算是司機必備的職業道德,他也不欠我甚麼;但是除非他有急事,否則能夠多關心一下行動不便的人,會讓乘客心情更加愉快。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三天我們即將繼續往北走,到靠近俄羅斯的滿州里。

 


        這裡的陽光依然強烈,但沿途的景致有了變化。聽導遊說這裡由於靠近俄羅斯,所以兩國人民在此通商頻繁;無論是建築、貿易商品、甚至貨幣流通都是常態。

 


圖:往滿州里沿途的建築
       Canon 5D+ 24-105L

 

滿州里 建築    

 

反法西斯戰爭紀念公園

 


        在半途我們先去參觀『海拉爾反法西斯戰爭紀念公園』。這個公園是中國境內少數的主題式公園,遊客不少。這裡原是日本人在二次大戰時的軍事遺址,當年日本人在東北大肆破壞,建了十餘處基地,但這裡是規模最大且保存得最好的一處。後來在1996年,這裡被評為內蒙古自治區的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在2006 年被呼倫貝爾市命名為『呼倫貝爾市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園區分為地上、地下兩部分。放眼望去看到的除了幾個博物館、廣場之外,最醒目的要算是各式各樣的坦克、大砲、飛機等等。而在地下工事更是讓人嘆為觀止。我沒去過金門、馬祖,不知道所謂戰事坑道能夠大到甚麼規模?只在金瓜石鑽過礦坑;但在這裡,透過地下盤根錯節的坑道,可以看見日軍司令部、宿舍、通訊室等等,綿密的走道與網路彷彿參與當年戰時的環境。

 

圖:大門口

 

反法西斯紀念公園  

 

圖:軍事地圖

 

反法西斯紀念公園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Feb 05 Wed 2014 10:07
  • 超渡


        前些日子一位婆婆被送來急診,主訴是前一天她到藥局去拿藥時發生
了全身抖動現象,臨床上被懷疑是癲癇症。



        這位阿婆有憂鬱症,長期在本院精神科就診,使用幾種鎮靜安眠藥。但據她說最近有些事情煩心,在門診開的藥效果都不佳,所以她有時候會再自行到住家附近某家藥局去加買其他的安眠藥。
 


 
       那天下午當她先生陪伴她去藥局時,發現那藥局居然沒營業!她一時情急,一口氣吸不上來,於是就失去意識了。後來全身抖動或抽搐等症狀,都是她先生看見的。



        其實抽搐與癲癇是兩個不同意義的名詞。抽搐通常意味著「局部或全身性抽筋」,描述的是一種臨床表現;不一定就等同於癲癇。許多人生平發生第一次抽搐都不知所措,但其實很多原因都可能導致健康沒病史的人出現抽搐。病史追問起來,原因常常是睡眠不足、喝酒或使用藥物不當、甚至只是情緒變化如驚嚇等等,少數才可以查到其他問題例如電解質不平衡、感染、陳舊性腦外傷等等。
 



        初次的抽搐不一定表示這患者有癲癇症,通常要有兩次以上的不預期發作,我們才會認定患者是具有癲癇症的體質,需要規則用藥治療。



        由於患者對自己事發經過只停留在「看到藥局沒開門而太激動」這片段,情緒起伏太大其實也算得上一種誘發因子。但保險起見,我們仍幫她有系統的查看是否有其他可能引起抽搐的因素,結果全為正常。聽到未檢查出異狀,她的心情顯得踏實許多。



        詢問婆婆的憂鬱症,她嘴上不斷掛著「小侯(長期治療她的本院精神科醫師)」對待她多好多好,而她也將他視為姪子一般;每次回診見到他,便感到很寬心。



        走出病房,跟隨我的見習醫師迫不及待問我,有這麼神奇嗎?這位婆婆在言談中對那位小侯醫師的信賴感溢於言表,簡直是崇拜了。我笑了笑解釋說,『先生緣主人福』就是這麼回事。有時大家用藥經驗也沒有太大差異,但只要兩人頻率對了,患者覺得跟你投緣,那就能進步神速。



        所以我還是發會診單知會那位精神科醫師,大意是這位患者很想念他,而且對近來的鎮靜安眠藥效果不盡理想。



        台灣人對於某些安眠藥的濫用很嚴重,已有不少案例;甚至聽說黑市價格不斐,有患者會到醫院領藥後轉賣到夜店、不肖院所與藥局。所以健保局目前對這類藥物嚴加管制,規定每人每晚只能吃一顆,如果需要增加劑量就得請精神科醫師評估後開立。但是百密必有一疏,像這位患者就是有辦法另外到藥局買到超量的安眠藥。我期待精神科醫師協助患者重建信心,戒除自行買藥的壞習慣;不希望患者因為睡不著或者買不到藥物而心生恐懼,導致病情惡化。
 



        小侯醫師來和患者寒暄之後,調整了一下藥物,建議出院後在門診追蹤即可。那兩天患者看到我去查房都笑咪咪的,常說跟我很投緣,十分感激我的照顧;還誇我的耳垂長得跟王永慶董事長一樣,以後必定是好命之人、、、。對於她的美言,我一概微笑以對。眼見機不可失,我順口提醒她可以在週六出院,她高興的一口答允。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