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門診見到一位年輕女士陪著一對老夫婦進來。我查了下舊病歷,老先生在上個月剛因為腦中風住院,出院沒多久。於是我詢問來意,那女士劈哩啪啦講了一堆,大意是說老先生晚上都不睡覺、雖然願意吃藥但緊抓藥袋不給別人、小便控制不好等等、、、、總之就是一些性格上的改變。


        接著她提到,老先生已經九十多歲了,太吵了!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應付不來。由於她們有固定看其他科,而他科醫師建議來找我幫忙解決,因為我「最有愛心」。我差點沒咬到舌頭,因為我跟那位醫師並沒有熟到如此程度,這種話常常是家屬自己加油添醋的。一開始的稱讚越多,越是古怪,可能有求於你。


        老先生住院時是另一位醫師診治的,但我看那位醫師當時是懷疑老先生有失智症狀;不過剛發生中風,很多症狀作不得準,比方性格改變也是可能因中風而短期惡化的,於是該醫師建議追蹤一段時間再評估。但看到病歷上寫得洋洋灑灑,與我的推論相去不遠,家屬是希望盡快申請外勞,跟那位醫師鬧得不歡而散。


        這位女士講得義憤填膺,說老先生有多難照顧,老太太以後應該會撐不住而先倒下等等,醫生要多幫忙。接著批評前一位醫師沒良心,沒有認真解決她們的問題。我回頭問她是誰?她說是這對老夫婦女兒的朋友。我說,那他女兒呢?她回答說兒女都在國外,而她因為自身工作繁忙,只能義務幫忙這對夫婦到九月多,所以希望九月之前能夠「有個解決之道」。


        所謂「解決之道」無非就是希望醫生趕快幫忙開個外勞,我用膝蓋想也知道,但那並不是根本解決的方法。如何改善老先生的生活品質,減少混亂比較重要;而且家屬也要費點心啊!總不能把全部希望壓在一個外勞身上吧?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年來很少出去玩,連學術研討會都很少去。三個多月前得知在六月底墾丁將舉辦一場癲癇研討會,忽然覺得心癢癢的。只是有幾點顧慮,第一當然是帶兒子們很麻煩,再來是老婆預產期在七月,也不知到時候會不會在墾丁陣痛;但以後小孩又多一個,要出遠門的機率又更少了。幾經思索之後,就報名了。


        其實我對墾丁、墾丁國家公園、恆春這幾個區域的具體印象是很模糊的,但來過次數卻屈指可數。除了小時候被父母帶去墾丁之外,國中畢業旅行到墾丁國家公園卻無法走到盡頭(詳見舊文 我的生病故事 (1): 走過從前 ),深深引以為憾;大學四年級時曾跟同學前來,租機車在濱海公路奔馳;十餘年前當住院醫師R2時有一次和某護理站的護理師們到屏東去拜訪離職的護理師,到她家玩了兩天,卻也沒去國家公園或墾丁大街,那些想重溫的地方;電影『海角七號』紅了之後,曾經很希望去一趟恆春,卻也抽不出時間。直到今年終於有機會去,偏偏又不良於行、、、。只能說時不我予,命運真是一波三折。


        但後來6/28 我夫婦倆還是帶著侑侑,連同幾位友人一起出發搭高鐵到左營,然後有專車載我們到墾丁。只是侑侑出門太興奮,又是第一次到高鐵站,居然一下子衝下月台,引發一場虛驚;幸好最後平安無事(詳見前文 給台灣高鐵的感謝與建言 )。


圖:高鐵上  兩兄弟玩得不亦樂乎
        Fuji X-M1+ 16-50mm

高鐵上  

圖:兩兄弟

高鐵上  

     
        到了高雄,陽光果然比北部更毒辣些;車行往南,看到路旁岸邊不時出現賣著芒果冰沙的小販,忽然很想喊停,下車品嚐。中圖到了一個小休息站,很多人在這裡上廁所,迎著欄杆就是海風。這就是久違的恆春味道吧!


        恆春也是芒果盛產地,我有機會品嚐嗎?


        午後往墾丁這條路大塞車,據說是因為這星期正好是放暑假的第一週,許多學生和家庭已經湧入這裡了。經過久仰大名的墾丁大街,看著琳瑯滿目的招牌,但只有少數開始營業。我想我只能路過瞧瞧,現在情況應該是沒機會來逛的。

, , , ,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與太太偕同小孩於6/28(周六)上午從桃園站搭乘約十一點多,桃園上車的高鐵要到左營,預計赴墾丁參加研討會。懷有近九個月身孕的太太牽著兒子(一歲八個月大,第一次搭高鐵)走在前頭,而腳傷撐著拐杖的我在後頭跟著。當我搭第二層手扶梯欲下月台,搭到中段時忽然聽到尖叫聲,還搞不清怎麼回事,就看到幾個人跑來跑去。原來我家兒子一下到月台後就掙脫媽媽手亂跑,居然就跌到月台下了!


        當時離列車進站只有五分鐘。除了幾位婦女的尖叫聲之外,我看到有一位先生衝過我面前去按緊急鈴,然後另一位見義勇為先生跳下軌道把我家兒子抱起來,然後他再被其他兩位熱心民眾拉起來(事後詢問,月台高1.5公尺)。


        我家兒子顯然是嚇哭了!連抱著他的媽媽也不斷流淚。身旁不斷有乘客發表評論,而這時
月台警衛、高鐵駐站護理師才陸續跑到。其實不僅護理師,我們也很緊張。但由於我本身是醫師,初步審視兒子外表並無擦傷,只有手肘有點灰塵;太太目擊說兒子跌落瞬間並非頭部著地,是背部先落下然後翻到月台與軌道之間。我快速壓了壓全身與四肢骨頭,不似有骨折。


        本來太太心都碎了!懊惱沒能拉住兒子,想說不要去南部了,先帶兒子去醫院做檢查;護理師與站務人員也持相同看法;但臨時放著我這跛子自己搭車卻也不方便(因為還有其他家屬要在台中站上車會合,原本是一家團圓之旅)。後來陸續有幾位同行友人下到月台,由於大家都是醫療人員,為免耽誤會議行程,討論後決定先觀察,按原訂計畫上車,萬一半路發現有異常,再就近到高雄的醫院。


        這是很倉促的決定,更是大的賭注。因為不想臨時反悔而拖延會議進行,也不能拖延高鐵;但卻又暗自祈禱兒子狀況能一直像當下評估的一樣無大礙,儘管自己知道有些神經學症狀要延遲數小時甚至幾天才會陸續出現。


        兒子在高鐵上哭了半小時,媽媽也跟著哭,最後兒子睡著了。一路上該列車的列車長來巡視過幾次,提供我們冰袋把可能撞到的地方消腫。車子到了左營,一下車就有站務人員守候詢問是否有新狀況?再三提醒我們,萬一有問題要跟她們連絡。


        我詢問站方人員,高鐵開通以來是否常有兒童不慎掉落軌道事件?他想了想後說:「這是第一次,以前會掉下去都是醉鬼。」我哭笑不得,不受控制的兒童果然跟醉鬼一樣,而兩者受了傷也都不會講,只能祈禱不要有後遺症了。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言:


        最近回家一趟,整理一些舊雜誌要捐給北斗國中圖書館。翻到一本95 年五月份某一期的商業週刊,封面標題是『藏獒鬥志』。照片是一隻炯炯有神的藏獒,讓人印象深刻。本期刊頭文章是敘述一些大陸經理人在台灣逐漸展露頭角的故事。他們出生於文化大革命時期,焠練出極強的生命力,帶來迥異於台灣草莓族的工作態度。他們性格像藏獒一般,都是苦幹過而出頭,對挑戰與競爭甘之如飴。這也代表了現代中國精神的新觀點。當初看完了這期週刊,我便去書店找尋總編輯口中的
靈感,亦即曾在大陸造成轟動的小說,後來推出台灣版的『藏獒』一書,由楊志軍撰寫,後來還出了第二、三集。


        這篇文章在我到西藏旅遊之後就寫了,現在將它略做修改放在部落格上。

 

之一:藏獒


        其實我很少看小說的,因為很花時間,而且時常買了後有一搭沒一搭的看,擱了幾個月都看不完;但這本『藏獒』我倒是四個晚上就看掉了。一方面延續於對商周此篇報導的興趣,再者也因為本書作者對藏獒的特性與人狗情誼的描述,讓我這愛狗人士嚮往不已。


        藏獒產於西藏和青海,皮毛長而厚重,耐惡劣天候,能在冰雪或沙漠中安然入睡。「牠們像熊一般強壯、像豹一樣敏捷、像獵人一般聰明。」這是西元一二七五年,馬可波羅在遊記中對藏獒的描述與稱許。


        藏獒擁有『犬中之王』的美譽,是世上最勇猛的大型犬之一。當年成吉思汗以藏獒作前鋒,席捲歐洲,許多今日熟知的大型工作犬如德國大丹犬、法國聖伯納犬等都是藏獒和當地犬種繁殖的後代。


        藏獒被形容為一頭『雪山上的獅子』,充滿傲氣與競爭性。牠們不屑與比自己矮小的狗打鬥,生存意義超越獵食等功利目的。如果牠們會和狼群或熊類搏殺、或者和其它藏獒、陌生人搏殺,完全不是為了要吃牠們,而是為了對主人的仗義與忠誠、及保護領地的安全性。為了主人,牠們會主動出擊、勇不退縮、沉著判斷,直到打到對手無法動彈為止。


        作者寫此書是為了紀念生前長駐西藏的父親。他父親在草原上當記者、辦學校二十餘年,與當地部落人民及藏獒有不少故事流傳。另外作者本身也對藏獒有特殊情感(他只餵過小藏獒一個月就分離了。結果隔了十四年再度相逢,那隻藏獒居然還是認得他)。作者有一句話簡單而傳神:「只要你對牠好,牠就會永遠記得你。」以擬人化的語法描述人和藏獒之間的互動與牠們的靈性,讀來令人動容。對藏獒嚮往之人值得一讀!

 

之二:土狗


        看完書後兩週,有一場會議在苗栗某度假村舉行。那裡說實在挺偏僻的,如果不是有會議召開,我可能永遠不知道要去這個地方吧。


        該度假村佔地頗大,但明顯的開發範圍並不多。除了主體客房外,有部分甚至是老舊的平房(老式的汽車旅館);雖然不如豪華飯店舒適,但至少『悠閒』這意思是到了。


        初到這裡,讓我感到興趣的是一隻土狗。牠是隻懷孕的母狗,慵懶的趴在主體建築的門外。牠對進出的客人毫不畏懼,甚至會跟著客人走來走去,但就是不會跟進大廳。


        後來我問餐廳工作人員,原來牠是老闆收養的,名叫恰比。


        那一晚大家開完了會,在廣場上燃放天燈。在天燈順利飛上空中時,大家手舞足蹈,恰比也站在人群外,左看看右瞧瞧的,彷彿在感受大家的喜悅。我蹲下來試著摸了摸恰比的頭和肚子,溫馴的讓我摸著,好像熟悉已久的朋友。過去常常遇到其他人養的狗,牠們總是不會怕我而願意讓我撫摸,讓主人嘖嘖稱奇。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總回應說是因為家裡有養狗,手上有狗味吧?我總相信狗兒嗅覺靈敏,而感應也特別強烈的。同樣的,恰比應該也能很快知道我是『愛狗人士』吧!呵呵。


        我住的地方是舊式的汽車旅館改建的建築,就是房門外頭還有個車庫那種。深夜睡覺前準備關上車庫電動門,居然發現恰比還賴在父親車旁。我對說了說話,卻不肯離開,我只好彎下腰把抱出車庫外。指了指主體飯店方向,恰比才慢慢走回去。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