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桃園分院看診時,由復健科轉來一位中年患者。點閱電子病歷,2011年住院時診斷為腦幹中風,基底動脈阻塞 basilar artery occlusion;之後都持續在復健。太太說患者近一個月來脾氣開始改變,有時會無預警的動手動腳踢人,但大多時候很安靜。


        我看了一下他,右側肢體完全癱瘓,意識清楚但說話含糊。方才在診室外候診時安靜的坐著,跟一般具攻擊性的精神疾患明顯不同。不過他大多時候面色猙獰,不自主會咬牙切齒,且有時會快速揮舞健側手腳,但似乎是可以自行控制的(似乎是受到刺激時較會發生,例如旁人靠近或試圖觸摸他時)。初步不像Alien hand syndrome或hamiballism。


        我跟他寒暄幾句,他都能正確回答我的問題。當我小心緩慢接近,告訴他要幫忙做評估時,冷不防他左腳直踢!我心裡一驚,很快縮小腹後仰,還是被掃中小腹。幸好我夠瘦,肚子小。而太太與外勞趕緊湧上壓制他手腳。


        太太連忙向我致歉,表達她的尷尬。而患者則是看來激動,不知是因為緊張、或者我的動作哪裡惹惱他了。


        不到一分鐘,他很快就鎮定了,只是臉部似乎不受控制的一直咬牙切齒。我等他放鬆後,決定繼續我的檢查。這次我一邊跟他說話,慢慢改站到他右邊癱瘓那側,準備測肌肉張力。我心想,「這下你應該踢不到了吧?」。說時遲那時快,他坐輪椅上,左腳居然不可思議的向內急鉤射,我雖心中有防備趕快向後彈,但還是被踢中小腹,一陣疼痛;往下差個幾公分就踢中重要部位了!真是、、、


        心裡罵了好幾聲,暗嘆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啊!從沒看過腦幹中風,坐輪椅時健肢踢人還能那麼靈敏的。這人生病前搞不好是踢足球的、、、應該推薦給國家代表隊去參加殘障奧運的。


        看這種情況,患者是無法配合做檢查了;不管是抽血或腦波、腦部影像檢查應該都無法配合。我只能初步猜測,他是多次中風後造成的精神行為異常或認知功能障礙。先調藥看看。


        病人出去後,護理師很關心的問我:「有沒有怎麼樣?」我居然毫不思索的脫口而出說:「喔~ 差一點就踢中小鳥了!」 話一出口才覺得不妥,小鳥是我平常對兒子們才會說的話。於是她摀著嘴巴笑,然後我則苦笑。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