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舅子似乎很認命,無論是八年前的北海道之旅、五年前東北、或是這趟四國行,他都是吃、住全盤規劃,加上開車。我能當姊夫真是幸福。


瀨戶大橋


        其實我對四國並不是太有興趣,純粹是老婆想去玩。但這把年紀了,只要能暫時脫離工作崗位,都是一種幸福。這天天氣晴朗,我們開車即將橫越瀨戶內海。首先開到了鷲羽山,只記得停車場不大,但許多人造訪這裡。順著規劃的步道往上爬,可以到達一個高空看台,站在不同方向可以遠眺許多座大島,橋墩就這樣串聯起來。


        我們就這樣看著遠處商船穿過瀨戶大橋,讚嘆工程的浩大。瀨戶大橋通車的時候,記得我還是學生,當時報章可是大幅報導;以當時工程來說算是很了不起的。


圖:上山的步道
                Fuji X-M1+ 16-50mm

橫跨瀨戶內海 看瀨戶大橋

圖:遠眺瀨戶大橋

橫跨瀨戶內海 看瀨戶大橋 

圖:在觀景台上 陽光極強

橫跨瀨戶內海 看瀨戶大橋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幾年由於安寧緩和醫療觀念普及,及政府積極推動居家安寧政策,有些家屬會選擇把『末期患者』接回家去照顧。最常見是癌症轉移至全身的病患。但實際上法律定義的『末期』不僅限於癌症,還有八大類非癌症疾病。而我是醫院內少數負責到這些患者家裡訪視的醫師。


        儘管政府鼓勵末期患者在家照顧,屆時平安往生,但願意這樣做的家屬只佔一小部份;最常見還是等待安寧病房,或者送到安養院。原因無他,家屬擔心患者的突發狀況無法處理,或捨不得見到患者圓滿那一刻;會願意帶回家的,本身就得有一定的經濟或家庭支持。但當我們真正踏入患者家裡,看到的往往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對未知情況的不安、照護環境的限制,加上各家庭成員的意見不一致,有些事情儘管在醫院已經沙盤推演過,實際到家探訪才能了解自己可以幫上甚麼忙。


        我總是在不定時會接到居家護理師的通知,說「某位患者決定這兩天要回家休養了。我們找時間到他家去看看吧!」


        每回到患者家裡探視,需要醫師、居家護理師與社工師三人協調時間,而且必須搶時效,最好是患者出院後一星期內。如果太晚去(例如出院後兩周),搞不好患者早就離世了;反之如果太早去,有時家裡一團混亂,家屬不見得能切身想到即將面臨的問題。


        有些醫師不喜歡去訪視末期患者,因為看過患者第一次,就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二次了?那種感覺有點沉重;還是去看病情相對穩定的居家個案比較輕鬆。但我的心態不同,雖然跟初次謀面的家屬談末期照顧最花時間(來回車程加上會談時間往往需要三到四個小時),且每說一句話都得察言觀色,在陪伴他們傷心與讓他們安心之間小心翼翼地取得平衡;但若我的到訪能夠協助他們,那就值得了。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