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桃園分院看診時,由復健科轉來一位中年患者。點閱電子病歷,2011年住院時診斷為腦幹中風,基底動脈阻塞 basilar artery occlusion;之後都持續在復健。太太說患者近一個月來脾氣開始改變,有時會無預警的動手動腳踢人,但大多時候很安靜。


        我看了一下他,右側肢體完全癱瘓,意識清楚但說話含糊。方才在診室外候診時安靜的坐著,跟一般具攻擊性的精神疾患明顯不同。不過他大多時候面色猙獰,不自主會咬牙切齒,且有時會快速揮舞健側手腳,但似乎是可以自行控制的(似乎是受到刺激時較會發生,例如旁人靠近或試圖觸摸他時)。初步不像Alien hand syndrome或hamiballism。


        我跟他寒暄幾句,他都能正確回答我的問題。當我小心緩慢接近,告訴他要幫忙做評估時,冷不防他左腳直踢!我心裡一驚,很快縮小腹後仰,還是被掃中小腹。幸好我夠瘦,肚子小。而太太與外勞趕緊湧上壓制他手腳。


        太太連忙向我致歉,表達她的尷尬。而患者則是看來激動,不知是因為緊張、或者我的動作哪裡惹惱他了。


        不到一分鐘,他很快就鎮定了,只是臉部似乎不受控制的一直咬牙切齒。我等他放鬆後,決定繼續我的檢查。這次我一邊跟他說話,慢慢改站到他右邊癱瘓那側,準備測肌肉張力。我心想,「這下你應該踢不到了吧?」。說時遲那時快,他坐輪椅上,左腳居然不可思議的向內急鉤射,我雖心中有防備趕快向後彈,但還是被踢中小腹,一陣疼痛;往下差個幾公分就踢中重要部位了!真是、、、


        心裡罵了好幾聲,暗嘆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啊!從沒看過腦幹中風,坐輪椅時健肢踢人還能那麼靈敏的。這人生病前搞不好是踢足球的、、、應該推薦給國家代表隊去參加殘障奧運的。


        看這種情況,患者是無法配合做檢查了;不管是抽血或腦波、腦部影像檢查應該都無法配合。我只能初步猜測,他是多次中風後造成的精神行為異常或認知功能障礙。先調藥看看。


        病人出去後,護理師很關心的問我:「有沒有怎麼樣?」我居然毫不思索的脫口而出說:「喔~ 差一點就踢中小鳥了!」 話一出口才覺得不妥,小鳥是我平常對兒子們才會說的話。於是她摀著嘴巴笑,然後我則苦笑。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來到林口已經快要二十年了。起初是騎機車,只知道附近有個憲兵學校,可以沿路下山到達南崁台茂購物中心;但對於附近有啥景點卻沒特殊印象。後來路拓寬了,高速公路迴轉道開闢了,但憲兵學校附近那一帶還是很少前往。

       
        紫藤花其實在前幾年對許多人相當陌生,但國人哈日熱潮,帶動日本「足利紫藤花公園」賞花團體盛行;我也是幾年前看網友分享才知道日本有這個花。而父母即將在四月下旬與友人相約跟團赴日。

 
        上週母親來幫我帶小孩,我本來應該到醫院做事的,卻在睡前無意間看到網友部落格轉貼了幾篇文章,是關於大湖公園開了紫藤花的消息。我看部落客地圖,從機場捷運A9林口站出來,左轉右轉,總覺得離我家應該不遠,卻不清楚哪裡;開了google 後赫然發現大湖公園就在憲兵學校旁。由於天氣正好,就打消了去醫院的主意,帶母親與小孩們去看看花。

       
        陽光正好,我們在十點多到達大湖公園附近。四周停滿了車子,不知是否平日就這樣?因為路經幾次憲兵學校,從沒注意過這裡有個公園?我讓小孩下車後,又多繞了兩圈才找到空位。

       

        雖然這公園位在文化北路旁(往高速公路方向),我幾乎每個月會經過一次,但卻從沒注意這個公園。身在其中,覺得鬧中取靜。

       

         簡單說,就是個擁有池塘的社區公園吧!有個面積不算小的池塘,四周步道,有個廣場可以溜直排輪或騎車、以及遊樂設施。林口龜山這一帶雖然重劃區的道路總是彎曲,很難找到方正的道路而讓我詬病,我常認為這裡沒有妥善的規劃。但綠地多、很多社區都可以有小公園卻是這裡的優點。比方說我家附近就有三個公園可以讓小孩騎車,想去哪個就去哪個。


圖:大湖公園   有個大池塘
              Canon 5D 攝, 24-105L

大湖公園17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關於南部粽與北部粽的差異,我是認識了阿水嬸後才比較明瞭的。


        阿水嬸最初來我的門診是看失眠。問診時便感覺她有點憂鬱與緊張,因為有四個子女外加幾位孫子,她總是掛念子女而導致自己生活節奏錯亂;陪同她來的大女兒與她性情全然不同,總是笑口常開,像個爽朗的大姊,看診後總是附和我的話說:「對嘛!就像醫師講的,妳操心太多了。」


        阿水嬸非常客氣,看診雖然會抱怨一堆,臨走時會一直行禮說:「真是不好意思,造成你的麻煩」;而我總是笑著揮揮手說:「這是應該的,別這麼說」。她看我太瘦了,數年前的端午節突然拿了一大串肉粽來,嘴上一直嘀咕說:「很冒昧,是自己包的,不知道合不合醫師的口味、、、」。我本想接口說「多謝你的好意,但不要太客氣了」,轉念一想,卻怕拂了她的心意;最後選擇默默收下,客套感謝兩句。


        她接著解釋說,北部粽是用蒸的,用炒熟的糯米做的,米粒分明;粽葉多用筍殼,呈棕黃色澤,略帶斑點,質地較硬;至於南部粽則是用煮的,直接以生糯米做,粽葉多用月桃葉,綠色,葉面較寬,氣味較香。由於子女們有的愛吃南部粽、有的愛吃北部粽,對內餡偏好亦不同,所以她在端午節至少會包四種不同粽子,以便迎合每個人口味。


        聊到粽子經時,她的眼前發亮,彷彿煩惱一掃而空。但我聽下來卻覺得她太執著了,光一個端午節就如此大費周章,這種個性若不焦慮失眠才怪。


        我和護理師很有默契的聽她訴說,一邊回想起我近幾年吃的大多是北部粽,難怪與童年家鄉的肉粽口感不盡相同。縱然無法在看診時完全吸收她的料理心得,然而醫病也需醫心,適度傾聽也有益於後續治療。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雫下王子飯店是處於比較郊區部分,晚上來時還沒注意到有甚麼設施,一早起來望向窗外,眼前是個山坡,有纜車通往頂樓;另一方還有個高球場。我想這裡應該是日本高球度假勝地,以及冬天做滑雪場用的。


圖:雫下王子飯店 外觀

          Fuji X-M1+ 16-50mm

飯店


圖:雫下王子飯店  後方山坡  有人在練習打高爾夫

飯店 外頭是高球場 


圖:冬天應是滑雪場

飯店 外頭是高球場  


        這裡的自助餐自然比不上星野溪流飯店高檔,但作為度假勝地,已經不錯了,有我覺得不錯的秋田烏龍麵(跟我以前吃的烏龍麵都不同),而牛奶都標示是小岩井農場供應的,這也是我們稍後要去的地方。我也遇到另兩團台灣旅行團在此住宿,或許就像阿新所言,這裡在日本當地旅遊評價算不錯吧。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圖:2006 西藏 日喀則山區

                Hassel xpan, 45mm攝;Fuji reala 負片。

日喀則    


        有一本書『壯遊』提到,人一生至少須有一次壯遊。我想在2006年西藏這趟旅程,算是非常特別的記憶吧。


        在我小的時候,愛跟父母去爬山。但自從國中生病之後,連體育課都受到限制。我也習慣父母只帶弟弟去爬百岳、中央山脈大縱走、全國登山大會師等等活動,自己安份的做個「東亞病夫」。但那段青少年時光,只會念書,沒能像其他小孩一樣四處玩耍、和弟弟一樣到處爬山冒險,始終是一片空白。


        後來儘管拍胸脯說「治好了」,在此後三十年來陸續參加多次病友會、座談會、寫文章鼓勵許多患者;甚至考完神經科專科醫師那年,跟父母去七彩湖、鳶嘴稍來,看著我雖然累卻一步一步走了一整天,父親沒有評論,但母親告訴我「他很欣慰」。父親可是體育老師啊!


        西元2000年時,就是我當總醫師那年,跟著父母去中國旅遊八天,那年是長江三峽大壩啟用,即將改變許多地貌,全世界旅客掀起一股回顧熱潮。我也去了!但與其說是想看長江景觀,不如說是想和父母同遊,稍稍弭補失去的童年回憶。


        那年去長江三峽時正逢我發生猛爆性肝炎,提早結束總醫師生涯,但休息數天後還是按原定計畫出遊,只因不想後悔。那趟很愉快!而在2006年,父母嚮往去西藏,我義無反顧決定停診兩週,跟他們去十六天。其實我很不喜歡停診,甚至在行醫生涯也沒有執著到「非去不可」的地方;只因為請假之後,許多事還是得等著自己回來做,而我動作又慢。但是那趟是父母公務員生涯退休後的首次長天數旅行,他們很少出國去玩,體力甚至比我強壯,不須我陪;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想跟他們一道出去,用相機記錄一起經歷的美好時光。那時如果父母不是選擇西藏,而是其他地方或國家,相信我也是會這樣做的。

       
        當初我對西藏的初略印象,是藏傳佛教,以及出發前數月讀了楊志軍寫的『藏獒』小說。對於藏傳佛教的神祕、藏獒的忠義感到嚮往。去了之後,才發現這趟行程比想像中克難、卻滿足得多。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周趁購物網站周年慶,買了兩組學習筷加湯匙組合。昊昊的是蜘蛛人、侑侑的是鋼鐵人,兩人皆大歡喜;隔兩天還不約而同偷偷帶去幼稚園「現寶」,讓我哭笑不得。


        今晚吃飯,侑侑突然吵著說,要拿一般的湯匙就好。我問他說:「拿鋼鐵人的湯匙不好嗎?」 他就是不依。


        明明買了學習筷卻不用,真是莫名其妙。我故意嘆口氣說:「啊!原來侑侑不喜歡鋼鐵人的湯匙喔? 那我明天把這組拿去學校送人好了,一定有小朋友喜歡鋼鐵人的、、、 (故作恍然大悟狀)。」


        古靈精怪的侑侑居然回答我:「爸爸!如果你要送人,其實學校的小朋友比較喜歡蜘蛛人的、、、。」


        正埋頭吃飯的昊昊,轉頭瞪了他一眼。而我則是笑得當場噴飯,想把整段對話告訴老婆,卻總是笑岔氣而講不出來。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幾年前一位爺爺由家人陪同來求診。最初子女的主訴是
覺得他的記憶力不好,偶爾忘記鑰匙放哪裡、或是忘記吃藥等等;但性格並無異常,尤其是每天清晨五點必定準時起床到公園走路的習慣更是未曾改變。


        爺爺頭髮不多,但白得很均勻;牙齒少了一大半,配上滿臉皺紋,慈祥的模樣使我聯想起我高齡九十幾歲的伯公。記得第一次看診,我問他身體有沒有不適?記憶力好不好?他把臉湊近我的嘴邊仔細聆聽,然後含糊的回答說「沒有哇!」女兒不好意思的說,爺爺有重聽,請醫師講話大聲一點;我笑笑說沒關係,在腦神經科門診,聽不清楚的患者比比皆是,我們早已司空見慣。


        作了理學檢查之後,初步懷疑是阿茲海默症。此後安排抽血與影像檢查和心智評估,向健保署申請失智症專案藥物,也順利核可了。我告訴家人,要按部就班的用藥,希望能夠延緩爺爺智力的退化。


        爺爺非常有禮貌。每次回診,我總是問他睡得好不好?有沒有出門曬太陽?他都慈祥的說「差不多啦!」然後靜靜的坐著,由陪同而來的奶奶與女兒補充他的近況。每次臨走前,爺爺會揮手致意,並且跟我「阿里阿哆!莎唷娜娜!」


        我的失智症患者在門診比例並不多,少數被診斷為阿茲海默症的才有機會吃到健保核准的藥物。而也不是每個人對於此類藥物都有明顯療效,有些人用藥後卻仍持續退
化,隔年評估成績不過關就無法繼續用藥;爺爺的狀態相形之下是屬於較穩定的。


        兩年前爺爺的大兒子開始描述,有時陪爺爺去散步,他會邊撐著拐杖邊哼著小調,唱的是一首日本歌『北國之春』。爺爺雖然是受日本教育,但子女從小卻未曾聽他唱這首歌。我雖然和子女一樣不
知原因,但當還是給了正面解釋。有些失智症患者,會聯想起過去的長期記憶,比方談論小時候的玩伴、唱小時候的歌;或許這首歌對他有特殊的意義也說不定。


        下診後,我去查了
『北國之春』,那是一首因求學或謀生而離開家鄉農村,不得不來到大城市的遊子想念故鄉之歌曲。這曲子是否反映了爺爺年輕時的際遇,我無從得知。但那首歌膾炙人口,被翻唱為各國版本,台灣版是余天演唱的『榕樹下』。


        一年之後爺爺開始有些行為異常。夜裡常常會醒來,抱怨外頭有個男人在唱歌,唱的還是那首『北國之春』。他有時會向家人表示要出門去制止那個唱歌的人,因為他唱的旋律或歌詞不對;但是經過勸告之後還是可以打消念頭。此外兒子說,偶爾爺爺夜裡聽到的還有一首台中商專的校歌,那可能跟他以前念台中商專有關。但家人確定「半夜外頭沒人唱歌!」


        我問爺爺:「那個人唱得不好聽嗎?或者有唱錯?」爺爺想了片刻,緩緩搖頭說:「那個人唱的太粗俗,其實這首歌是很好聽的。」我又問:「你以前念書的學校有趣嗎?」他回答說:「不錯啊!交了很多朋友。」於是我笑著安撫:「不
是每個人都有好歌喉,爺爺你要多包涵啦!」爺爺點頭表示認可。那次門診就在溝通後落幕。


        我與子女們討論,猜想那是爺爺的聽幻覺,但也不排除是深層的記憶。請子女回家想想,是否有屬於爺爺的獨特事蹟或記憶?假若可以找到蛛絲馬跡,運用『懷舊療法』對於維繫患者的記憶力常有不錯的效果。此外對於那兩首歌曲,假使不會太影響生活和情緒,爺爺愛唱就隨他唱,要抱怨就去抱怨,子女們就當個稱職聽眾即可,不要刻意去糾正他。家屬也同意暫時觀察看看。


        但是許多失智患
者,隨著病情進展會出現越來越多的視幻想、聽幻想或精神症狀,比方說妄想鄰居說他壞話、子女要謀財害命、家裡躲小偷等等,倘若疑神疑鬼、心神不寧,甚至造成家庭失和,那就非得治療了。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中最近要添購一些家電,適逢一些賣場如
燦坤等在辦周年慶,價格相對便宜。晚上老婆在嘀咕說,某幾個品牌的淨水器,看來好像各有好壞,不知道該買哪牌比較好?好煩喔!


        我說:「那就不急啊!就像我買照相機一樣,也是有好幾個牌子,規格風評都不錯,難下決定;這時就要好好考慮,分析利弊得失,等到決定好再買最滿意的啊!以後才不會後悔。又譬如、、、」


        我話還沒說完,冷不防老婆突然插嘴:「啊唷?考慮好久,好煩唷!誰像你蘑菇那麼久、、、我想,看順眼就直接買好了。」


        我頓了一秒(差點咬到舌頭,思索該不該講),才結結巴巴把我剛剛剩下的話說完:「、、、譬如像我挑老婆一樣,也是考慮很久,最後才挑最好最滿意的。」


        這回換她笑了!


        不過當我把這段對話放到臉書時,得到的卻是一段挖苦。原來,我挑的是最好最滿意的,而老婆挑的是最順眼的、、、


        但那也沒關係啦!投資一定有風險,我雖然不算是高富帥二代的,但也一定有獨特的才華,才會讓老婆順眼。我會努力讓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晚睡得香甜,在森林中入睡的氛圍真的無與倫比。如果有來東北旅遊,我強烈建議到奧入瀨星野飯店這裡住一晚;事實上這也是許多作精緻旅遊的旅行社所力推的住宿。



        早餐一樣豐盛,仍有生食;來自平泉的鮮奶更是美味。只是我一貫不吃生冷,且七分飽即可。吃完之後,大家等著搭乘飯店的定時接駁巴士前往奧入瀨溪。要放棄這樣豐盛的美食實在可惜,所以同行友人brain 表示他不去散步了!要好好吃一頓,然後再去泡溫泉。這跟我「寧願睡少一點、吃趕一點、也要多走點路、多拍點照」的心態大不相同。不過這也是自助旅行的好處,只要大方向不違背,旅途中不意見相左,夥伴們可以各取所需。

 


奧入瀨溪

 


        這地方是我此行最大的目標。由飯店處到十和田湖的距離約14公里左右,精準一點說是從十和田湖畔「子之口」到下游「燒山」這一段路,一般來說大約要走四到五小時才能走完。接駁巴士由飯店出發,前往十和田湖停車場之前,共停靠四個站牌,分別為『燒山』、『石ヶ戶』、『馬門岩』、到『雲井の滝』,客人可以選擇在任何一個點上下車。由於我腿力剛恢復,但又想多走一些,於是考慮上午慢慢走,中午再回飯店退房。另外飯店也提供單車可以騎,但我們還是決定散步。



        我們搭到第一站燒山就下車,因為這樣走是緩上坡,不過是逆向,可以沿途看到水流而下;假使從十和田河畔走回來,雖然也許輕鬆些,但就得頻頻回頭拍照了。

 


圖:奧入瀨溪  一下車我就開始拍

        Fuji X-M1+ 16-50mm

 

奧入瀨溪  



        我背著相機與腳架,慢慢沿著馬路旁的步道前行,弟弟則有時幫我背腳架。這裡算山區,清晨的露水或下雨會使得地上濕滑,有時甚至會有小水窟;但大多時候不會太泥擰;如果太濕,還可以走到馬路上,只是要注意安全。

 

       
        飯店的簡介裡寫說,奧入瀨溪沿途有著日本最多特有的植物、蕨類等等,但對於植物外行的我,其實並不在意這些。我從剛下車,就被溪流的美麗吸引了。

 


        步道大部份是沿著溪流而建,偶爾才會跨過馬路繞到對側;溪流並不寬,但是涔涔流水,活脫脫就是我小時候拼圖的風景啊!但這一幕呈現在眼前時,還是在思索如何能將溪流之美拍下來。弟弟貼心地幫我揹著三腳架,走在前頭,待我需要時遞上。於是我就這樣邊走邊拍。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臨床醫療做久了,照顧過許多重病的患者,最後生命徵象穩定但意識不清。大部分的家屬因為人力不足、欠缺經驗等緣故,會選擇把患者送到安養院;但是仍有少數家屬堅持獨自照顧患者,這時就需要居家護理師定期到宅訪視,協助更換管路與評估患者狀況。


        我是在去年開始參與居家訪視服務。初次去醫訪那天,烏雲密佈。居家護理師惠茹一邊開車,一邊簡介今天拜訪家庭的故事,叫我放輕鬆,這些家庭都很友善的。


        一位老伯全職照顧因腦傷出血而臥床數年的兒子。患者發生意外時,老婆剛懷孕沒多久,還算是新婚吧!我沒想到媒體時常報導的「造化弄人」劇情就發生在眼前,可以想像當時對這家庭造成很大打擊。但太太依然不離不棄生下女兒,現在開早餐店謀生。


        老伯聽說我是初次醫療訪視,很有禮貌的鞠躬,表達「榮幸」之意,甚至準備水果要請我們吃;倒讓我這新手覺得不好意思了。


        在老伯帶領下進入患者房間。空間並不算大,四週堆著抽痰機、清淨機與其他照顧材料如尿布、紗布等等,數量多而不亂。患者睡在一張氣墊床上,而旁邊有另一張小床是老伯歇息之處。


        患者有氣管造口與鼻胃管,呼吸平順,此刻眼睛張開,但意識不清楚。我在護理師眼神示意下,走近用聽診器聽了一下患者的心音與呼吸,尚稱良好;打量了一下他的身軀,因久臥而肌肉萎縮,與大多數臥床患者一樣;但四肢指甲乾淨,身上毫無傷口,可以想見家人平日照顧很用心。


        護理師熟練的幫患者換管子,與老伯閒話家常,互動就像是一家人;我這外人卻愣著不知該作甚麼好。環顧衣櫥與四周牆上,有大大小小各種貼紙或剪報,內容則是可愛動物如魚、鳥、狗,造型各異的史努比、以及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卡通。此外有些塗鴉,畫著眼淚或愛心、或寫著諸如「爸爸要趕快好起來」的詞語。老伯看我沉思,主動解釋這是他的孫女從小畫(收集)的;從前是寫注音,後來是寫國字,他都全部保留下來。


        居家護理師補充說,小女孩現在已經十歲了,從小會問媽媽與爺爺說「爸爸為什麼不能抱我?」「爸爸甚麼時候要醒過來?」後來慢慢懂事了,就不會再這樣問了;但這女孩名符其實是「從小看著爸爸長大的」。


        我點頭表示理解,原來這些圖文背後有這樣一段故事。但該怎麼形容當下在那個房間裡的感覺呢?肯定不會像兒童樂園,而是有點感慨。所有圖案與童言童語,就是小女孩的成長記錄。這患者被家人的愛滿滿包圍,呵護得很好,或許算是不幸中的小確幸吧!


圖:牆上照片 女兒印象中的爸爸

  居家訪視照片  

圖:女孩小時候的塗鴉

居家訪視照片  

圖:這面牆上記錄的是女孩的身高,老伯說捨不得擦掉。

居家訪視照片  

        任務完成後,護理師順手帶來一疊附近的醫療用品店特惠廣告。老伯搖頭笑說,還是送給別的家庭參考吧!講到新北市、桃園中壢地區所有醫療用品店或量販店,無論是醫療儀器或各式耗材,哪一種在哪家買最划算、哪家有折扣,他都一清二楚啦!搞不好以後兒子不在了,他自己來開一家店,專門服務居家照顧家庭。


        老伯講這段話時很豁達,沒有一絲抱怨,倒像是照顧兒子已經滿腹心得,把我們都逗笑了!俗話說『久病成良醫』,病患照顧久了也能變成購物專家。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二二八連假,我沒值班。正好父母帶著侑侑北上回診,於是留在這裡。但前一週來天氣都不好,本來想去看花燈,但又怕人多而作罷。


        麗本來看到同事們在FB上分享採草莓的經歷,嘀咕著也很想去採草莓,被我潑了一桶冷水— 帶著三個兒子去,不是搞破壞嗎?何況天氣又不好。後來瞧著網路上人家推薦的親子餐廳,麗覺得這家不錯,跟大家說如果天氣改善,帶兒子們去這家試看看吧。


        這想法其實我是贊同的。回顧從前去過的親子餐廳不多,有一次是在新竹某社區(回程時怕塞車而就近google 找到的),只有一間店面,餐點普普,只有些簡單玩具;某次好像也是在楊梅附近,因為想去的遊樂區進不去,也是就近google 找到一家鐵道旁的餐廳,遇見好多對家庭聯誼,那地方就不錯,餐點中上,但餐廳後有許多遊樂設施;而林口家樂福樓上的親子餐廳,道具就多些,感覺適合家族慶生、、、。只是這些地方餐點多半一份三四百起跳,又不怎麼樣。但相對於去其他用餐場所(我擔心小孩亂吵),這類親子餐廳是好很多了,反正要吵大家一起來!


        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只要能讓小孩玩耍、大人放鬆體力,對於食物期望就不必太高了!


         這地方在關西,正巧大舅夫婦自泰國回來,目前住新竹表姐家。順便連絡了一下,除了表姐因為早和同事有約而不克出席外,表姐夫可以載著大舅夫婦來和我們會合。


        十點多出發,走機場系統到二高,沒想到在過八德鶯歌出口路段前就遇到塞車。起先以為是車禍,因為早上新聞報導說,國道一號湖口附近發生嚴重車禍,猜想是車輛紛紛改道;後來發現不對,是國道二號車太多而回堵。大溪、龍潭、關西等等交流道附近有各大風景區遊樂區,看來連續假日又加上好天氣,把車子全都趕出來了。


        沿著地圖走,行經關西交流道,走羅馬公路,最後發現這家親子餐廳在去統一度假村、馬武督森林、桃源仙谷的路上,地點大約在桃源仙谷前方三公里左右而已。幸虧出發得早,來得及在中午十二點以前到達。


        我沒看過任何關於這地方的介紹,聽老婆說是「無菜單料理」,店員稍早接到預約電話卻也只問我們「有沒有人不吃牛肉?」倒是不知道她們會端出甚麼料理來。我們六大三小,店員問了小孩的歲數後,只說「那就作六人份好了」。而菜色價目有四百多、五百多以及更高一級的,麗選了一人550 的。我想事前至少要告訴客人是吃飯、麵或燉飯之類的吧(以前去過的親子餐廳料理多是這類的)?生怕對大舅夫婦招待不周。麗說,應該不至於作出小孩不敢吃的食物吧?


圖:親子餐廳外觀
                 Fuji X-M1+ 16-50mm

2016青境花墅02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天我們前往鴨綠江斷橋後,驅車前往天橋溝,號稱「中國楓紅最艷的地方」。但其實同樣打著這口號宣傳的,還有四川的光霧山。中國地大物博,究竟哪裡是第一,有時各說各話。


        前一天在丹東爬了虎山長城之後,這天的行程算是比較悠閒的。我們乘著巴士,經過許多田野;由於稻糧收割完成,田裡顯得光禿禿的,顯現蕭瑟的秋意,四周遼闊感倒是讓我聯想到秋末的北海道。然後繞經一段小路之後,左近忽然出現一排別墅!我心想怪了?這種窮鄉僻壤居然也有別墅,跟農村景緻頗為不搭。但車子繼續走,路旁的小山陸續出現紅葉,在不知不覺情況下,我們開近天橋溝國家公園了。


        這真是太詭異了!下車的地方是景區門口,但很明顯可以見到旁邊有個大湖泊,活脫脫就是一座高球場,而稍早附近還有成排別墅。我心想,難不成政府放任建商在這裡蓋別墅嗎?但繼而一想,在共產國家,這也沒啥好奇怪的。就連太過民主的台灣,墾丁、陽明山、日月潭景區還不是一堆地主爭著蓋房子、、、我們為了覺得「破壞自然景觀」而可惜,當地人或許覺得這叫「促進地方繁榮」呢!


圖:天橋溝大門外的停車場
        Fuji X-M1+ 16-50mm

天橋溝  

圖:天橋溝外的景色

天橋溝    


        我是對打高爾夫毫無興趣,否則秋天能夠在這麼優美的地方住宿、打高爾夫球,該是多大的享受!儘管當下我還沒真正進入天橋溝,只見到停車場旁的紅葉而已。

       
        天橋溝位於遼寧寬甸滿族自治區的西北部,其實離都市有點距離,有人稱它是『天外小蘆山』。它與九寨溝、米亞羅、喀那斯、大興安嶺等地都是中國著名的紅葉聖地。當地人安排到這裡賞楓,多是兩天以上,可以慢慢爬山。景區裡有天宮、蓮花峰、玉泉頂、曉月峰等名山,一年四季各有不同美景。


        附帶一提,回台灣後我上網站搜
尋,才知道此處當真封閉了數年。幾年前的背包客要到此卻不得其門而入,或是像我一樣看到一片荒蕪的空地而大感詫異(那時還看不見別墅)。當地人說這地是賣給建商蓋房子。我想這就是特權吧!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兄弟玩耍  

圖:哥倆好

本照片攝於林口公園。Fuji GF670攝、Fuji reala 負片。

 

        自從老三出生之後,應付三個小孩變成不可承受之重,特別是前兩年我深受疾病所苦。於是後來老二侑侑回到中部去跟爺爺奶奶住。


        每晚兩兄弟藉著視訊電話講話,感情看似不錯,會互相炫耀自己手中的小汽車。但有時候我們回去北斗、或父母上來林口,兩兄弟相處不了多久就開始搶玩具。體型較大的昊昊總是搶走弟弟的玩具,甚至將他壓制在地;然後侑侑總是示弱的大哭,惹得爺爺奶奶必須哄昊昊「先把手上的玩具借給弟弟玩」。但常常協調好一人一部車,侑侑又任性的「總覺得哥哥手上那台比較好」,又開始吵鬧起來。就這樣週而復始,要他們安靜極其不易。


        有時候哭得我心煩意亂,忍不住大喊「你們都不寶貝對方,哥哥(或弟弟)送人好了!」「你們乾脆十八年後再見面好了!」兩人卻又異口同聲說「不要」!讓我哭笑不得。


        我試著回憶自己和弟弟小時候的玩樂畫面,但已經很模糊了;印象較深的反倒是幾次吵架的片段,比方說有一次我轉身飛踢把他踢哭,然後被父親拿藤條打了好幾下,跟弟弟一起哭著被罰站。此時此刻,發現當父親要調解兒子們的紛爭,很難。然而一旦他們能夠陶醉於遊戲時,又覺得天下太平莫過於此。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位三十幾歲年輕人由母親陪同來求診,據他說左側手腳已經麻一個月了,沒其他症狀。他因為這問題到新陳代謝科求診,才發現有糖尿病與痛風。


        我幫他作理學檢查,其實不只左側手腳,連右邊手腳也有問題。初步判斷應該是多發性神經病變,與糖尿病有關;且合併雙側腕隧道症候群。此外,雙側肩頸緊繃,或許也是造成他抱怨上臂痠麻的原因。


        我告訴他,要開藥給他吃,並且安排『電神經』檢查。媽媽忽然插口說:「醫生你是說某某傳導的檢查嗎?我聽我兒子說上個月在亞東醫院作過了。」


        我耳朵一豎,回答說:「作過了?是神經傳導嗎?那這樣就不必再作了,先吃藥看看。妳們下回去亞東複製檢查報告來讓我看看。」


        兒子突然對著母親咆嘯說:「妳亂講!我哪有作過甚麼檢查!、、、」而母親嘟嘟囊囊的說:「我、、、好像聽你提過這名詞。」


        我一邊解釋可能的病因,一邊在病歷上用中文打「家屬表示,患者曾在外院作過檢查、、、」,患者看我打字,氣極敗壞強調「醫師,你不要聽我媽亂講!我沒作過檢查,你覺得該作甚麼就作甚麼。」接著轉頭又罵母親兩句。


        母親委屈的小聲說:「醫生,我是想說,能不能改作腦部與腰部的檢查看看?」


        我看他們一眼,回說:「他又不是腦部與腰部的問題,為什麼要作這兩個部位檢查?」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鐵在今年十二月,如期開闢了苗栗、彰化、雲林等三站。而班次也作了許多改變,例如新增了許多班次是「站站停」(要嘛就三站都停,要嘛就跳過去都不停)。對於許多遠程旅客而言,通勤時間拉長;但對於這三縣的人來說,多了一個回鄉的交通工具。


        以我來說,原本開車回家都需約三小時,那是因為得載小孩的行李、推車等等。倘若有時候想回家度個小假(非大型連續假日),行李又不多,搭看看倒是不錯的。於是趁著十二月初高鐵推出「買一送一」體驗價,與昊昊約定,帶他與明甫搭高鐵回去北斗。


        不過人真是超乎意料的多!本來就認定週五較多人,但也許是因為買一送一的緣故,趕到高鐵站時看見人潮還是嚇了一跳。我匆忙在販賣機排隊買了自由座(想說對號座鐵定沒有),進車站時還是被站務人員廣播引導到對號車廂去,因為自由座車廂已經站滿了!運氣不錯的是,在第七廂居然還有空位,一位乘電動輪椅的先生慷慨的叫我們坐他位置,於是老婆抱明甫坐著。搭高鐵像是以前搭台鐵一般,走道站滿了人,前所未見。幸好我只需站一小時,不像以前搭台鐵要站近三小時。


        車行苗栗、彰化新站都有不少人下車,尤其很多是年輕人,我們排了好久才擠出站;推測應是許多遊子返鄉試乘的,特地來玩的恐怕不多。但以這種票價來說(桃園到彰化票價680左右),如果不是目前優惠中,我想我應該除非趕回家才會搭有;倘若是我父母應該還是會選擇搭乘客運(北斗出發直達林口,車程約兩小時二十分,但敬老票只要250 左右)。


        彰化站位於田中,田中央。四週有幾條聯外道路還沒蓋好,包括往北斗的;所以父親開往田尾再繞回來,不過離家才五公里遠,比起我岳父家到桃園站更近。


        這趟回家是散心的,像度小月一般,所以吃吃喝喝,隨處逛。


竹塘榕樹公


       
父親說竹塘這棵樹,其實應該比澎湖或台灣其他地區號稱的樹王更大,只是名氣沒那麼響亮。位於濁水溪畔,本來是一顆樹,後來變成一大片,因氣根極多,已經不好分辨哪裡是最初的樹幹了。當地人搭了棚架,視為神明祭祀;民眾在此泡茶下棋,還有人擺設卡拉OK在唱歌。


        不過侑侑還是比較喜歡榕樹公旁的小公園,有一些遊樂設施。他對於溜滑梯沒有抵抗力,無論在哪裡看到總要溜上一陣子。


圖:榕樹公  有神則靈
                 Fuji X-M1+ 16-50mm

榕樹公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