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初,我臨時被通知月中(12/15 - 12/17)要去新加坡參加一個國際新藥研討會。這類會議有時是可去可不去,但是這種臨床大規模實驗,有時不去聽主持人說明,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篩選患者。特別是主任說「你自己考慮看看,如果不想去就算了」!雖然這是一句客氣的討論,然而有了兩年前的經驗,我還是乖乖的趕快找人幫忙而設法前去參加。


        這次開會通知很倉促,該停的門診都來不及停。如果我們是有計畫去休假,一般都在三個月前就得決定停診;像偶發事件這類的有時無法預期,就得請人代診了。


        兩年前另一個抗癲癇藥物試驗我是擔任協同主持人,和主任去了一趟馬來西亞,數天下來也是開會開到人仰馬翻;最糗的是我收了一年多居然收不到任何一位合適患者:不是不符合篩選要件,就是患者嫌麻煩(前幾個月必須密集回診追蹤,儘管有補助車馬費,民眾還是意願不高)。誠然新藥的臨床試驗觀察有助於未來造福更多患者,台灣自然也不能在這種試驗中缺席;但以臺灣人怕麻煩的民情,要找到合適患者接受測試確實不易。


        這次台灣共有六家醫院受邀參與試驗會議,而我們醫院只有我孤身前往,大部分人我都不認識。講到新加坡,唯一一次去是國中畢業時(民國七十七年)跟父母親去東南亞四國旅遊。當時記得馬來西亞有黑風洞、泰國有芭達雅海邊玩拖曳傘和水上摩托車可以玩,但對香港及新加坡則毫無印象;我當時還對母親說,香港和新加坡不是都號稱「購物天堂」嗎?怎麼我都不知道要逛什麼?


        隔了二十年,對新加坡的認知來自於多年來財經雜誌「治安好」、「政府效率高」、「對於成為亞洲金融中心企圖強烈」等印象。行前幾天也正好看到三立電視台介紹東協各國之現狀,講到新加坡政府的競爭力,算是行前複習吧!雖然我一向較喜愛去自然風景較美的地方,而且開會很密集,這裡又只跟台北市一般大,應該沒啥好拍的;但主任一句「新加坡這時充滿耶誕氣氛,街道應該很美,可以去拍拍照。」所以我最後還是揹了單眼相機上路。


圖:
香格里拉飯店  我住的房間 
     
Pentax * istDs + 18-55mm攝

新加坡  香格里拉飯店 
圖:飯店大廳  

香格里拉飯店  大廳 

圖:飯店 泳池     

飯店中庭  泳池 

       
        到了新加坡才知道自己出了烏龍。本來會議是週一開到週三中午(12/15-12/17),我希望週三下午就趕回台灣的,因為週四仍有門診;結果沒注意到代訂人員出了狀況,居然訂成週四下午(12/18)回台;而我也兩光的只注意到班機時間正確,沒注意到晚了一天。所以我不敢自助旅行就是這樣,該注意到的細節都沒注意到,很怕哪天流落街頭無人聞問。懷著不安的心請藥廠繼續聯繫是否能排到週三的票,但聽到的消息是班班客滿,只能邊開會邊等了。


       這家飯店位於烏節路附近。烏節路是新加坡最熱鬧的路,長長一大段路都是購物商場與名店;聽說十月時同事參加另一個新藥的亞洲試驗,也是選在這家飯店舉行,看來地利之便真的替這家飯店爭取到不少國際會議的生意。再者新加坡政府大力支持舉辦各項國際會議,也算是提高能見度與促進觀光吧!相形之下,台灣要增加競爭力似乎還得多加把勁。


圖:白天的烏節路  街頭人來人往

烏節路 

圖:白天的烏節路    畫面右側這位老伯自顧自的唱歌,走音卻自得其樂

烏節路上  街頭藝人

       
        在歡迎晚宴時大家才相互介紹寒喧。來的幾位助理們都很能幹,也參與過不少新藥上市前的各階段試驗。我則比較生疏,特別是前一次試驗未能破蛋,一直耿耿於懷。期望這次加入試驗能夠為癲癇患者找到更有效的治療機會。

圖:晚宴

歡迎餐會 


 

        晚上大家早早散去,準備明天一整天的密集會議疲勞轟炸;我則還不想睡,獨自走出飯店到烏節路上。新加坡的街道到處是綠樹,馬路旁的樹木掛滿了燈飾、路旁也擺滿大型花燈或造景,這是我在台北市所不容易感受到的。或許是因宗教風俗緣故,在這裡耶誕節是很重要的節日,那氛圍從剛踏出機場到下塌飯店,隨處可見;而台北多在幾個大型百貨附近才有顯著的裝飾。台灣商人們炒作耶誕大餐、販賣相關商品;而這裡卻是人人沉醉在耶誕慶典中,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圖:烏節路夜景  

        全都是手持拍攝,偶爾因快門太慢而手振;這時就覺得該有台高 iso時畫質好點的相機了

烏節路  夜景  

圖:烏節路夜景

烏節路  夜景  

圖: 烏節路  這裡的 7-11其實是路邊攤,還是台灣普及些。

烏節路  夜景  

圖:烏節路夜景  旋轉中的電子燈飾

烏節路  夜景 

圖:烏節路  某購物商場前的燈飾

烏節路  夜景   

圖:烏節路夜景  路口的大型牌樓

烏節路  夜景 

 

圖:烏節路  旋轉中的大聖誕樹

烏節路  夜景

圖:烏節路  賣包包的攤商  這家店的外觀根本長得就像個大禮盒

烏節路  路旁攤商 

圖:烏節路  賣服飾的攤商

烏節路  路旁攤商 

圖:烏節路夜景  商家的櫥窗
        這段期間,整條路的商家都在大打折扣

烏節路  購物中心櫥窗 


        即使在深夜路旁的咖啡店依然高朋滿座。走在陰暗的路上,迎面走來的情侶、或是忽然冒出的各色人種,就算穿著邋遢,奇怪的是並不會讓我感到緊張。這個國家除了「乾淨」,比台灣進步的就是一股「安全感」。在台灣,連傍晚在路上行走都得提高警覺。誠如一位同行前輩講的,這裡太專制,以至於年輕一輩很拘謹,沒有特色,比方說他們在PUB都放不太開,沒辦法跟樂團high在一塊;但是這裡守法,儘管人種複雜且貧富懸殊,卻是絕對的安全,讓外國觀光客能夠很放心遊玩。

圖:烏節路  不打烊的路邊咖啡廳

烏節路  咖啡店 

圖:烏節路  不打烊的星巴克

烏節路  咖啡店      


        新加坡人缺乏台灣的自由,但過度的自由卻讓我們不懂珍惜而導致社會不安。這是二十年前的我所不能體會的。


       儘管才來第一夜,獨自走回飯店的路上,我深切的感受到這一點。


ps. 謹以此文祝賀大家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兼善天下 的頭像
兼善天下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