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想過去釣魚。


        釣魚的人外觀千奇百怪。每每看見有釣客不畏豔陽或寒風的坐在溪流或湖邊,一動也不動的望著魚竿,我總會望著他們的後腦杓,想像她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而這腦袋裡究竟在想些什麼?偶爾看見釣客釣起了魚,卻把牠從魚鉤取下來,然後再丟回去;這讓我更納悶,難道他們單純是來打發時間的?


        記憶中的釣魚畫面,總是釣客優雅的甩竿將繩拋出,片刻後開始奮力的跟魚兒搏鬥拉扯,然後再把魚拉出水面的一剎那,臉上閃爍著喜悅的表情。那應該是種充滿成就感的休閒或運動吧!而現實狀況卻完全不是那回事,我甚至曾經旁觀釣客枯坐了一下午卻什麼都沒有得到,怎麼看都提不起去嘗試的興趣。釣魚之於我,好像跟跳芭蕾舞一般遙不可及。


圖:淡水河邊
        Pentax ist *Ds+ 18-55mm

釣魚 

圖:瑞芳
        Contax T3, Fuji  reala 彩色負片

釣魚 

圖:彰化明道大學
        Canon 5D + 24-105L

釣魚 

圖:艷陽下的長庚湖畔
        Contax T3, Fuji neopan 400 黑白

釣客  


        直到我終於釣過一次魚。


        那是某次一場研討會辦在東北角的飯店,由於是週末兩天我就去參加了。週六晚上,來自其他醫院的朋友提議說這海邊可以釣白帶魚,問大家願不願意一道去參加。坐在船上釣魚我倒是沒見識過,於是就去湊熱鬧了。一艘海釣船湊滿了一定人數,就緩緩駛向海中,直到岸邊的燈塔變成天際的一個亮點。在烏戚嘛黑的海洋中,只見附近出現好幾艘海釣船,每艘船間隔了約莫上百公尺而停著。接著船停下引擎,打開大燈。熟悉的同事告訴我,這是漁夫們彼此的默契,知道哪一區有白帶魚出沒,所以保持距離停留在此。

       


        漁夫熟悉的講解關於釣魚的注意事項。說實在船的兩側架設了十餘枝電動釣竿,只要按下按鈕就會將繩線自動垂下,連甩都不必甩。這一來那些電視電影的技巧似乎都變得派不上用場,唯一得做的是小心翼翼的將魚餌掛上釣勾卻不要刺傷手。


        魚餌用的是切成細片的鰻魚,我都不知道原來白帶魚吃得這麼好。漁夫叮嚀掛上魚餌後得把吊線放入水深約三十至四十公尺的海中,那裡是白帶魚的活動區域。船上只有十餘枝釣竿卻有近二十人,我和另外一個同事自顧自的選了船尾的一個角落就專心弄了起來。


        釣魚除了天候外很重要的是手氣。我們這船才停住十幾分鐘,就有人釣起第一尾魚了。全船的人一陣歡呼,彷彿是自己釣上的一般。那白帶魚螢光發亮,說不出的美麗,跟在菜市場魚攤上看見的銀白色完全難以聯想在一起。我思索片刻後便明白此中道理,在三四十公尺深的海中光線極暗,身體非得呈現亮色才足以辨識,並吸引其他小魚上門。難怪在越深的海裡,生物種類越是爭奇鬥艷。


        這船上陸陸續續釣起來十多條白帶魚,讚嘆聲連連不絕,但唯獨我與同事這支釣竿仍然沒有動靜。其間也曾數次感覺釣線晃動而試圖拉起,但事後均發現並未有獵物上鉤;想是因為船身漂移而導致魚兒上鉤之錯覺。總之,要能順勢釣起魚兒並非易事。


        絕的是一位學長帶來的兒子年紀不過六歲,正值活潑好動時期,在各支釣竿之間穿梭來去,半小時之內居然連連釣起四條白帶魚,讓人嘖嘖稱奇。他在走近我們這裡時,居然認真的告訴學長:「把拔,這兩位叔叔好可憐,到現在都還沒有釣到半條魚,我們去幫助他好不好?」我與同事兩人雖然均為豁達之人,卻也為這童言童語感到哭笑不得。學長則是尷尬的連聲抱歉,直說他「教子不嚴」。


圖:學長與寶貝兒子,以及他們釣起了美麗白帶魚
        Contax T3, Fuji x-tra 400 彩色負片

釣白帶魚 


        不過再隔片刻,我們也終於釣起第一尾魚,此後再也沒有人可以取笑我們。這一刻終於知道來自自己內心的吶喊,與週遭朋友的歡呼是迥然不同的。難怪會有人熱衷於釣魚了。


       隔天中午,我們請餐廳加菜,弄了一盤白帶魚。以前不會特別喜歡吃白帶魚,但這盤參雜著前晚的興奮之情,口味格外不同。

 

(本文寫於民國99年3月25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兼善天下 的頭像
兼善天下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