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三: 當病人變成醫生


        自民國七十四年發病,算算已經過了十七年。但當時的症狀、求醫經過至今仍然印象深刻。我也從當年的國中生,變成現在的神經內科醫師。去年底終於如願通過專科醫師考試,再朝自己的心願邁進了一大步。這些年來國內醫學的水準、病患的醫療品質都有顯著的提昇,新光醫院肌無力中心的成立更是一大創舉。轉眼間病友會即將成立滿十週年,身為其中一份子,除了祝賀之外,也希望向各位略述自己的現況,及從病患到醫生的心態轉變。


        行醫這幾年苦多於甘。大多的苦是來自於病患病情的不穩定。病患通常只會想說:「醫生為什麼治不好我?」「為什麼查不出病因?」甚至為此責難醫生;他們卻不知道醫生常為了病患無法改善病情而苦惱不已。除了在病房奔波外,還必須開一大堆聯合討論會(有時實在累得不太想去參加)、或是讀論文,只希望能集思廣益,對病人有所幫助。我是較緊張的人,每當同事們看到我『臉色沉重、臉臭臭的』(這是他們的形容詞,我倒不覺得如此),就知道我又為了病人狀況不佳而煩惱了。但是一旦幫病人改善了他的病痛,那種喜悅是難以言諭的。曾有位病人是漁夫,他出院後還特地帶了兩條魚來送我。雖然我不會煮魚,但頗為感動;還有位病患在唸五專,每次回診都會回病房找我和護士敘敘舊,那種感覺更是窩心,彷彿一切辛苦都拋到腦後了。


        我的個性較謹慎,無論是照顧病人或看會診,常常需要花比其他人更多的時間,儘管那可能是個較簡單的病;又由於神經質,連睡覺作夢都常常夢到在醫院的事,以致於醒過來後更累。同事總取笑我是『勞碌命』,不但上班很忙,連睡覺都在工作,難怪每天看起來都精神差。起初我常因為這種事覺得心情煩悶,甚至懷疑自己能力太差;但要我作快一些,又不符合我的性格。我只希望小心一些,盡力幫病人解決問題。後來我告訴自己,那麼辛苦是培養自己的耐性和累積日後的經驗,我只要照著自己的原則去做就好,這樣想想也就比較能釋懷了。


        幾年來看了許多疑難雜症,深深覺得醫學浩瀚,就算一輩子鑽研也學不完。過去我很埋怨將我誤診的醫生,總覺得他不但沒幫我解決問題,還讓我受到很大的委屈。而當初習醫的動機之一,是想有朝一日學成,回去找他『踢館』,但是現在我也不會那麼想了。個人知識有限,只能自我勉勵充實,盡量減少誤診的發生。也因為曾有這樣不愉快的經驗,讓我時時提醒自己,要為患者設身處地去著想,尤其不能輕易認定他是裝病。現在我已經比較能夠諒解當年那位醫生了。


        特別是接觸臨床後,看多了無能為力的病患,難免情緒低落;遇到許多家屬的不諒解和責難,更覺得沮喪。為什麼盡心盡力仍無法讓患者及家屬接受,只因為無法達到他們預期的結果?然而這是這項神聖工作必須面對的的宿命,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我就必須去承擔可能遇上的挑戰。


        我很喜歡看棒球。日本職棒史上有幾位選手曾經歷低潮或受傷後東山再起,他們的傳奇故事令人敬佩,日本話稱他們叫『不死鳥』,大約相近於中文講『浴火鳳凰』、或是台語說『跌斷手骨顛倒勇』的意思。用這個來比喻自己的經歷或許有點誇張,但這個概念卻一直深植我心中。另外有句諺語說『生過病的醫生會是好醫生』,我如此期許自己。


        生病非我所願,也改變了我的一生,但未嘗不是全無收穫。一位資深醫師在共事兩年後告訴我,假如我沒有生病,不曉得日後成就會不會更大;但他堅信我不會有像現在對人生的樂觀、對週遭人的關懷、及做事的執著。他提醒我要保持這些特質,不要因為外在環境改變、或是工作不如意而輕易捨棄了它們。這樣才能在看多了病痛死亡之餘仍能抱持樂觀與希望;在承受了無理的壓力與苛責之後依然能夠保有行醫的熱誠。過去從沒想過這些事,在旁觀者眼中看來,或許生病這件事對我的性格真的產生很大的影響吧。


        現在醫病關係緊張,家屬常懷疑醫生不夠盡心盡力而頗有怨言,動不動要怪醫生;醫生卻怕家屬無理取鬧而不敢太積極施治,寧可先求自保。這往往造成惡性循環。假如醫生對病人能多一分關懷與溝通,病人對醫生能多一分體諒與信任,相信彼此的互動會更良好。另外我想告訴所有的病人,醫生最大的成就感,莫過於病患病情能獲得改善,同時能好好珍惜自己的人生。這是我踏入醫界後的深刻體認。許多患者長期失去音訊,到底是治療成功不需要再看病了,抑或病情沒進展而轉院,甚至病情惡化而不在人世了,醫生往往無從得知 — 但相信所有醫生都寧願希望是前者。倘若您的病情曾因醫生的悉心治療而改善,請您一定要讓醫生知道您現在過得很好,正在社會某個角落努力著,同時不吝於向他表達出您的感謝之意。就算一張卡片、一通電話、或是有空回醫院串串門子都好。來自病患們的肯定與感謝,相信是醫生們在行醫過程辛苦之餘最大的安慰了。


       生病以來幸運的遇到四位醫生,他們的醫術及風範對我影響深遠。他們先後是:洪祖培醫師(台大教授,已退休)、邱浩彰醫師(新光醫院副院長)、高克培醫師(台北榮總週邊神經科主任)、許宏基醫師(高雄榮總胸腔外科主任)。他們幾位給了我繼續努力的希望與勇氣。這幾年來我定期寫卡片問候他們,或是有機會到醫院拜訪他們,讓他們瞭解我的近況。他們見證我從國中時期到進長庚受訓,可以說是看著我長大的。得知通過專科醫師考試後,我迫不及待親口向他們幾位報告這項喜訊。電話這頭的我早已熱淚盈眶,激動得講不太出話來。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我對他們的感激,但我想他們會感受得到的。努力的扮演好我現在的角色,對社會有所貢獻,相信就是對他們最大的報答了。

 

(本文寫於民國91年,考過專科醫師後。本文發表於新光醫院肌無力病友會十週年特刊,並收錄於天下文化出版之『醫學這一行』一書中)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一位同學
  • 謝醫師
    看完你的文章
    我知道我比你幸運
    在我16-20歲之間
    我也是長庚心臟科的常客
    好苦好苦的感覺
    但我現在算健康
    我很喜歡你網頁上的花
    我之前種很多
    那是我的最愛
    特別是白色的
    看著花及你的新疆
    照片 我的感覺是
    好舒服 好寬廣

  • 好好保重身體.
    有空歡迎常來看相片.

    timshea 於 2008/09/18 00:33 回覆

  • 葉子晴
  • 您好,我也是此症患者,發病1年多,屬罕見的,無法開刀.到目前我還是很徬徨,不吃藥會全身無力,需躺著,吞嚥困難.得此病,醫生叫我自己上網找資料看,從不給肯定解答<可能與不可能>他都說.
    你得病至今,目前可好,如何度過漫長的日子,此病可完全好嗎;

  • 子晴妳好:

    妳可以到我部落格左方連結"肌無力關懷協會"去看看相關知識與病友座談紀錄, 問答集等. 或是留言討論.

    這裡的病友們都很熱心. 我前幾年有空時, 每年都會去參加她們聚會活動; 後來比較少去跟她們加油打氣, 但是還是很關心協會運作概況.

    要嚴格說起來, 肌無力症不是可以"治癒"的病; 我指的是有些人儘管症狀輕微, 血中仍有異常抗體, 但是大部分患者用少量的藥就可以控制得好, 甚至不必吃藥,,,,,,,,像我就是.

    我覺得, "要學會跟疾病和平相處", 很多的疾病不是絕症, 也不必因為必須吃藥治療而覺得人生無望; 這是我多年來的深刻體認,
    特別是看多了一些遺傳性, 退化性疾病之後的想法.....,,.有藥可以控制的疾病, 不應該唉聲歎氣. 人生不是只有擔憂生病這件事.

    timshea 於 2008/10/03 00:39 回覆

  • 子晴
  • 謝謝你回給我.
    到目前為止,我應該還不會覺得人生無望吧,這只是我其中的一個病,多年前我力抗癌症,都沒被它打敗,這次怎肯讓它擊倒我呢?
    只是不知何因又是我?別人跟我說;是我上輩子作惡的因,所以是今世的果.聽得好難過.......
    不過這兩次有家人的鼓勵支持,我正很努力的走,希望不久後,能跟你一樣,不用再吃藥.
  • 聽到妳的反應, 真是讓我感到欣慰.

    我曾經數次遇到一些自暴自棄的患者, 不僅是肌無力症, 還有其他疾病, 包括現在主攻的癲癇症, 有些患者評估應該可以用藥物控制的不錯, 但她們就是灰心喪志, 我也沒輒,

    除了怕遇到"無藥可治"的疾病外, 會覺得喪氣的就是不願意敞開心胸接受治療的患者了, 如果自己都不願意給自己機會, 那別人都幫不上忙了........,,妳可以看我"白袍心聲"諸多文章, 我試圖告訴大眾, 許多人可以過著充實的人生, 只要抱著希望.

    希望妳的症狀能夠越來越改善, 加油!!

    timshea 於 2008/10/03 23:40 回覆

  • 悄悄話
  • henry
  • 我也有同感,不知道是什麼疾病,去大醫院看了很多醫生,醫生都說我想太多,沒問題,最後卻在診所找出問題,細微但影響生活很深的身體瑕疵,到現在還是有點討厭前幾個有些草率醫生
  • 這真的是很難的事。
    當我自己行醫之後,發現"正確診斷"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還是顧及病患的內心。

    timshea 於 2011/01/14 00:1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