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三: 命運無常

 


        上個月為了一位患者持續血尿的問題想詢問文正的意見,加上到西藏旅遊後製作的攝影月曆要送他,卻一直聯絡不上他。稍後卻意外從一位藥廠人員口中得知文正因病入院,但診斷迄今仍不明的消息。


        匆匆跑去探望他,聽說前一天他才剛接受脾臟手術。


        文正的太太淡淡的苦笑說,我看到文正那天,是他入院以來氣色算是最好的一天。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文正的太太。溫柔而纖細,眼神卻透著堅毅。 

   
        文正看到我很高興。只是寒喧了沒幾句,便嘆口氣神情沮喪的告訴我說,雖然原因至今還沒查到,但他心裡有數:『原因不明的發燒,該是癌症吧!』


        那是我從未看過的落寞神情。


        然而接下來他就露出了本性,居然冒出一句:「我現在血小板很低,前兩天還在想說自己可能沒多久就會腦出血,轉去讓你照顧了、、、。」


        我心中一黯,直覺揮揮手回他說:「嗟 ~~ 胡說八道!、、、、我忙得很,你自己好好保重點,不要來麻煩我喔!」

       
        看了看賴太太,轉移話題跟文正埋怨說:「你當年結婚為什麼都沒通知我,害我今天才看到新娘子、、、。」


        他不好意思的回說:「當時想說結婚宴客地點太遠,就沒告知你啦。」


        我說:「你管我怎麼去、能不能去?認識那麼久沒通知我就是不對、、、真是不給我面子。」

       
        他搶著說:「好啦好啦!對不起啦!、、、那你可以報仇,結婚時可以把我炸回來啦!」


        我連忙接口說:「那是當然的囉!可是我還不知道幾年後才有人願意嫁給我。你得好好養病,到時候夫婦一塊來讓我請。」


        忽然想到說:「啊,對了!你的小朋友我也沒看過呢 (其實我是直到結石住院時,才知道文正結婚了而且有小孩,但以為只有一位)!下次我幫他拍可愛的照片,我最愛拍小孩子了。」
       

        他說:「那沒問題啊!、、、。」

        
        這一系列對話情境才像是我認識的文正。痞痞的、很會搞笑,但無論在忙碌或困境時都能苦中作樂。


        賴太太始終靜靜的望著他,聽我們兩個鬥嘴敘舊。不時還點頭微笑著附和。


        那天文正似乎如他太太所言,心情算不錯,和我聊了好一陣子。
 

        這一刻,我還差點忘記了原本跨入病房前抱持的沉重與不安,而依稀回到了實習那年,謝一針與賴一針在血液科病房裡互相鬥嘴卻相知相惜、彼此佩服的情境。




        所以我當下決定轉換心情,不再去扯那些煩人卻感傷的話題。


        我特地帶了一本月曆來送文正。那是我去年八月和家人去青海西藏旅遊,把照片作成了2007年紀念月曆,一週前才剛新出爐的。文正夫婦很喜歡我去西藏拍的相片,認真的翻著。文正尤其喜愛滿地油菜花田那張,直說看了心曠神怡。我建議他可以把那月曆先掛在房間裡欣賞;並且大力鼓吹文正,康復後請個長假帶太太去西藏走一趟吧!那裡真的有股超現實的美。我還拍胸脯保證,這家旅行社老闆辦團專業且熱誠,而且現在和我很熟了。如果今年他們想去,我一定親自跟老闆聯絡。


        看著文正說話略喘,卻掩不住看到我的親切和高興,像是遇到多年之交一般的不停說著話,我的心頭又浮起了些許感慨。雖然想說該離開了,讓他多休息,卻又不想掃他的興,覺得該陪他多說說話。

   
        我提起實習時發生的那件小事。果不其然,文正疑惑著說他忘了,真有這件事嗎?(我雖不會與人計較,但記性卻一向是超好)。我鉅細靡遺的敘述著當時的前因後果,告訴他說,那時他氣得不跟我說話呢!害我多年來一直都很內咎。


        賴太太聽了故事後盯著他,笑著說他是小心眼喔!於是我正式的跟文正再說一次『抱歉啦』;他也趕快坐正跟我說對不起,當年不該為那事,發那麼大脾氣的。


        講開了、、、、其實那真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就算是當年大家青澀,年少無知吧。

 
        我靜靜的走出病房,心想該去放大一幅文正喜歡的油菜花田的相片送給他,讓他在養病期間能一直看到西藏茂盛的花田與藍天白雲。


圖: 西藏  日喀則郊外 油菜花田
      哈蘇xpan + 45mm攝,Fuji reala 負片

油菜花田  

 

(待續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