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四十餘歲女子一踏進診間,就說要作『末梢血管檢查』。我揮手先打斷她的要求,詢問她到底是哪裡不舒服?今天的主訴為何?原來她近一個月來自覺左手第三指與第四指很麻,用其他手指觸摸時還會感覺鈍鈍的。她去大賣場時,銷售人員好心的用陳設的機器掃描了她的那幾根指甲,告訴她「末梢血管循環不好」,於是她跑來醫院要求作檢查。

 


        另外她還抱怨睡不好,以及近來自覺注意力及記憶力變差,例如偶爾會出門忘記帶鑰匙等等,歸納起來總共是三項主訴。

 


        這種抱怨一大堆的、或是進診間就「點菜」要求作特定檢查的人不少,我還是首先用官方答覆、淡淡不帶喜怒的說:「健保不是包山包海,我先初步評估妳有沒有異常症狀,需不需要做檢查等看完再說」。

 


        做了理學檢查後,覺得她手指的問題應該是長期使用手部(例如作家事〉造成的腕隧道症候群;既不冰冷也不發紺、又無關節腫大、手腕脈搏也正常,而且她也自訴沒有糖尿病或關節炎病史,很難跟「血管缺血」聯想在一起。至於其它的主訴像睡不好,以及注意力變差等等,在現代工商社會,壓力大或焦慮纏身的患者就時有所聞了。問起來沒甚麼特殊可疑的線索,未必真的有問題。

 


        如果要認真的面對這位患者的抱怨,前述三個問題都可以聯想到幾個鑑別診斷、安排不同的抽血或檢查;但我實在不想花費太多醫療資源在她身上。但反過來說,這類患者如果一項檢查都不安排,患者會不爽的!覺得醫生都沒用心幫她處理問題。思索之後,我決定安排手部的神經傳導檢查以確診腕隧道症候群的嚴重程度(雖然這檢查也最貴)。

 


        她聽我解釋後,對於我不能安排作末梢血管檢查表示不能接受。她說擔心手指頭缺血壞死,以後得截肢!我告訴她,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懷疑她手部缺血,要不然就自費作心臟科的周邊血管超音波,可以看上下肢的大血管(末梢血管)有沒有明顯狹窄甚至阻塞。接著我和門診事務員很有默契的幫她查了自費價格,如果安排做四肢的動脈血管超音波,自費要價台幣3500元;倘若要想加作靜脈的另計。這是我的習慣,直接用自費堵住對方的嘴。

 


        然後她問這檢查能不能見到每根手指頭末梢、也就是指甲的微血管?我愣了兩秒,告訴她說應該不行吧!但臨床醫療上最關心的是大小血管有沒有變化?先不必擔心到指甲那種肉眼看不見也摸不到的血管去。如果真是那麼末端的微血管有狀況,頂多也是吃藥控制而已;但手腕、腳踝等等關節處血管萬一真有狹窄了,我們可以採取必要方法來疏通。

 


        她很不高興的說,為何連大賣場的機器都可以看到小血管?我們這種堂堂醫學中心的儀器反倒不行?我很想反駁她說:「那你就去大賣場作啊!」但多說無益。我再次詢問她,願不願意自費做檢查?她顯得猶豫。過了幾秒沒答覆,我決定算了,請她如果擔心的話就自己去掛心臟血管科,跟該科醫師討論這種症狀像不像末梢血管循環不好吧。

 


        走出診室沒多久,她又折返了。向護理人員表示說她不願意作手部的神經傳導檢查,因為她並不擔心是神經出問題,只怕末梢血管循環不好。我心裡笑笑「那倒好!本來我就不是很想幫她作檢查,省了我的麻煩。」把醫囑取消掉,而我這裡也不必再回診了。

 


        門診事務員問我,知不知道她講的是甚麼高貴儀器?我雙手一攤,猜想可能是像藥妝店或化妝品專櫃那種高倍顯微鏡,可以看看皮膚或指甲顏色好不好之類的吧?沒說出來的話是「搞不好她們只是想推銷化妝品或保健食品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