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到圖書館看了報紙,

晚報寫著兩則關於學生自殺的事。

一個是懷孕的國中女生,疑似怕被家人知道而尋短;

另一位學生則是考試考不好而感到壓力,因此想不開。

這讓我聯想起去年某次看到晚報標題上的『建中學生自殺』新聞時,

那訝異而錯愕的感覺。

 

雖然現代人普遍壓力大,

自殺事件時有所聞,

但是年輕生命的消失卻總讓我感觸良多。

 

剛剛特地等到了這則新聞,

文儀播報時表情凝重,

我想文儀在播報這類新聞時心頭會很不捨吧。

當然如課業壓力、家庭互動等許多綜合因素都是可能導致輕生的原因,

事實真相如何只有當事人(或許還有親人)才知道,

不過總有某些時間點、臨界點會讓人作出這種堅決的死意。



我工作的環境每天必須面對形形色色的人,

而且年紀大的佔多數。

看多了病痛往往會有很多感觸。

絕大多數人在面對疾病打擊時,是很積極想治療它的,

當然也曾遇過少數人有自暴自棄、沮喪、憂鬱等情形產生。

但那除了疾病本身導致的不適、困擾外,

常常根源於與週遭如家人朋友等的互動不佳,

或是還牽扯到其他諸如工作、經濟、社會等因素造成的不安。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無法就自身觀察去推敲每個人想不開的念頭。

但是就我接觸過的人而言,

大多數是很積極求生的。

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也無法接受)因為某些原因而想要自己消極放棄生命,

特別是並非因為長年不治之症或遭逢意外事件所導致的死亡。

 

有時想想,

那只是一念之間的想不開,

如果能夠適時向外求援,

無論是跟父母、親友、醫生、或其他能夠傾聽討論的對象談談,

有時候情緒暫時紓解或獲得建議與支持,

就不會有這種念頭了。


下面我要說的是自己的體驗。

 

曾在本版上某位網友留言說我很能面對低潮,

其實並非完全如此;

在許多時間點,

我也是感到無力與挫折的。

在兩年前的某一天,

我曾經經歷一場心情極大起伏。

數天來的感冒、加上看診說太多話而聲音沙啞,喉嚨很難過;

竟然還被不耐久候的家屬投訴說『看診效率太差,浪費病患時間』;

當天稍早查房時,也因幾床患者病情未見改善,而被家屬數落一番(某一床家屬說,為何住了那麼多天都查不出原因;另一床家屬說,我不是責備你,但你的經驗太不足,我們要轉院;第三床家屬說,為什麼等不到加護病房,你們都沒盡心、、、十床病患裡就有三床不信任我,每天解釋起來『很累』);

當晚原本答允要去參加一場醫學演講,卻忙得趕不及下班,

好不容易七點多回到辦公室,卻發現燈光一片漆黑、、、原來大家都走了。

『就算我不趕去,應該也沒人會注意到我不在場吧!、、、』很孤獨落寞的心情。

那時忽然好想找個人訴訴苦,

認真打電話,卻連打了五通不同電話卻找不著任何一位朋友、、、、

總之,很多倒楣不幸的事都集中發生在那一天。

 

雖然以前看到電視上報導自殺新聞時,

我都是大搖其頭,

覺得這些人實在太想不開了,

但在當下那一瞬間,

卻忽然初次能體會那些輕生者在作出傻事前『孤立無援,萬念俱灰』的心境。

 

這種念頭在我十幾年來生病最嚴重、人生最低潮時都不曾出現過,

卻在那一晚清晰的浮現:

「如果我今天忽然不在這世界上了,旁人會怎麼想呢?」

 

父母和親戚們會很傷心吧?

同事會自責說沒有多注意我的壓力與挫折吧?

知己好友們會非常心疼不捨吧?

長期依賴我的患者們會感到很錯愕吧?

認識我的人們(無論從書本、報章雜誌或電視得知我的故事)或許有人會惋惜、沮喪;

有人也許無動於衷;

甚至還有人會嗤之以鼻,覺得我並不如他們想像的那樣堅強、、、。

 

我陷入了沉思、、、。

短短幾分鐘內,

所有週遭的人的面孔及可能的反應快速的在腦海裡閃過了一遍,

彷彿作了一場夢一樣。

這真的是我願意的場景嗎?

 

後來我終於聯絡到幾位朋友了。

發發牢騷之餘,順口提到剛剛那個想法。

大家都很驚訝我居然會有這種念頭,

因為我給他們的印象「絕不會」是會想不開的人,

特別是曾經歷大病洗禮而浴火重生的人。

在一陣傾訴之後,

心情舒坦許多了。

儘管許多問題明天還是得去面對(例如,口吻對我非常不信任的家屬),

但相對的我還有許多人生中重要的事情要去作,

不能隨便放棄自己的生命與影響力。

 

那是很特別的體驗。

雖然未曾付諸行動,

卻感覺像由生到死再到生走過一輪一般。

我想輕生者就是在某種情境和氛圍下,促成那種念頭和行為吧!

如果當時過不了關,

可能就釀成悲劇了。

 

此後我再也沒有這種想法了。

因為經過這番心情轉折後,「人生應該再也沒有更糟的事了」。

 

因為每個人都有遭受挫折及感到脆弱的時刻,

應付紓解的方法也不盡相同。

但我只想說,

當遭受自己無法承受的壓力苦楚時,

設法尋求援助及開導,

不要輕易想結束生命一了百了。

人生沒有想像中那麼糟糕。


 

去年我的生日那天,

一位熟悉的原住民媽媽回診。

記得她初次來是因為飽受失眠所苦。

我注意到她手腕上有數道割痕,

皺了皺眉輕聲問她,

她眼淚就流了下來。

說是每天都睡不著、加上小孩生病很痛苦、、。

很難想像『失眠』也能讓人想自殺。

我拍拍她肩膀安慰她說沒關係,

有些問題可以解決的。

在診間聽她訴說了十餘分鐘,

這才開藥回去吃。

 

往後數個月間,

她都按時回來,

隨著較易入睡及家裡經濟情況好轉,

笑容也較多了。

 

我生日那天她剛好回來,

還帶了原住民手藝品送我。

我依例詢問她近況,

她有感而發說這一年來好多了。

我看看她手腕的舊疤痕,語重心長的緩緩說道:「千萬別再想不開了!」

她點了點頭,

用一貫靦腆的笑容和帶原住民口音的國語回答我。

 

那天能聽見她親口說生活品質改善,

感受到她日益增加的笑容,

該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了。

 

愉快的心情是會傳染的!

盼,珍惜生命!

(本文原寫於民國94年10月26日,文儀家族)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kuai
  • 看過一些相關資料,其實失眠,有時候是憂鬱症的症狀之一。
    憂鬱症,有時候不是病人自己想死,而是腦中某種化學物質不足,而讓病人產生灰色的想法。那有時候是完全不由自主的。就像感冒就會喉嚨痛、鼻塞那樣,有時候症狀來的時候,自己想擋也擋不住的。
    幾年前,有一陣子報章上老是出現名人憂鬱症自殺的新聞。說實話,我不會說他們是想不開、作傻事,因為,他們也是被這樣的病痛所苦,自己也不願意吧?!看到這種新聞,我不會責怪他們,只會覺得很心疼,因為,他們心裡的苦,不是生理上看得出來的病痛,他人很難體會吧!那種不被了解的孤獨,加上病痛加諸於自己腦中的折磨,那種受苦的程度,我想,絕非不曾受過這樣的苦的我們所能體會的吧~~
    對於這些人,我只希望自己多些體貼,多些關懷,這大概也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了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