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最後一位患者是初診,坐輪椅的阿婆,自言自語又不時哭哭啼啼,由女兒、老先生與外勞陪同前來。女兒說阿婆近半年來一直懷疑老公有小三、小四、小五、小六,都沒回家睡覺,以至於她傷心欲絕,常常一直哭又不睡覺,把全家人都吵死了。她希望我開點藥物讓阿婆好好睡。


        阿婆的樣子乍看之下就像是失智症。我問這家人,阿婆是否有在其他醫院就診?老先生說阿婆本來在另外一家醫院看糖尿病、然後也被懷疑失智症,有在吃藥,但效果不好。我問:「那為什麼不在原來醫院看就好?」 他居然說:「聽說你們醫院的藥物比較有效,所以跑來這裡看。」但我接著問阿婆血糖控制得好不好,他也答不出來。在外院到底吃了甚麼鎮定劑沒效?問了也是白問。更不用說任何關於阿婆原本的用藥或就醫紀錄了。


        因為阿婆全盲、聽力又極差,幾乎沒辦法做一些記憶力、計算能力等等評估,我只好粗略的做了一些理學檢查。大致上肢活動是可以的,只是下肢力量較差。


        我問阿婆現在的行動如何?坐輪椅坐多久了?老先生說她自從去年跌倒、腳開刀後就走不好了。我順口問女兒,是哪一隻腳手術?女兒愣了幾秒,尷尬的說「我嫁出去了,不清楚耶!」於是趕快轉問外勞說阿婆是哪隻腳骨折?居然外勞用生澀的國語結結巴巴說:「我也不知道耶!」 我板著臉,問外勞來台灣多久了?她說八個月;我說,所以跌倒已經是超過八個月前的事嗎?但女兒又堅稱是外勞來後才發生的。


        
最後我改問老先生,到底阿婆是何時骨折的?只見他沉思片刻後,分別拉了拉阿婆左、右腳的褲管,好像也難以決定、、、、@#$%%^^&、、、。我想,他應該也搞不清楚。但還是忍不住說:「妳們真的是一家人嗎?」


        我告訴這家人說,我可以先開控制精神的藥,但不保證一定有效;因為不知道阿婆以前吃到多少劑量,得慢慢試。另外病情也得評估,除了失智症外或許還有其他可能性會造成目前的精神狀況。所以我排了抽血、以及腦波檢查,請她們隔天帶阿婆來做檢查。


        
老先生拿了一罐沒見過的奶粉,上頭註明『糖尿病患者可使用』。他問我說讓阿婆吃這瓶好不好?我說我不知道,上面是寫可以,但還是得看阿婆的血糖控制得好不好,不能只靠這罐奶粉。


        
「那這瓶是誰介紹你買的?」他說是原來替阿婆看血糖的醫師。我說,那你問他就好了,幹嘛跑來問我呢?我可是第一次看阿婆,完全不知道她以前是怎麼回事呢!


        
她們一家人出去之後,護理師搖頭說:「感覺就是來逛醫院的」。隔著門還可以聽到女兒與別人打電話交談的內容,大意是說,本來只想叫醫師開點藥讓阿婆不要吵就好了,結果還要另外找一天把阿婆帶來做檢查,麻煩死了!後來她跑進來問:「如果我們去跟原來的醫院調資料,發現這些檢查都做過了,那是不是可以不必再做?」護理師直接代答說:「可以啊!但還是先去排時間吧!如果確定外院曾做過該項檢查,再取消比較好。不然醫師也不敢開藥。」


        在收拾道具準備下診時,護理師抱怨:「真是沒有責任感的家屬!一問三不知,就到處逛醫院;至少也要把資料跟用藥記錄準備好吧!」我心有所感說:「其實我應該也不需要抽那麼多血的,搞不好吃兩周藥物仍然意識混亂,下次就不回來了也說不定。」但現在我看到的只是自言自語、行為像失智症的阿婆,誰曉得她的背景會不會血糖極高、或者是肝、腎功能爛到不行?甚至有癲癇?所以明明知道這些檢查可能是肉包子打狗,過去其他醫院的醫師應該也曾經查過,其他的也只能硬著頭皮再評估一次了 (我還是先扣掉了最貴的腦部電腦斷層攝影);畢竟我是第一次看到她,不要在手上出甚麼狀況才好。


        「台灣的健保真是廉價啊!」對於這類荒腔走板的家屬而言。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timshea
  • 雖然這不是針對這篇文章的留言,但基於專業,我還是想回覆一下上頭那位網友的悄悄話留言。

    關於癲癇的診斷,最重要的參考價值是臨床表現(口述或目擊者敘述)、以及腦波的診斷。其他鑑別診斷有很多,類似像一些動作障礙疾病如顏面抽搐症、或是一些暫時性腦血管缺血等。

    儘管如此,但是腦波沒抓到癲癇波並無法百分之百表示"絕對不是癲癇",有時候只能。靠時間去觀察。就算臨床症狀聽起來實在不太像,但日後假使類似的情況又發生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有了其他變化(聽起來更像癲癇),就得認真思索修改診斷的可能性。

    另一個考量是,吃癲癇藥並不是完全沒有副作用!從常見的頭暈嗜睡、到慢性的肝功能受損、血球異常等等都可能出現。所以如果臨床證據並不是很像癲癇時,或者患者已經因為吃藥產生了一些副作用,我通常會在跟患者溝通後(考量症狀出現時對生活的影響、及服藥的利弊得失) 來決定到底該怎麼辦?選擇之一是可以繼續當癲癇症治療,長期吃藥(那就可能會吃很久的藥,但實際上可能根本不是癲癇;而患者可能得承受那些藥物副作用帶來的不便);或者是因為臨床上沒足夠證據懷疑癲癇,所以在患者同意下嚐試慢慢減藥觀察,等待看看那些症狀是否會再發生(但我會告訴患者說那就得冒一個風險,搞不好在短期或長期可能又出現類似症狀,那這時是癲癇症的機率就變高了,應該要再回診追蹤)。

    在我的行醫經驗裡,我會跟每一位曾被懷疑為癲癇症,但依現今所有高科技檢查都無法確診的患者解釋任何可能的診斷,並告知日後可能發生不預期的狀況,視個人的情形決定是否要減藥看看,提供意見讓患者選擇。我一向這麼做,不會特別對某人草率。就像前面講的,假使要建議減藥甚至停藥,也是因為經驗上"利大於弊"的考慮。但如果患者發生的是全身性抽搐性發作,而非只有局部的抖動,那患者對於風險的承受(萬一因發作受傷時可能導致的危害)就跟最初的狀況不同了,要不要減藥的考慮也不一樣了。

    希望發文者能夠找到自己信任的醫師,好好治療目前的病情。
  • birdshouse
  • 不負責任的眷屬一堆。
    我常常不能理解,身為一家人怎麼可以漠不關心成這個樣子。
  • 這是臨床待久了的悲哀吧!

    身為醫者,以前都苦口婆心去勸家屬該當如何如何,每個月都叮嚀一樣的話,但事後證實說了也是白說。
    如果身為家人的都搞不清楚、不能用心去注意患者變化,那怎麼能期待醫師把患者治療好呢?對於這類家屬,我慢慢的也不願意像以前花那麼多心思了。

    timshea 於 2014/05/25 23:2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這樣的家屬越來越多
    小朋友發燒 來掛號
    說下午看過診所 沒有好
    所以來醫院看看
    (問題是現在才晚上八點 才吃藥兩個小時會好?)
    那藥有帶嗎? 十個有九個半沒帶
  • 沒辦法,我們必須習慣這種現狀。

    timshea 於 2014/08/29 23:3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