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弟弟自從大學之後,見面的機會就不多。在他到台南工作後更是少有機會連絡。我成家後,如果有連續假日就會盡可能回北斗,一年大約也有四五次吧!但忙碌的弟弟就不行了。獨身的他連過年都常常無法每年回來,反倒是父母找機會去台南看他,幫忙打掃;至於我兄弟倆聯繫的機會就更少了。雖然把他的手機號碼設為熱線(互打免費),但常常一年撥不到五次。可能是各忙各的,不曉得該說啥吧。


        昊昊和侑侑與他上一次見面,應該是前年九月我們全家去台南參訪他的住所了。那趟去了安平古堡,吃了周氏蝦捲。侑侑當時才剛開始想爬樓梯呢!至於我在林口的家,他從未造訪過。而明甫出生後,他甚至只看過照片而已。


        這次他要出國,我鼓吹他提早到林口來住一晚,總比半夜搭車北上來得輕鬆。早上我就告訴昊昊說「今天乖乖去上學,爸爸下班後再帶你去接叔叔」;哪知他搞不清狀況,一直哭著「我不要去上學,我要去接叔叔!」騙了許久才到幼稚園去。我想小孩子的邏輯還是不太清楚,很多時候他們不了解你的話意,只想「馬上作」,以後這種事還是不要太早講吧。


        傍晚太太先載昊昊下課再繞道來載我,據她描述,昊昊一直說要「先去載叔叔再來載我」;平常可是會吵著要接我下班的耶!一年半沒見過叔叔了,四歲小孩記憶有這麼深刻嗎?讓我小吃醋了一下。


        我從高鐵站接到弟弟後,先繞去奶媽家。明甫本來已經昏昏欲睡,但奶媽趕緊將他吵起來。七個多月大的明甫正是愛玩的年紀,但不是每個人逗他都會笑。說也奇怪,當我家老弟初次抱著他時,光是正眼相望就逗得他咯咯笑。也許真的是所謂的血緣吧?不需任何言語。


圖:明甫第一次看到叔叔就很開心   手機攝

明甫與叔叔  


        用餐後回到我家,昊昊拿著叔叔送的玩具汽車(保時捷的喔),愛不釋手。本來他床頭已經擺了好幾部汽車,睡前要把這台再帶進去;我告訴他說,要拿兩台汽車出來才能換帶叔叔這台進去。結果昊昊居然分批把所有汽車拿出來客廳收好,才迎接這台新車進去,也讓我嘖嘖稱奇。



        清晨七點,我準備送弟弟出門;結果昊昊在房裡醒來了!一直問「叔叔呢」?沒想到他一覺醒來還記得。我順口回了「叔叔要搭車去上班」,他接著就喊著「可是我要跟叔叔去」、、、這是他的口頭禪了,誰去哪裡他都想要跟。他急著讓媽媽穿衣服,都要哭了,我心想「慘了!昨天的教訓我馬上就忘了,這下又得十八相送,扯得沒完沒了了。」


        但是大門還來不及關,昊昊已經衝到客廳,我和弟弟只好跟他揮揮手。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向叔叔說「叔叔你要回去了喔?叔叔再見,明年再來。」這對話遠比我想像的理智,甚至驚喜。


        我心血來潮,揮手叫昊昊過來讓叔叔抱一抱,他很配合的走到叔叔前面,抬頭正好到達叔叔的腰部。叔叔摟了摟他,摸摸他頭和臉頰,就這樣結束了互動。


        我兄弟倆下樓,等車時候我忍不住說:「多找時間回家吧!別老是讓父母風塵僕僕跑去台南看你」。他點了點頭,不發一語。


        一直到弟弟乘車離開,才想起剛剛居然沒想到幫昊昊與叔叔拍張照片;我對剛才那一幕感到悸動!此外,叔叔雖然沒在國外服務,要見上一面可是比牛郎織女更不容易啊。


        但,小孩子的記憶與反應是超乎我想像的。血濃於水,不言可喻。


圖:2013年9月    全家到台南找叔叔玩    攝於安平古堡
                那時昊昊兩歲半、侑侑十一個月大


2013 中秋08.jpg   

 

, , ,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