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玩耍  

圖:哥倆好

本照片攝於林口公園。Fuji GF670攝、Fuji reala 負片。

 

        自從老三出生之後,應付三個小孩變成不可承受之重,特別是前兩年我深受疾病所苦。於是後來老二侑侑回到中部去跟爺爺奶奶住。


        每晚兩兄弟藉著視訊電話講話,感情看似不錯,會互相炫耀自己手中的小汽車。但有時候我們回去北斗、或父母上來林口,兩兄弟相處不了多久就開始搶玩具。體型較大的昊昊總是搶走弟弟的玩具,甚至將他壓制在地;然後侑侑總是示弱的大哭,惹得爺爺奶奶必須哄昊昊「先把手上的玩具借給弟弟玩」。但常常協調好一人一部車,侑侑又任性的「總覺得哥哥手上那台比較好」,又開始吵鬧起來。就這樣週而復始,要他們安靜極其不易。


        有時候哭得我心煩意亂,忍不住大喊「你們都不寶貝對方,哥哥(或弟弟)送人好了!」「你們乾脆十八年後再見面好了!」兩人卻又異口同聲說「不要」!讓我哭笑不得。


        我試著回憶自己和弟弟小時候的玩樂畫面,但已經很模糊了;印象較深的反倒是幾次吵架的片段,比方說有一次我轉身飛踢把他踢哭,然後被父親拿藤條打了好幾下,跟弟弟一起哭著被罰站。此時此刻,發現當父親要調解兒子們的紛爭,很難。然而一旦他們能夠陶醉於遊戲時,又覺得天下太平莫過於此。


   
        去年和父母到林口昕境廣場探路,那裡停車場小,商場店家也不甚吸引我,大失所望。在店家用餐後,離父母搭車回中部尚有一小時,於是就近到旁邊的小公園走走。


        兩兄弟見到普通的遊樂設施反倒比在商場裡更自在。爭相攀爬溜滑梯、盪鞦韆,玩得滿身大汗。我就站在旁邊,靜靜的看著他們互動。那天陽光很強,但心裡涼涼的。


        所以當我去年在網路上看到HIPA攝影比賽(Hamdan Bin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2015年度的主題是Happiness時,第一時間就浮現起這張照片。這張照片對評審而言並不討喜,但我就是有股衝動把他投出去。


        HIPA
獎金首獎是二到三萬美金,也曾癡心妄想看看有沒有機會獲獎。但前幾天收到信件,我投稿的幾張照片均未入圍複賽。我摸摸鼻子笑笑,全世界競爭者眾,要入圍談何容易?還是別作橫財夢了。


        溫德斯先生的自述『一次』曾經提到,攝影有兩個面向,從前面它拍下了一張照片,從後面記錄了一張剪影,從攝影師的心靈深處。


        每張照片不僅僅是「時間的停格」、「紀念的瞬間」而已;相反的,每張照片都在證明時間的綿延連續,不可停留。每張照片都是對於時間生命消逝的提醒。


        那天的兩兄弟沒有足以撼動人心的歡笑,卻讓我心底有了滿滿的溫柔。對別人或許沒啥特別的,但我眼裡卻是無價時刻。以後他們長大了,會有自己的人生與家庭,童年的喜怒哀樂也許不一定有印象;但在父親心裡卻會回味一輩子。

 

, , , , , ,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