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2006 西藏 日喀則山區

                Hassel xpan, 45mm攝;Fuji reala 負片。

日喀則    


        有一本書『壯遊』提到,人一生至少須有一次壯遊。我想在2006年西藏這趟旅程,算是非常特別的記憶吧。


        在我小的時候,愛跟父母去爬山。但自從國中生病之後,連體育課都受到限制。我也習慣父母只帶弟弟去爬百岳、中央山脈大縱走、全國登山大會師等等活動,自己安份的做個「東亞病夫」。但那段青少年時光,只會念書,沒能像其他小孩一樣四處玩耍、和弟弟一樣到處爬山冒險,始終是一片空白。


        後來儘管拍胸脯說「治好了」,在此後三十年來陸續參加多次病友會、座談會、寫文章鼓勵許多患者;甚至考完神經科專科醫師那年,跟父母去七彩湖、鳶嘴稍來,看著我雖然累卻一步一步走了一整天,父親沒有評論,但母親告訴我「他很欣慰」。父親可是體育老師啊!


        西元2000年時,就是我當總醫師那年,跟著父母去中國旅遊八天,那年是長江三峽大壩啟用,即將改變許多地貌,全世界旅客掀起一股回顧熱潮。我也去了!但與其說是想看長江景觀,不如說是想和父母同遊,稍稍弭補失去的童年回憶。


        那年去長江三峽時正逢我發生猛爆性肝炎,提早結束總醫師生涯,但休息數天後還是按原定計畫出遊,只因不想後悔。那趟很愉快!而在2006年,父母嚮往去西藏,我義無反顧決定停診兩週,跟他們去十六天。其實我很不喜歡停診,甚至在行醫生涯也沒有執著到「非去不可」的地方;只因為請假之後,許多事還是得等著自己回來做,而我動作又慢。但是那趟是父母公務員生涯退休後的首次長天數旅行,他們很少出國去玩,體力甚至比我強壯,不須我陪;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想跟他們一道出去,用相機記錄一起經歷的美好時光。那時如果父母不是選擇西藏,而是其他地方或國家,相信我也是會這樣做的。

       
        當初我對西藏的初略印象,是藏傳佛教,以及出發前數月讀了楊志軍寫的『藏獒』小說。對於藏傳佛教的神祕、藏獒的忠義感到嚮往。去了之後,才發現這趟行程比想像中克難、卻滿足得多。



        那年是青藏鐵路初通,但我們行程不趕熱潮搭青藏鐵路,而是走相對發展成熟的青藏公路。前五天在青海,緩步向上,避開高原反應的風險。我只有在海拔五千以上的唐古拉山覺得輕微頭痛,甚至在暴風雨的路途中,還幫助領隊李茂榮先生照料暈車及身體不適之患者,只因我的本行見慣了大小疾病,不至於如其他乘客因心理不強而隨之驚慌。


        我和發現者旅行社的李茂榮經理在那次結緣。他很抬舉我,讓我坐在第一排。良好的視野可以讓我在看到沿途美景時馬上喊停,在路邊停車空間許可時盡可能下車拍照,三團共六十人彷彿跟著我這「副領隊」觀點遊覽西藏,這是一生旅途中絕無僅有的經歷。


        也因為認同李先生的辦團理念,此後幾年我只要到中國邊境省份旅遊,都優先考慮他的團。


        談到美景。當站在布達拉宮廣場前時,那種令人屏息的美感,久久不能散去。因此我在當時的遊記寫下「假使我生長在此,那一輩子也必然會是個虔誠的信徒。」也在當時,我可以想像世界七大奇景、或是其他世界有名建築所帶給人們的震撼,而發願以後要前往一觀。後來行程中的大昭寺、哲蚌寺、白居寺、札什倫布寺、、儘管歷史不同,卻也有著獨特的意義,對於我這非藏傳佛教的信徒而言仍能流連忘返。


圖:布達拉宮

                 Hassel xpan 45mm, Fuji reala 負片

布達拉宮  


圖:哲蚌寺  曬佛節  

                Hassel xpan 45mm, Fuji reala 負片

哲蚌寺 曬佛節  


        至於西藏的水色更是空靈!我從來沒見過一個地方,具有如此迷幻的水,那是我行前未曾想像過的。西藏海拔高,紫外線強,雖偶有風沙,但與近年來流行的汙染源PM2.5 不同,無論肉眼或鏡頭下的通透度極高。納木措、巴松措、羊卓雍措、或是尼洋河、拉薩河等,各有各的美感;白雲更是一絕 (見 青藏采風 [特別版] — 青藏高原上的雲彩 )。後藏阿里更有一些我想當然爾必定得造訪的景觀,但應該是許多年以後的事了。

 

圖:西藏 納木措

                Hassel xpan, 45mm攝;Fuji reala 負片。

 

納木措  

圖:西藏 羊卓庸措

                Hassel xpan, 45mm攝;Fuji reala 負片。

羊卓雍措


        至於喜瑪拉雅群峰,在往珠峰大本營的路上一覽無遺。搭著吉普車搖搖晃晃,虧得我從不暈車方能克難完成;珠峰那一夜我心悸難眠,但卻真的體會到高原反應是如此「悸動」(見 青藏采風 (20) — 珠峰大本營、絨布寺招待所 )。見到珠峰大本營附近駕馬車的少年,收入雖低卻無憂無慮,每天卻能面對這世界級美景,也不禁心生羨慕。


圖:珠峰大本營  清晨
                 Hassel xpan 45mm, Fuji reala 負片

珠峰大本營  


        旅途中,人是最美的風景。剛到青海幾天,就遇上一位磕長頭往拉薩的信徒,感受那股理所當然的毅力,眾人紛紛資助他(見 青藏采風 (1) — 青藏公路上的信徒 )。車行至尼洋河畔,聽李先生訴說「尼洋河上的月光」的由來,眼眶濕濕的(見 青藏采風 (15) — 尼洋河、太昭古城 )。而往珠峰路上的定日,讓我遇見天真純樸的小孩,生活落後卻滿足,沒有觀光地區小孩的市儈(見 青藏采風 (19) — 前進珠峰 )。哲蚌寺曬佛節,面對數十萬陸續湧上山頭的信徒,讓人動容 (見 青藏采風 (24) — 哲蚌寺 曬佛節  。而李先生堅持的信念「多背一公斤」也貫徹在每趟行程,每次帶團時到不同藏民家訪時,順便贊助他們生活物品,團員們也都樂得協助(見 青藏采風 (22) — 藏族家訪、藏香製作 )。我想這一切的種種,都是藏傳佛教多年來的感化。


        宗教只要勸人為善,都應該存在;宗教只要令人虔誠,都值得尊敬。


        出發前沒有人是藏民,但只要到了那裏,自然就會變成藏傳佛教的擁護者。


        那趟行程,其實我未完全認識三團同行共六十位成員,自己拍照時間都不夠了,但是也結識了幾位愛看風景、愛冒險的好朋友,近年來偶然在FB上得知其中幾位的消息,得知十年來依然繼續她們的世界旅程。也祝福她們平安喜樂!

圖:同團 愛冒險的美女  攝於河畔

和團員合照  

圖:同團另幾位美女  攝於珠峰大本營  絨布寺
                大家一起吃泡麵

絨布寺招待所  

 



        這十年來我也陸續遊覽過許多美景,心情愉悅,眼界大開;然而在刻苦耐勞與心靈滿足上,沒有一趟旅程比得上西藏。那裏的所見所聞迄今讓我記憶猶新,我也在部落格做最完整的心情紀錄。這可能是我寫旅遊文章以來最堅持的一趟吧!


        所以當數年前台北榮總腎臟科邀請我演講,說要聽「較輕鬆、非醫學」的題材時,我第一個就浮現了西藏,而擬了『夢迴西藏』。演講後一位住院醫師問我,是否真的曾經『夢迴西藏』?我笑笑說:「是的!我確實曾經夢過。只可惜想去的地方太多,時間太少,不然我會很想再去一趟。」


圖:台北榮總演講   『夢迴西藏』

  榮總演講 夢迴西藏  


        然而更深一層的涵義是,那是我在身體改善後跟父母的第一趟長途旅遊,讓我十分珍惜。隨著父母年歲漸增,而我小孩還小,要再這樣舉家長途出遊勢必不易。儘管我很想賴著父母一起去玩,紀錄共同的歡笑,且彼此有個照應。但母親說:「看樣子,我們先自己去玩,以後你們再玩你們的吧!」


        父母明年都即將超過七十歲,記得法規上以後跟團出遊都要有直系親屬陪同,越來難度越高了。他們有太多地方想去,希望先去四川稻城亞丁、或瑞士,想起來我以後還有很多機會可以去其他地方,應該早早陪伴他們去玩才是。但理想與現實之間,還有很多事情得克服。


        謹以此文,紀念西藏旅遊 十年。


圖:2006 年   團員合影

全團合影  


圖:西藏   日喀則   油菜花田    陽光永遠燦爛
                 Rolleiflex FW 攝、Fuji RVP100 正片

  日喀則 油菜花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