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開會於我的意義


        我其實不是那麼適合走學術路線的人。寫論文不行,讀論文也容易忘;英文聽力太差更是一大憾事(沒救了)。所以講到自助旅行,不太敢嘗試,怕因為各種差錯而流浪異鄉;出國開會,也沒啥勇氣,怕浪費錢之後又收穫不多。


        十幾年前初次在同事慫恿下,去泰國曼谷參加亞太癲癇年會(Asian & Oceanian Epilepsy Congress; AOEC),結識了幾位朋友,包括謝良博醫師、陳大成醫師、陳珠瑾醫師、藍聖星醫師等,和他們聊天、訴苦給了我許多啟示 — 原來其他人在臨床工作之餘都有豐富的人生。其實我早已忘記那趟聽了甚麼,純粹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但是換了環境換了張床,至少睡覺舒適得很,沒夢到在看門診了!尤有甚者,連食慾都好得多。呼吸不同空氣真是讓人輕鬆。


        所以此後出國開會於我的涵義,反倒是「被動讓自己抽離固有環境、放慢步調」勝於吸收新知。填飽肚子比填滿腦子更實際些。


圖:2004 年舊照 亞太癲癇年會

2004 泰國 亞太癲癇年會  


        話雖如此,近十幾年來眼見許多同事出國研習、順道遊山玩水而心動不已,但對於自己出國開會仍裹足不前。其一是我沒甚麼學術著作可以拿去張貼;其二是我心情一旦放鬆就會打瞌睡,屢試不爽。如果出國太遠,就會心疼花太多錢卻學不多。所以老闆一再強調去美國聽演講(American Epilepsy Society; AES)可以接觸最新知識,我卻從來不為所動,不單單只是因為討厭美帝而已。


        這趟會去曼谷,其實是慎之又慎的結果。世界癲癇論壇(International Epilepsy Congress; IEC)兩年舉行一次,這趟正巧在曼谷舉辦;而我舅舅近年旅居泰國,老是叫我們去找他玩,他要盡地主之誼,卻遲遲未能成行。母親去年生了一場重病,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再繞出來,讓我思索父母年歲漸增,自助旅行機率越來越小了!不妨趁著這趟帶全家出遊。這得面臨我先出發、太太隨後孤身帶著父母與三隻小牛去找舅舅的挑戰,難為她了!但是在考慮後決定豁出去了,多請幾天假,開會後順道去找舅舅。人生能有幾次這種機會?讓長輩們聚一聚也是好的。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