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報紙上見到洪祖培教授辭世的消息!每個人總會有那麼一天,但真正聽聞了,仍讓我震驚與感慨。


         洪教授是台灣神經學界的祖師爺,因功力深厚扎實,被尊稱為『洪P』。他原本跟我毫無交集;但機緣巧合,我一生從病人、醫學生、神經科醫師以來,與教授曾有數面之緣。僅以此文聊聊我記憶中的洪教授。

 

之一:求醫


        民國74年,在我剛讀國中時忽然罹患了怪病,常常無預期的跌倒、吞嚥困難、升旗典禮時行舉手禮都舉不起來、起床時連棉被都推不開。這對於從小跟隨父母爬山旅遊的我,是難以想像的挫折。


        在彰化、台中地區看了幾個醫生,都找不到病因。尤有甚者,中部某位神經科醫師判斷我是「心理因素」造成的,簡單來說就是「裝病、博取父母同情」;以至於在看病回家後我再度跌倒,母親一度不太諒解,說「醫生說你沒病啊!」讓我難過地哭了。


        親友勸說我北上求診。在國泰醫院當醫檢師的表哥告訴我們,台大洪祖培教授是台灣神經學界的權威,每週在國泰醫院有一次特別門診,於是幫我們掛號。


        看診那天在我模糊的印象裡,洪教授看了看我鼻青臉腫的模樣,問了病情並作了理學檢查後,慈祥的拍拍我的肩膀說不要擔心,這是『重症肌無力』,叫我改到台大醫院,請他的學生邱浩彰醫師做診治。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