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中風是神經科最常見的住院患者,也是是學習大腦功能最好的疾病;哪裡受傷了,就會出現哪部分的功能缺損(通常是能力變差,但有些功能反而會異常的強化)。儘管現在的影像科技一日千里,有經驗的神經科醫師還是能夠搶在影像之前,光從患者的理學檢查,準確在腦裡描繪出患者腦部大致受損的區域,及評估日後大概會留下那些後遺症。至於影像或其他功能檢查,只是協助了解預後而已。


        但「打雁打久了,總會被雁啄到」,這個患者就讓我學到不少經驗。


        四年前剛遇到藍先生時,家屬主訴他在家突然不說話,手腳看似有點不靈活。剛到院時,藍先生的腦部斷層攝影並未顯示任何異狀;但腦梗塞的急性期影像就是這樣,診斷主要是靠病史和理學檢查。假使發病兩三天後再去照斷層,才會慢慢顯現出梗塞的位置;但除非病情變化,否則也不需特地再去照了,光靠臨床診斷就八九不離十了。


        記得我第一天查房時,藍先生眼睛斜視前方,如何呼喚他或揮手吸引他都沒用,而觀察他右手的自發性運動似乎比起左手少、、、種種跡象顯示他應該是左側中大腦動脈阻塞,而且合併有部分語言功能障礙(失語症)。


        病床旁邊站的氣質高雅女性是藍太太,以及一雙年紀約莫高中的兒女,三人都面露憂色;稍早我甚至接到兩通來自不同單位的關心電話。我心想,腦中風塞住這區域可不妙啊!萬一患者失語,對這家人會是嚴重打擊。所以我先語帶保留說:「患者初步看起來語言與理解能力受到影響,可能是塞住左側中大腦動脈。我們先治療看看,具體後遺症得再觀察幾天才知道。」


        接下來兩天患者還是不理人,怎麼問都沒反應;但那神色又似乎不像聽不懂,倒像是冷眼旁觀這個世界。由於有些表徵不太符合傳統中大腦動脈梗塞的症狀,我心想難道他真是完全失語症嗎?對自己的診斷開始猶豫。


        儘管如此,我仍教導實習醫師,要每天測試這位患者的幾樣指標理學檢查。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