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與學長早年並不是太熟,只知道他在長庚受訓完後到成大去,然後繞了一圈又回到長庚來了。會有較多接觸,完全是每個星期三的緣份。


        我在星期三下午於台北看診,隔壁就是學長,只有我們相依為命。但大多時候只有每周上診前可以聊個十分鐘。


        但這樣聊著聊著,也能建立起一段交情。

 

高EQ的專家


        台北都會區有著比其他院區更高比例的神經質患者。他們總是查著半吊子的網路知識來就醫,懷疑自己得了某種病,要求做檢查。我常常得好說歹說,口沬橫飛才能打消他們不放心、或想做檢查的念頭;反倒是一門之隔的學長,總是傳來和氣爽朗的笑聲,例如「沒甚麼啦!妳就不要這樣想就好了」、「你覺得你自己胖、其實你看我也很胖啊、、、哈哈!」

       
        雖然不知道學長面對的是甚麼樣的病人,是不是和我診室裡的一樣難纏?但學長談笑用兵,智退患者,我總是很欽佩。


        學長看診的人數通常比我多,但還是大約有90%的機率會比我早結束。我總是看得苦哈哈的,然後一個人黯淡的離開醫院。


        然而看診時對於看不懂的患者,尤其是些奇怪的動作障礙症狀,學長是我最好的老師。我總是不顧患者的遲疑眼光,起身到隔壁去請學長過來參詳一下。經過學長的火眼金睛鑑定,有些功能性的動作障礙患者便呼之欲出了。


        學長反應敏捷、辯才無礙,在我出社會以來所認識的人裡,無人能出其右。學長的冷笑話就不說了!他在臉書上寫的話,我往往不敢亂回應,怕被人家發現我是第一個聽不懂的人。


        我除了在報社專欄發表感性文章之外,發牢騷的話通常只會在臉書寫。例如白天看診或照顧住院患者的不愉快經驗、門診初診看太多的慘狀、自己身體不適等等,都會在當晚深夜在臉書傾洩。只要沒太明顯揭露個資,我其實覺得發發牢騷還好;其他人按不按讚就不是我關心的了。


        學長是少數針對我這習慣,正面給我回饋的人。他說,這樣寫沒關係,就把臉書當發洩管道吧!但是鬱卒的事,講一講之後就要卸下來了喔!行醫的路很長呢!不要常常被不愉快消磨心情。


        有別於以往的冷面笑匠,我一直記得學長提點我時語重心長的模樣。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