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就這樣過了一年。2019年年底,當中國開始零星出現關於奇怪的肺炎消息時,應該全世界的人都沒想到,全球旅遊市場、甚至生活型態會出現這樣大的轉變。


        這趟九份之行,是舅子在過年前就計畫的。他和他朋友租下九份一棟獨棟房子,邀我岳父母和我們全家一道去住。那時疫情剛零星爆發,所以並沒影響出遊計畫。


        算起來,我從沒認真逛過九份。撇開小時候可能跟父母去過不談,有一次是大四時和同學去,同學開車,但似乎只記得吃碗芋園冰。第二次是2007年跟著住院醫師去玩,那年總醫師辦活動帶學弟妹出遊,我是唯一有跟到的主治醫師,想起來也覺得驕傲。那趟去平溪、十分、最後才走到九份的茶樓喝飲料,但也是當天來回。


        聽說侯孝賢的『悲情城市』開啟了世人對九份的認識,但我看那電影時年紀太小,對於悲情的歷史也不會有太多感觸。九份對我的印象,就是蜿蜒的樓梯、與眾多的商家。走在這座山城,會聯想到我嚮往、卻還沒機會成行的希臘;只不過希臘的色彩簡單卻迷人多了!


        那天舅子開車,花了幾小時的車程來到這裡,這裡總是假日塞車的熱點。先是開到一個亭子,爬段路上去可以見到遠方的海,岳母及同行的友人帶了食物,大家在亭子上吃起午餐來。但我發現不只是我們,還有其他登山客也這樣做,於是小小的亭子佔了好幾組人。


圖:途中的涼亭,我不知道名字
              Contax G2+ G28, Fuji reala 負片

2020 九份金瓜石01.jpg 

圖:三兄弟和朋友的小孩

2020 九份金瓜石02.jpg

九份


        沿著GPS開近民宿,濛濛的天與霧,不脫人對九份的既有概念。我們與民宿老闆約在巷口碰面,看來老闆也是住外地,他帶我們鑽小巷,來到一個國小後方,原來這民宿居然是在眾多老街的最上頭、半山腰,那這樣要逛街就方便了。


圖:民宿外頭就是九份國小
                 
Contax G2+ G28, Fuji relaa 負片

2020 九份金瓜石12.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