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多來,我遇到了三隻狗。

之ㄧ:


        這是在朋友鳳店裡看到的狗狗,叫貝貝。自從鳳的店換了新家之後我只去祝賀過一次 (關於鳳的店,詳見『夢想,不再延續』一文),就在第二次去的時候看到了牠 --- 一隻長毛的黃金獵犬。


        「你好肥~~唷!」我摸著牠的頭說著。


        為何會有牠呢?原來是鳳除了開店的本業外還兼當包租婆,在附近公寓住了好幾位房客;其中有一位房客在租期未滿未告知情形下提早落跑,卻沒人知道。直到有人反映說某間房間裡發出臭味,該房客都沒出現,而且樓下房客表示夜裡偶爾會聽見細碎腳步聲,鳳才在警衛陪同下開門進去檢查。


        映入眼前的除了一大堆沒有整理的雜亂垃圾之外,還有這隻被飼主遺棄的狗狗。鳳告訴我:「我剛看到牠時,瘦得像個皮包骨,且全身皮膚潰爛,很邋遢;房間裡都是大小便味道。看起來就是很多天沒吃飯了。」


        鳳一直是心軟的。她除了必須整理房間之外,還帶狗狗去給獸醫治療、洗澡剪毛等,然後讓牠來新的店面這邊作伴。這狗狗頗得人緣,吐著舌頭的模樣充滿笑意。牠常常安靜的趴在店裡一角,不會打擾客人購物;亦或者趴在大門口乘涼。而牠和鄰居的火鍋店、麵包店、百視達員工都有不錯的互動,附近客人和小孩們更是喜歡牠。


圖:鳳店裡養的貝貝   就是很喜歡牠充滿笑意的眼神
     Contax T3攝,Fuji neopan 400黑白底片

素鳳養的狗狗

        好幾次我下班時已是夜裡十一點後,正巧會遇到鳳帶著貝貝出來排便。鳳說很喜歡帶牠出門逛街,牠總是慢慢的面帶微笑跟在後方。牠也總是引起大家的目光,通常得到的評語都是「好胖的狗」。


        「你看!狗狗只要有人疼,都會充滿光彩的。」鳳這樣對我說。的確,她才養了貝貝一兩個月,毛色就變得很漂亮,特別是那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起來有點呆,卻很憨厚而討喜。


        現在我大概一兩周會繞道鳳的店面一次,都會進去和貝貝玩玩。牠總是趴著不動任我摸頭,有時想到了會主動到我腳邊磨蹭。那天我抱抱牠的腰圍,儘管因為長毛讓牠顯得體型巨大,但其實牠的腰圍也不少。「你實在是好肥~~唷!」我每次仍是忍不住這樣摸牠的頭說著。


       
鳳說:「要不然,你要不要多來我們家吃飯?我也可以把你養胖一點啊!」

        
        我笑了。

 
        關於鳳的店,詳見:
齊洛瓦歐式家具店


 之二:

 
        在貓空纜車基座塌陷造成長期停工之前,很幸運的和麗去撘乘過一次。


        我覺得纜車的建造通常有兩種原因:一種是讓人較快到達美麗景點,另一種則是單純享受搭乘的樂趣,欣賞沿途風景;貓纜無疑是屬於後者。


       
我是第一次去到貓空,到了那裏發現其實有些偏僻。麗解釋給我聽,這裡遊客多半是晚上泡茶才會上來,白天也沒特別好玩的。的確,出了車站沿著唯一一條路走下來,看到的店家稀稀落落,多是舊建物搭棚架分租給攤商賣食物,種類也不多,要不就是既有茶藝館兼做餐飲。想要挑選一家店用午餐,選擇也很少,比起我去過的任何一個老街都來得遜色,實在想不出這裡能因為纜車而熱鬧的理由。


        順著路走下去,路旁一家半層樓高而飄著萬國國旗的店家看起來有供應簡餐,和麗思索之後爬步道上去了。幾位較年輕的員工和婆婆(看起來像家人)坐在那裡閒聊,看見我們趕快迎上前來。


        點了糖醋魚和三杯雞,等待的時間很長,想必是現煮。轉頭看見棚架下躲著一隻狗,走出來晃了兩圈又躲進去。好奇跟老闆聊了起來,他說這隻狗是幾個月前跑來的,脖子上還帶著頸圈,判斷或許是被遺棄在山上的。這狗來到他們的地方就沒走了;店主觀察了牠兩天,於是大膽把牠拴起來餵食。這狗居然也挺溫馴,就這麼待在他們家了。


        這店其實食物並不算好吃,雞肉硬、魚的糖醋醬卻過甜,連麗都吃到怕。以觀光區的餐飲品質來說是可以預料到的,但連米飯都硬就說不過去了。我不喜歡太硬的飯(我是吃軟飯的 ^_^),唯一解釋是一天賣不到幾位客人。這食物啊!我應該吃了會消化不良。


        草草吃完了飯,一轉眼看到年輕店員拿了骨頭去餵狗狗。我跟老闆詢問表示想拍狗狗,於是他親切的招呼狗狗出來,而狗狗也真的就走近讓我拍, 一點都不怕生。


圖:在貓空郊區拍到的狗狗
        Contax T3攝,Fuji neopan 400黑白底片

貓空的野狗 


        看到老闆聊到狗時爽朗的笑聲,一家人跟狗狗互動的模樣,我想這隻狗真是幸運,能夠寄託在一戶願意付出愛心的人家,儘管是在這荒郊野外的山上。

       
        這樣想想,剛才的餐點也似乎沒那麼難吃了。 


  之三:

 
        附近的頂好Welcome超市前有一攤烤香腸,老闆是一位行動不便的中年男士。因為我常去頂好買東西,偶爾會跟他點頭打招呼。


       
他攤子附近總是有三隻狗,一隻花色毛亂亂的、一隻黑色的、另一隻是短毛黃色的。我要說的就是黃色這隻母狗小黃,因為牠似乎對我最好奇。
   

        有幾次小黃看到我會跟著走一小段路,讓我很心虛,因為我沒有帶食物。我總是揮揮手說:「沒有東西可以吃,回去吧!」而牠似乎聽得懂。後來我上班都會帶包狗飼料,因為不知道何時會遇見小黃。


       
下班途中我有一半的機率會繞經頂好超市,那裡車輛進進出出,這隻小黃常常會在停車場閒晃,偶爾則在對面大樓的騎樓歇息。我不知道她幾歲,但她有個不好的習慣是會去追車子,跟在後面狂叫;偏偏附近馬路上車輛又很多,有時會讓人捏一把冷汗。


        有時夜裡回家,會看到賣香腸的先生開狗罐頭給她們吃,看到他照顧牠們讓人很放心。賣香腸的會跟我講每隻狗狗的故事,包括牠們的個性;他還用印表機印製狗狗照片製作手冊,希望如果有人要認養時能派上用場。


        某次深夜遇見頂好超市女店長站在門口望著小黃,跟我聊了起來。店長表示說這幾隻狗狗都是她們店員帶去結紮的,而且她在停車場巡視時,牠們也常常會跟;她還說我可以摸小黃。我玩心大起,伸出手要減低小黃戒心,希望能摸到牠的頭,出乎意料的是牠舉起一隻腳,居然是要跟我握手。不清楚牠是不是以前被訓練過,但這動作讓我忍俊不禁。於是我也握到腳了、也摸到頭了。


        前幾個月沒見到小黃,心裡正納悶,賣香腸的說,牠前陣子追汽車,被撞到,有幾根肋骨斷掉;一位超市的員工把牠帶去治療後,送回台中家裡靜養。我心頭一驚之餘卻也有點欣慰,其實不只賣香腸的,周遭都有人在疼牠們。 


        上個月小黃回來了!牠還是會去追車,但似乎比較沒那麼激烈了。我都會順道帶飼料去餵牠,或是偶爾餵其他兩隻。只要看見我路經頂好附近,牠多半會陪我走過停車場。


圖:傷癒歸隊的小黃
        Leica d-lux 3攝

小花 

        我想,我會更疼牠吧!


        台灣的流浪狗實在很多,光由上班地點走回家的路上就可以遇上好幾隻。我們能力有限,無法全然兼顧;但是我很高興可以聽見週遭有不少人默默付出,畢竟每隻狗狗也是一個生命。


        我目前只能在固定的地點協助養幾隻,但我期許每個愛狗的人都真心關懷牠們。

 

(本文寫於民國97年11月24日)       

    全站熱搜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