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藏家,路邊的山頭上瞧見了天葬台。這時刻沒有人在進行儀式,但還是可以見到少數幾隻禿鷹在遠方盤旋;也許是前些時候才有活動也說不定。李先生感嘆的說,他的發現者旅行社就不會去安排參觀天葬儀式現場,也希望團員們了解這一點。曾有藏族朋友告訴他,天葬儀式是往生者家屬請示過宗教專家(類似我們這裡的道士或師父)後才舉行的,山上應該有幾位家屬出現是事先算好的,才能庇蔭後代;假使忽然冒出了一群旅行團員在一旁指指點點,既破壞了人家的風水,又讓喪家心情受損,情何以堪?台灣有些西藏團在旅遊時標榜可以看到天葬儀式,他期期不以為然。


        他舉例說,假使大陸團來台灣旅遊,路過喪家而順道安排去參觀,導遊在一旁講解「這是我們的誦經念佛」、「這是台灣特有的五子哭墓、孝女白瓊」,家屬想必不悅。將心比心,希望我們回台灣後能把這觀念傳出去;至於網路上那些關於天葬的影片也不應該再流傳了。


        車行到雅魯藏布江的曲水大橋旁,這裡的水流又有不同。在路邊可以看到有散在的氂牛,應該是放牧在此的。接著車子緩緩上山,直接得翻過崗巴拉山口。這一路上的彎道也很多,據說連續彎路有九十九道之多。幸好我從來不暈車,但也沒無聊到去算究竟會有幾個彎道;然而車道狹窄且溝渠盡現,有時兩車交會靠在懸崖邊,還是會讓坐在窗旁的我感到一絲心驚。


圖:曲水大橋
        Pentax * ist Ds + 18-55mm攝 

製香的河流 

圖:岸邊的氂牛

堥牛 


        崗巴拉山口海拔也是超過五千公尺,不過下車之後除了風極大之外,已經不會對我們造成任何威脅了。畢竟最艱難的絨布寺也已經去過。走到山頂時遠遠就看到羊卓雍措,夢幻般的水色!


圖:崗巴拉山口

岡巴拉山口 

圖: 我與母親  攝於崗巴拉山口

岡巴拉山口 

圖:羊卓雍措

羊卓雍措 

圖:羊卓雍措 

羊卓雍措 


        在前一年弟弟同樣跟著李茂榮先生來到西藏,拍回去的諸多照片裡,有一張的水色藍綠如玉,卻又層次分明;當時我和父親同聲讚嘆,心想今年一定也要拍到這裡。


        定睛望著她的一瞬間,忽然覺得自己飛到了空中,輕飄飄的俯視著這片環狀的湖泊,一眼看不完。腦中形容詞一個換過一個,卻總想不到最合適的;或者該說,用什麼讚美都覺得多餘。


        乾脆,就別說了吧。有片刻我就吹著涼風,靜靜的望著她,緩緩的呼吸。像是癡望著年少時候,那位讓人魂牽夢縈卻不敢鼓起勇氣交談的女孩。

 



        過了好一會兒,身旁的吆喝聲將我拉回現實。羊卓雍措也是三大聖湖之一。「羊卓」的藏語是牧區、「雍」則是指碧玉,合起來是碧玉之湖。在藏民心中,這裡擁有世界上最奇幻的水色。真要用言詞來區分的話,她不像 納木措 的湛藍燦爛、或是 巴松措 的濃綠幽靜、但是各有各的美感。在山頭上看,隨著陽光忽現忽隱,水色也不斷變換。儘管沒有近身去碰觸,感覺上卻覺得這裡的水會像凝露一般的晶瑩。

 

圖:陽光出來後的羊卓雍措
        前方山頭上那棟建築物就是羊湖發電廠

羊卓雍措 


        山頭上的兩位婦人面容黝黑,牽著氂牛要和遊客照相,一如其他地方所見。這一次,我們決定跟氂牛合照。本來一個人坐在氂牛上照相要五塊錢,我和婦人討價還價,全家照了好幾張才十塊錢;而且我還比手畫腳把婦人拉進來和家人合照,告訴她說我不會跟她們收錢 (本來婦女跟人家合照也要索錢,被我呼嚨到變成免費讓我拍),於是兩位婦人笑得很燦爛。


圖:騎氂牛照相

羊卓雍措 

圖:母親與藏婦合影 

羊卓雍措 

 

圖:兩位藏婦  
        聽見我幫她們拍照不收錢,右邊那位笑得很開心,牙齒很白

羊卓雍措


        遠方山頭有一座發電廠,是海拔最高的發電廠。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並沒有開車到湖邊去,這讓我少了親近湖水的機會。當然今年五月我去過了九寨溝與黃龍後,深覺中國天下之大,水景變化萬千,太多美麗的水還沒細細體會。對於水的靈魂,視種族、地域、歷史等等而各有不同闡述。在西藏,我已經摸過了納木措與巴松措的水,而這裡的水,摸起來感覺也會不同的吧?


 

 哈蘇 xpan寬幅系列   reala 彩色負片

圖:崗巴拉山口看附近群峰

岡巴拉山口 

圖: 母親在山頭上騎著氂牛

羊卓雍措 

圖:羊卓雍措  剛好有一隻氂牛路過
        (這裡的水呈環狀繞著山。儘管用xpan,還是無法完全把環形的湖面完整的拍下來)

羊卓雍措 


Rolleiflex FW 中型相機系列    RVP 100 彩色正片

圖:羊卓雍措  環形的湖面與公路 

羊卓雍措 

 


(本文寫於民國98年8月1日)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