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開會於我的意義


        我其實不是那麼適合走學術路線的人。寫論文不行,讀論文也容易忘;英文聽力太差更是一大憾事(沒救了)。所以講到自助旅行,不太敢嘗試,怕因為各種差錯而流浪異鄉;出國開會,也沒啥勇氣,怕浪費錢之後又收穫不多。


        十幾年前初次在同事慫恿下,去泰國曼谷參加亞太癲癇年會(Asian & Oceanian Epilepsy Congress; AOEC),結識了幾位朋友,包括謝良博醫師、陳大成醫師、陳珠瑾醫師、藍聖星醫師等,和他們聊天、訴苦給了我許多啟示 — 原來其他人在臨床工作之餘都有豐富的人生。其實我早已忘記那趟聽了甚麼,純粹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但是換了環境換了張床,至少睡覺舒適得很,沒夢到在看門診了!尤有甚者,連食慾都好得多。呼吸不同空氣真是讓人輕鬆。


        所以此後出國開會於我的涵義,反倒是「被動讓自己抽離固有環境、放慢步調」勝於吸收新知。填飽肚子比填滿腦子更實際些。


圖:2004 年舊照 亞太癲癇年會

2004 泰國 亞太癲癇年會  


        話雖如此,近十幾年來眼見許多同事出國研習、順道遊山玩水而心動不已,但對於自己出國開會仍裹足不前。其一是我沒甚麼學術著作可以拿去張貼;其二是我心情一旦放鬆就會打瞌睡,屢試不爽。如果出國太遠,就會心疼花太多錢卻學不多。所以老闆一再強調去美國聽演講(American Epilepsy Society; AES)可以接觸最新知識,我卻從來不為所動,不單單只是因為討厭美帝而已。


        這趟會去曼谷,其實是慎之又慎的結果。世界癲癇論壇(International Epilepsy Congress; IEC)兩年舉行一次,這趟正巧在曼谷舉辦;而我舅舅近年旅居泰國,老是叫我們去找他玩,他要盡地主之誼,卻遲遲未能成行。母親去年生了一場重病,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再繞出來,讓我思索父母年歲漸增,自助旅行機率越來越小了!不妨趁著這趟帶全家出遊。這得面臨我先出發、太太隨後孤身帶著父母與三隻小牛去找舅舅的挑戰,難為她了!但是在考慮後決定豁出去了,多請幾天假,開會後順道去找舅舅。人生能有幾次這種機會?讓長輩們聚一聚也是好的。

        自己出發當天到機場,沿途車好多啊!或許是因為前兩天長榮剛宣布罷工的緣故,機場也是滿滿的人。幸好我一向對航空公司沒啥偏好,旅行社問我要訂哪家飛機?我就訂了華航。出發前兩天聽說長榮罷工,曼谷航線全面停飛,真是歪打正著。


一個人的旅程


        第一次獨自掛行李、通關,似乎也不是那麼難。打電話告訴老婆,她說「你太好命了!老是別人幫你做好。」獨自坐在候機室,都沒見到任何熟面孔,這才開始擔心。難不成抵達泰國都沒其他人可以聊天或投靠?早知道應該配合同事們,至少訂同一班機才對。


        待機時間有點餓,想買點小食物,這裡卻找不到符合我需求的;又不可能有閒情逸致去吃牛排。最後逛遍了機場A、C、D三區,在某間咖啡店買了平常不太會買的三明治果腹。感覺上好像出師不利,但大概對桃園機場第一航廈東西南北有點概念。獨自出門真的太惶恐了。


圖:中午在機場逛好久才買到三明治 ;飲料我嫌貴,投幣買冬瓜茶。

IMG_20190621_124825.jpg  

        
        印象中泰國機場很大,旅行社說有人會拿著寫有我的中英文的牌子來接送。好吧!但願順利。


        飛行的過程倒是還好,無非就是用餐、看電視、睡覺。只是空中巴士的冷氣真的很冷,讓我睡不安穩。到了曼谷機場雖然很大,但順著人潮一路走,倒是很快到達排隊通關處。


        領完行李走到機場大廳,左看右看沒見著傳說中會來接我的人。平常我從不會去在意出口附近排排站、舉著看板的那一群人的;這趟出來是正對6號出口,旁邊一大群人拿的牌子都沒我名字。一位看來是要接機的善心人士告訴我,往右方走還有其他人在接機,於是我沿著人群向右走到5號、4號、3號出口直到沒見著人了,心裡越來越慌,於是又拖行李折返。我打開手機簡訊,這地點沒錯啊!試著聯繫上頭海外救援電話,想說就算要付漫遊費也認了!卻聯絡不到人。想打給我舅舅,但明明說有人會來接我的啊!叫舅舅來也不對,於是不死心繼續找,走近看每個人的牌子。


圖:泰國機場真的很大,但跟著人潮走,路線還算好找

IMG_20190621_170658.jpg   

        
        就這樣像無頭蒼蠅閒晃了半小時,後來某旅館接機的人看我無所適從,問清原委後告訴我「往左邊走其實也有些人在等」,這下我改往左走,終於在茫茫人海中見到了我的名字,真開心啊!原來在那則簡訊裡,會面地點「8區」誤打成「B區」了!


        接機者說,因為長榮停飛,航班大亂,他今天已經在機場和飯店之間跑了好幾趟;原先搭長榮的客人有部分改搭泰航,最晚一批人得凌晨一點半才到曼谷,所以他得在機場等到半夜。聽到這點我就有些同情他了,他也算是長榮罷工的受害者,於是我也不想去計較那則簡訊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


        他幫我拍了一張照片以便向公司交差,表示他任務完成。我心血來潮,也請他用我的手機也拍一張,寄回給我家人和友人 — 我終於被撿到了!不必變成航站奇緣了。

圖:媽呀 ~~ 我得救了!

IMG_20190621_173121.jpg

 



        車子開往曼谷,大塞車,和我十多年前的印象一樣。終於到飯店,大約已是晚上八點(台灣時間九點多),挺餓!發現我住的Novotel飯店附近挺熱鬧的,旁邊有條像夜市一樣的攤商聚集,等會兒可以去吃晚餐。


圖:大塞車  機場搭車搭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飯店

IMG_20190621_182156.jpg   

圖:飯店  我住的房間往外看  街上很熱鬧  
後來我才知道這裡是曼谷市中心的商業區 (完全沒做功課)

IMG_20190621_192444.jpg  


有錢不是萬能,沒錢萬萬不能


        原本沒換泰銖的。因為舅舅叫母親「不必換錢,來泰國時我再拿給你花」,加上依過去印象,開會幾天就過去了,會場裡中午都有得吃,也不太需要買甚麼;晚餐常常跟著別人去逛(我沒甚麼非去不可的地方),至不濟還可以先向同行周轉,所以我只帶一些台幣和精挑細選幾張海外高回饋的信用卡。結果從飯店出來,完全沒見到任何熟面孔。


        想先喝點椰子汁解解懷念之情,但攤商一定是得付現的。我信步走到飯店旁的商場,各樓層店鋪看來都是類似西門町萬年百貨、或是五分埔那種小攤商。頂樓是美食街,食物價格約莫掉在泰銖80-120上下,比起台灣算便宜。我想跟攤商點餐,但他們說得先買購物卡(類似儲值卡)才能消費。我到了櫃檯,表明我只有信用卡,那人說不行,只能付現金。我只好黯然離開。


圖:飯店底下就是路邊攤   叫水門市場

2019 IEC003.JPG   

圖:泰國夜市

2019 IEC002.JPG


        後來我才知道泰國的商場美食街消費都是這種型態,先買卡片,餘額當天就可以退錢,商家不經手現金。所以應該不至於有每家百貨都得買卡片的浪費事情,是我多慮了。但反正當下沒現金,都免談。


        看到眼前很多食物卻沒得吃,突然可以體會遊民的心境。走出商場路過7-11,走近櫃檯觀望一下,有刷卡機,心想總該沒問題吧?看到三明治、以及炒麵等等微波食品,心想有總比沒有好,但我是不會再買三明治了。結帳時又確認了一下刷卡事宜,店員表示不行,然後伸手秀了一張特殊卡片,表示那張卡才能刷。我心裡罵了好幾聲,總不會跟台灣7-11一樣排他性強,只接受兩家信用卡吧?只好摸摸鼻子又把商品放回去。


        看到路邊夜市有好幾攤換鈔的單位、像檳榔攤一樣,有外國人在換鈔(在大陸也見過),但我沒換過,一時也沒想過是泰銖換外幣、或是外幣換泰銖。其實我是耍笨了,在這裡一定是換成泰銖的啊!要換為原幣別應該在機場比較常見吧。


        另外見到幾台ATM,想說來嘗試領外幣看看,儘管借1000得收220利息,像搶劫一樣。第一家先用元大卡,輸入pin碼後顯示失敗;這家銀行傳說中的風險控管極嚴,很多人詬病刷大額會被擋刷,他們客服居然馬上打電話來詢問「你是不是嚐試在泰國提領外幣?」我說「是啊」!對方說我沒設定海外預借現金,無法借錢;我問「是否能夠開通」?他說,這得臨櫃辦理。試用第二家台新卡,同樣碰壁。不過他們家是傳簡訊告訴我「如果有困難,請聯絡他們客服」。我的困難就是「沒錢啊」!不過我也放棄打電話了,想必也是得臨櫃辦理。原來以前設pin碼都不包括海外預借現金,誰想得到呢?以後如果要出國、或辦新信用卡得注意這程序。人生總有落魄的時候。


        最後看到在台灣根本不想進去的麥當勞。這家連鎖速食店基本上我只有醫院開會提供免費餐點時才會吃,細數近十年來買他們食物的次數應當不超過五次。但在接連碰壁之後,就只好進去問看看了。聽到這家店員說「可以刷卡」,我多感動啊!所以點了一份漢堡+ 薯條+ 檸檬紅茶。泰國檸檬紅茶較甜,喝起來讓我覺有點烏梅的味道,也不知為什麼。但肚子餓時有東西可以吃,這一晚算是平安下庄了。


        哼!跨國企業就是不一樣,有他的水準,可以刷卡。之後我對麥當勞的印象要改觀了。


圖:泰國第一餐: 晚餐  麥當勞~~~ 連自己也覺不可思議

IMG_20190621_202539.jpg   


        太大意了啊!這幾年讀了許多財經周刊,以為泰國是時尚之都、美食之都、設計中心和製造中心,應該非常進步。結果凡事總是難以預測:就算飛機正常起落,卻可能遇不到接妳的人;就算順利遇到接機者,到飯店途中可能大塞車;就算以為進步的都市也可能刷卡率低 (比台灣更不普及),最後還是得用現金;就算想遇到同行可以周轉,也可能因為罷工因素而遇不上;以為會議期間撐幾天就過去了不須用到錢,卻沒想到第一晚就餓肚子; 不喜歡麥當勞,但是身在異鄉居然只有靠它才能填飽肚子、、、。舅舅說會提供媽媽花錢,可我肚子餓又身無分文,第一晚就很難熬啊! 


        明天會議開始,應該一切都會好轉吧?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