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那一年算是比較不順利的,總是在跛行中度過,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確切發生在我身上的疾病(關節炎、蛋白尿、、、)是不是由單一疾病所引起?風濕科堅信我是紅斑性狼瘡(SLE),但其他科醫師都覺得不像。只知道吃了半年沒效的類固醇,然後十月的假期,猶豫再三之後還是選擇出國拍照,因為不確定這病會搞多久。直到十一月才決定去看骨科,發現晴天霹靂!雙側股骨頭骨折,連骨科醫師都很驚訝我能撐這樣走來走去。只好在很快的時間內被迫接受建議,快刀斬亂麻的手術打了釘子。

 


        術後的傷口癒合尚可,幾次追蹤還不錯;只是皮膚似乎受到吃藥後的體質影響,動不動就破皮,接著變成化膿,從八月後幾乎每個月都來一次,先是手臂、後來變成大腿,害我不禁自嘲自己是『與膿共舞的男人』;甚至因此跟兩位皮膚科醫師變成朋友,而且常常跑到護理站脫褲子,請美麗的護理師同事們幫我換傷口。幸好最近沒再出現新病灶,我就姑且當它是改善了吧!

 


        知道術後要復健,但是畢竟說的比做的容易,一是沒空二是偷懶。再者吃不多加上吸收差,大腿小腿都比以前萎縮。本科系裡專精肌肉學的前輩一再提醒我要做『重量訓練』,問題是肌肉太少,越撐越痠痛。轉眼間三個月(骨科醫師建議撐拐杖的最短期限)過去了,對於脫離拐杖卻覺得有恐懼感;在幾次幾乎跌倒之後,更是視放手走路為畏途。到醫院的路上也是坎坷不已,光上下樓梯的路線就考倒我的步伐。沉寂三個月後,這兩星期終於開始查房,發現遠不如預期的容易。用單腳拐杖在病房內行走雖然較帥,但是改變姿勢還是會卡卡的。相形之下,被患者耳語說是『怪醫豪斯』或『小兒麻痺』已經不是重點了。自己能夠走得穩,不要因為代償而導致背痛肩痛,以奇怪的姿勢行走,就是我現階段最大的期望了。

 


圖:過年  我家兩個兒子與表姊表哥們玩耍
       Fuji X-M1+ 16-50mm
       

小公園  

        另外一個變數,也是人生的重要抉擇,發生在剛診斷骨頭出了問題,準備手術前幾天 我家老婆意外懷了老三。當初懷老大時很高興、懷老二很滿足;然而那時刻我深陷病痛之中,一家之主搖搖欲墜,變得掙扎;如果要把他或她生下來,考量的就不只是經濟問題而已,能不能稱職做個父親都讓我動搖、、、但要放棄掉又捨不得。最後還是跟雙方家長商量,父母說:「來了就是有緣,生下吧。我們會幫忙!」岳父母更說:「不必擔心經濟問題,小孩子自己會帶糧草來的。」於是在短短數日內,下了一個跟手術同樣快速的決定。只是手術可能是幾小時,多養一個小孩卻是一輩子。

 


        最辛苦的其實是老婆麗了!除了每次懷孕都吐得一塌糊塗的之外,我家老二侑侑超黏她也是個很大問題;有時在半夜會卯起來狂哭不止(例如從凌晨三點斷斷續哭到快天亮),讓奶爸奶媽都頭痛不已。套句我具感應體質的岳母說法,侑侑常常是被嚇到,她幫忙收驚後可以改善幾天;但老這樣也不是辦法,老三生出來後該如何分配呢?講到這我就滿懷歉意,我真的幫不上忙,常常只能讓大腹便便的老婆抱著狂哭的侑侑。現在打算讓侑侑短期輪流在中部爺爺奶奶家裡、與蘆竹外公外婆家裡待待看,能不能更快適應各種不同環境。

 


        回到身體狀況。從過年那陣子我就有試騎腳踏車,上車時有點困難(腳跨不高),因為要一直保持平衡感才能把右腳跨到對側,但騎倒是還好,只是綠燈時剛起步踩會稍費力;下車時也是要固定好再慢慢把右腳移下來。只是這樣出門就不會帶拐杖。

 


        228連假這趟回家,和父親載著兩個兒子到學校玩耍。兒子們跑得超快,而我停好腳踏車要上樓梯,發現沒拿拐杖又沒扶手的三層樓梯,我最末一層(落差最高)居然沒把握能跨上去。踩上去的腳力量不足,下層的腳背痛也讓我不敢用力,踮了許多下還是不敢冒險往上爬,生怕跌倒。一股潛在的恐懼浮上心頭,回想起近三十年前剛被診斷為肌無力症時,也是上下樓梯力量不足,會忽然「嘰哩咕嚕滾下來」。如果手術後三個月的預後是這樣,很明顯跟我原本的落差很大。該如何才能更快速追上原本肌肉力量呢?

 


圖:兩兄弟在學校玩耍  我現在得和侑侑一樣學走路

 

學校  

 

圖:兩兄弟玩在一起、打在一起   加了老三會如何?

 

學校  

 


        但現在已經無法回頭了。儘管父母與麗都覺得我術後好像並沒有走得比較好,自己懊惱也沒用,我家謝小馬即將於七月報到的事實更讓我有壓力與愧疚。但只能埋頭繼續復健了、、、、

 


        希望這一年末,我能夠再寫篇文章,是比現在更樂觀的,無論是哪一方面。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