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三兄弟最愛吵架,尤其是老二與老三。老二總能用些方法把老三氣哭。


        今天下班,又聽見老二與老三在吵架。原來是老三望見老二的櫃子裡(三人各有一個櫃子)看見他的七龍珠的遊戲卡夾,於是向老二要;老二以「老三自己放錯了」為由拒絕。老三開始哭。


        媽媽緩頰說:「一定是你們平常卡夾不收好,亂丟,清潔阿姨收拾時放錯了。二哥就還給弟弟嘛!」


        老三哭著說:「我們三個人裡面,只有我有打七龍珠,那明明是我的,二哥卻不還我。」


        二哥:「我才不要。我要拿去園遊會賣,可以賣一些錢。」惹得老三哭得更大聲,改尋求我幫忙。


        我建議他去跟二哥談條件。結果二哥說:「如果你打得贏我,我就把卡夾還你。不然就免談!」


        然後老三就去抱著大哥哭,請大哥幫他出戰。


        我好奇問為什麼?老三說:「二哥知道我一定打不贏他,才這樣說。」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家小孩當初取名字時都很隨興,沒刻意去查字典或看看有沒有諧音。


        三兄弟的名字,父母都屬意我取,所以中間的明很常見,因為我懶得考慮太多,常見又好寫。老大的「昊」就是因為他生出來頭很大,且昊有「孝順父母」之意;但老二的「侑」就沒想太多了,就是靈光一閃,且覺得且比同音的佑、祐、幼少見,用鋼筆寫起來是不錯的字。


        但是侑侑從小就很愛吃,幾乎不太挑食,但又小氣的不願意掏錢出來。明明口中還在嚼食物,手上已經要去再抓下一樣了,甚至會制止其他人吃盤子裡他看中的食物;也常常騙弟弟的食物來吃。甚至有次和同事聚餐吃烤鴨捲餅,也同樣像餓鬼一樣貪心,毫不害臊。我認真考慮以後讓他去上餐桌禮儀課。


        我偶爾買到的益康黃金泡菜,他每餐都要吃,幾天就可以吃掉一整罐;上週下班時我偷偷買杯楊枝甘露放冰箱,準備夜裡來喝,但是晚上我才進房間上個視訊課程,出來赫然發現侑侑慫恿老三,兩人已經把那杯楊枝甘露喝光光、、、、一口都沒剩。


        遇上這類情況,我每次總是惱怒的逗他說,要吃食物要自己把撲滿的錢拿出來買!他就會開始喊自己很窮,然後說「家裡爸爸比較有錢,應該爸爸買」。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講到全國登山大會師,是救國團沿襲多年的登山露營活動,輪流由各縣市主辦,一些登山社團也可以報名。父母都是救國團的成員,攀爬台灣百岳無數次,父親更曾擔任北斗團委會的總幹事。我在小時候曾去過一屆,隔了很多年才再度參加;老婆與孩子們則是第一次露營。


        我對露營一直有點不切實際的幻想。可能是被小孩惹煩了,陸續聽見幾位同事(醫師、護理師)分享,他們常去露營,有固定的露營朋友;每次去露營時,「小孩們就會自己玩在一起,大人可以稍微放鬆、落得清閒」。聽起來是個不錯的想法。


        但幾次當我向夫人提起這個想法時,總會被打槍。我家夫人說:「妳自己會搭帳棚嗎?別人都會幫你嗎?等自己有辦法搭帳棚再說吧。」我囁嚅的說:「那、、、可以找不必自己搭帳篷的地方吧?或同事要出遊時投靠他們。」但還是未獲同意。


        所以屬於我們的露營一直沒有成行。可能得等我和她都認識的朋友共同說服她了。


        在這年,全國登山大會師正好在新北市的金山主辦。金山我也很多年沒去了。這趟可以投靠我爸媽、以及一些他們昔日的學生,正好可以再體驗一下,而且帶小孩見識一番。


        我們當天開車到會場,金山青年活動中心。父母和幾位學生(同樣是救國團、北斗團委會成員)也早就到了。這些學生大多是父母當老師早期(前幾屆)教的學生,大約都大我十多歲;只有兩位我不認識。父母常說,這些人都是他小時候打過屁股的;但常常打過屁股的在出社會後比較有感情、比較會連絡;所謂「好學生」常常畢業後就沒了音訊,或是相見不相識,連點頭都沒有。這是資深教師的感觸。


圖:全國登山大會師   各鄉鎮隊伍陸續抵達
Fuji X-M1+ 16-50mm

2019登山大會師010.JPG   

圖:全國登山大會師

2019登山大會師009.JPG   

圖:全國登山大會師 來自各縣市鄉鎮的旗號

2019登山大會師012.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回我在部落格聊到高級輕便相機,已經是2012年的事了。這次要聊的是另一台我很喜愛的相機,Minolta TC-1。


        「Nikon是穩固的科技,Canon是速度的科技,Minolta是創新的科技,Pentax是人文的科技。」這段話不知起源自哪個攝影論壇,但是具體描述出日本四大底片相機大廠的特色。


        在我高中接手父親的Nikon FM2開始攝影(詳見),到後來自己買了第一套Pentax系統,四大日本系統裡唯一我沒用過的就是Minolta系統。但是在我讀大學時,有位王同學倒是十分著迷於Minolta的單眼相機系統。Minolta電子對焦系統強大、鏡頭群多,是第一台在135單眼反光相機裝配電子自動對焦系統(AF)的廠牌,感覺跟Canon可以一爭短長;但我倒是從沒使用過Minolta 單眼系統。


        這次我要分享的,是我唯一擁有的一台Minolta相機,卻是她唯一出產過的頂級輕便相機,Minolta TC-1。


        沉迷攝影的人往往不會只有一台相機。玩過一段期間之後就會想各種武器都來幾樣,讓不同場合都會有趁手兵器。最初我是學習單眼相機系統,後來迷上了雙眼相機。以前貪多時,我出一趟門會帶兩三顆鏡頭以滿足各種拍攝條件;有段時間又覺得其實頂級輕便相機拍起來一點都不遜色,而且體積輕巧、可以專心構圖。也因此後來我又專注於頂級輕便相機。


        根據紀錄,這台相機於1996年2月推出,在我剛認識它時是在攝影論壇見到網友貼圖,另一則是它的體積極小,正面尺寸類似名片或信用卡(85.60 x 53.98 mm),厚度約3cm;且其從發布到2005年1月,一直保持了使用35mm膠片的最小相機記錄。


        究其命名,TC-1之意為『The camera one』,不難想見Minolta在這波高級輕便相機的市場上不缺席的決心,以及高端技術的展現,希望做到No 1。


圖:Minolta TC-1 正面

Minolta TC-1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知不覺就這樣過了一年。2019年年底,當中國開始零星出現關於奇怪的肺炎消息時,應該全世界的人都沒想到,全球旅遊市場、甚至生活型態會出現這樣大的轉變。


        這趟九份之行,是舅子在過年前就計畫的。他和他朋友租下九份一棟獨棟房子,邀我岳父母和我們全家一道去住。那時疫情剛零星爆發,所以並沒影響出遊計畫。


        算起來,我從沒認真逛過九份。撇開小時候可能跟父母去過不談,有一次是大四時和同學去,同學開車,但似乎只記得吃碗芋園冰。第二次是2007年跟著住院醫師去玩,那年總醫師辦活動帶學弟妹出遊,我是唯一有跟到的主治醫師,想起來也覺得驕傲。那趟去平溪、十分、最後才走到九份的茶樓喝飲料,但也是當天來回。


        聽說侯孝賢的『悲情城市』開啟了世人對九份的認識,但我看那電影時年紀太小,對於悲情的歷史也不會有太多感觸。九份對我的印象,就是蜿蜒的樓梯、與眾多的商家。走在這座山城,會聯想到我嚮往、卻還沒機會成行的希臘;只不過希臘的色彩簡單卻迷人多了!


        那天舅子開車,花了幾小時的車程來到這裡,這裡總是假日塞車的熱點。先是開到一個亭子,爬段路上去可以見到遠方的海,岳母及同行的友人帶了食物,大家在亭子上吃起午餐來。但我發現不只是我們,還有其他登山客也這樣做,於是小小的亭子佔了好幾組人。


圖:途中的涼亭,我不知道名字
              Contax G2+ G28, Fuji reala 負片

2020 九份金瓜石01.jpg 

圖:三兄弟和朋友的小孩

2020 九份金瓜石02.jpg

九份


        沿著GPS開近民宿,濛濛的天與霧,不脫人對九份的既有概念。我們與民宿老闆約在巷口碰面,看來老闆也是住外地,他帶我們鑽小巷,來到一個國小後方,原來這民宿居然是在眾多老街的最上頭、半山腰,那這樣要逛街就方便了。


圖:民宿外頭就是九份國小
                 
Contax G2+ G28, Fuji relaa 負片

2020 九份金瓜石12.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與學長早年並不是太熟,只知道他在長庚受訓完後到成大去,然後繞了一圈又回到長庚來了。會有較多接觸,完全是每個星期三的緣份。


        我在星期三下午於台北看診,隔壁就是學長,只有我們相依為命。但大多時候只有每周上診前可以聊個十分鐘。


        但這樣聊著聊著,也能建立起一段交情。

 

高EQ的專家


        台北都會區有著比其他院區更高比例的神經質患者。他們總是查著半吊子的網路知識來就醫,懷疑自己得了某種病,要求做檢查。我常常得好說歹說,口沬橫飛才能打消他們不放心、或想做檢查的念頭;反倒是一門之隔的學長,總是傳來和氣爽朗的笑聲,例如「沒甚麼啦!妳就不要這樣想就好了」、「你覺得你自己胖、其實你看我也很胖啊、、、哈哈!」

       
        雖然不知道學長面對的是甚麼樣的病人,是不是和我診室裡的一樣難纏?但學長談笑用兵,智退患者,我總是很欽佩。


        學長看診的人數通常比我多,但還是大約有90%的機率會比我早結束。我總是看得苦哈哈的,然後一個人黯淡的離開醫院。


        然而看診時對於看不懂的患者,尤其是些奇怪的動作障礙症狀,學長是我最好的老師。我總是不顧患者的遲疑眼光,起身到隔壁去請學長過來參詳一下。經過學長的火眼金睛鑑定,有些功能性的動作障礙患者便呼之欲出了。


        學長反應敏捷、辯才無礙,在我出社會以來所認識的人裡,無人能出其右。學長的冷笑話就不說了!他在臉書上寫的話,我往往不敢亂回應,怕被人家發現我是第一個聽不懂的人。


        我除了在報社專欄發表感性文章之外,發牢騷的話通常只會在臉書寫。例如白天看診或照顧住院患者的不愉快經驗、門診初診看太多的慘狀、自己身體不適等等,都會在當晚深夜在臉書傾洩。只要沒太明顯揭露個資,我其實覺得發發牢騷還好;其他人按不按讚就不是我關心的了。


        學長是少數針對我這習慣,正面給我回饋的人。他說,這樣寫沒關係,就把臉書當發洩管道吧!但是鬱卒的事,講一講之後就要卸下來了喔!行醫的路很長呢!不要常常被不愉快消磨心情。


        有別於以往的冷面笑匠,我一直記得學長提點我時語重心長的模樣。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些時候我會跟著居家護理師去居家安寧醫訪。這類患者除了是慢性病,更是被認定為末期病患,家屬選擇讓患者在家走完最後一程。我一直很佩服願意把末期患者帶回家照顧的家屬,因為那表示家庭支持、及成員之間的心理建設要夠。因為對於患者何時會離世,沒有人說得準,也無從知道接下來數天或數星期會出現甚麼狀況。


        這次是去探視一位肝癌、肝硬化併發轉移至骨頭與腦部、且引起腦中風的黃先生。他以前是板模工,終日在外工作賺錢。在其他醫院確診肝癌與轉移後,他要求回家靜養,主要照顧者是太太和外傭。


        在來這戶人家之前,居家護理師提醒我,患者一向沉默寡言,與子女之間雖會打招呼卻少有共同話題。我心下有了譜,又是一個親子之間沒有太多交流的家庭。


        另外,患者在家有時會大喊大叫。因為這家人住的是透天厝、數十戶的老舊社區,患者剛回家照顧初期,叫聲連鄰居都受不了,還請過里長、警察來關切。家人曾一度打消居家安寧的念頭,想把患者轉送到安寧病房或養護機構。所幸和鄰居們溝通後,大家也都能體諒現況了。


        黃先生躺在二樓一個單獨的房間,空間不算大,旁邊的電視正播著新聞。我初次審視他的外觀,全身明顯黃疸,腋下腫一個傷口膿包、脫皮;雙腿分別因癌症轉移而造成病態性骨折、作過放射治療及固定,骨頭也因此突出成奇怪的形狀;以前的中風造成左側肢體癱瘓,腳踝處也有小褥瘡。另外四肢末梢皮膚粗糙長繭,應該是長年做粗重工作的痕跡。


        來自印尼的外傭妹妹雖不會說中文,但看來很勤快。只要我們比個手勢,她就知道我們想做甚麼,並且伶俐的遞上材料。


        根據轉院的病歷和我初步的理學檢查,判斷黃先生過去的腦部中風影響視覺,視野應該不甚清楚;加上幾顆轉移到腦部特定部位的腫瘤,足以影響意識。我和護理師向他自我介紹,說我們是到家裡探望他的。他起初意識還算清醒,能虛弱地向我們打招呼;過一會兒卻又眼神渙散,不知所云。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長庚系統各院區癲癇領域的精神領袖、臨床醫療與學術研究的舵手 — 吳禹利教授,在今年1月5日退休。我們為吳醫師出了一本紀念圖文集,將吳醫師的經歷,還有在長庚系統帶領我們的點滴,以及在癲癇學界的建樹收錄成冊。

 

我也寫了一篇文章:

        二十多年前,我在決定到長庚醫院神經內科工作時,就聽過吳醫師的大名。而當住院醫師第一年的第二個月就被排到跟吳醫師查房,更是戰戰兢兢。


        有別於許多查房時事必躬親的主治醫師,吳醫師更在意住院醫師們的自主性與決斷能力。許多醫師查房時每床都仔細下命令,連藥物都再三確認是不是有開錯;吳醫師則查房查得很快,主要時間是聽住院醫師報告患者的病情、以及要如何改善患者問題。


        據說吳醫師當住院醫師第一年就讀完了兩本神經學教科書Merritt Neurology及Adams and Victor’s principles of Neurology,他也依此勉勵所有住院醫師們要早點把根基打好。我想看病人的經驗都需要時間累積,但是要有知識為後盾才足以累積那種自信。


        他查房時常常來去如風,跟病患與家屬說明「你應該是甚麼病,我要幫你排甚麼檢查、與做甚麼治療」就離去。但因為他講話很嚴肅,身為住院醫師的我老是手忙腳亂,只得暫時安撫還沒進入狀況、或是滿腹疑問卻不敢發問的家屬「我等會兒再回來跟你解釋」,然後匆匆跟上吳醫師的步調繼續前行。


        這種看病風格與我的方式截然不同;我更在意與患者作仔細的解說、讓他們認同我的論點之後才能開始治療。但也因為我的個性,許多患者三心二意,當我給他們太多選擇時反而事倍功半;照顧住院患者與看門診常常拖到很晚。後來赫然發現,權威性的給他們「最中肯的建議」,反而立竿見影。


        在我剛升任主治醫師沒多久,還談不上對哪方面較有興趣,長庚體系開始按疾病類別、功能類別細分次專科。吳醫師問我要不要加入癲癇科?我說好啊!於是吳醫師、施茂雄醫師、已故的宋崇元醫師和我,湊成了癲癇科的班底。


        我選擇主攻癲癇領域後,與吳醫師互動的機會更多了。他總是念茲在茲、迫不及待想解決病人的問題。比方癲癇患者慕名來求診,他總是希望當天就盡量安排腦波及相關檢查,趁早找出患者病因。我很佩服他能在門診看到一半趕快抽空去看患者稍早做的腦波,當場決定治療計畫;這對我來說應該會疲於奔命,對他卻游刃有餘。


        「能實質幫助患者,是件很快樂的事!」這是我在吳醫師身上見到的影子。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過去三十年,我因為罹患肌無力症而投身神經科的故事,已經寫了好幾回。現在我要講的,是從2013年起開始影響我的另一個故事。


        我一向體型較瘦,工作較趕時也沒認真吃午餐,所以體重長年無法增加;就算那幾年看中醫調理,使用一些開胃的藥物,體重也大約都在42-43公斤上下。


莫名其妙的陣發性痠痛、與漸進的步態不穩


        大約2013年左右,不定時雙腿和腰部會有些痠痛,而且位置跑來跑去,例如前幾天右邊膝蓋旁酸痛、隔幾天換成左腳踝痛,有時甚至延伸到腰部、臀部;而電腦打久了,手指關節也會腫痛。


        我起初自認為是足底筋膜炎、或合併其他地方的關節、筋膜痛,開始嘗試足底或全身按摩。這些方法確實稍微可緩解一些緊繃痠痛,但卻無法完全改善。


        因為許多免疫系統疾病都可以用跑來跑去的痠痛表現,加上以前罹患的肌無力症也算是免疫系統異常,我去掛了過敏免疫風濕科。抽血檢驗了一些免疫數值,我的ANA(某項常見的自體免疫抗體)偏高,而且驗尿發現有蛋白尿,過敏免疫風濕科綜合了我的各項數據與臨床表現,給了我『紅斑性狼瘡』的診斷!真是晴天霹靂!


        我拿了重大傷病卡的診斷書,渾渾噩噩的去申請。猶記得那天,我在臉書上悲憤的寫下了一段話:「過去二十幾年,我就像不死鳥一般,經歷一個又一個大病小病,但總能化險為夷。現在,我要迎接人生另外一個挑戰了!」


        不可諱言的,我不願意接受這個打擊,但還是聽話的嚐試類固醇與針對紅斑性狼瘡的免疫抑制劑;但試了幾個月,痠痛症狀並未因用藥好轉。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今年入選決賽作品,我沒有任何一則入選,不冤。

但還是依往例撰文留念。

 

今年主題:蕪去、無懼

 

時事類:

之一:

新生活運動:點頭、少話、站得遠。

 

之二:

防疫有三寶,酒精、口罩、間隔坐。

 

之三:

想學孔子周遊列國,現在只能去小人國。

 

之四:

今年是最適合隆鼻、除斑、去疤的一年。名正言順的遮遮掩掩,沒人在乎你的臉。

 

之五:

病毒肆虐期間,醫院裡生病的人其實並沒有那麼多。

 

之六:

我們都高估了自己在公司裡的重要性。只要聲音能出現,人在哪裡其實並不重要。

 

之七:

航空站、飛機場?連蚊子都沒幾隻。

 

之八:

『自主健康管理』的真諦:自主在家休息、健康的多吃多睡,然後在上班前好好管理體重。

 

之九:

2020年農民曆:宜去斑、豐唇、植牙;忌共食、群聚、遠行。

 

之十:

算命的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結果衛福部長也這樣說。看來真是天意難違。

 

之十一:

「親愛的:我對你的愛如滔滔江水,誰都無法阻擋。」

「如果過兩天妳解除隔離,我再去找妳。」

 

之十二:

罩多、人不怪。

 

之十三:

天下沒有不排而獲的口罩。

 

之十四:

我身家沒有千萬,但我有千罩。

 

成語詩詞類:

之一:

青年守則:整潔為強身之本。

防疫守則:整潔為防身之本。

 

之二:

不識同窗真面目,只緣臉在口罩中。

 

之三:

好友就算想相濡以沫,也得肝膽相罩。

 

之四:

書中自有黃金屋,但千金難買盒口罩。

 

之五:

疫情期間開視訊會議,閒著也是閒著。

 

之六:

十年鄰里無人問,一度隔離天下知。

 

之七:

新冠生中國,春來發幾波,願君戴口罩,此物最防身。

 

之八:

月落烏啼毒滿天,各國元首對愁眠,千里之外台灣島,人道物資援全球。

 

之九:

清明時節毒紛紛,全球旅遊欲斷魂,借問淨土何處有?國際遙指Formosa。

 

之十:

台灣有罩乃大、無疫則剛。

 

之十一:

伸手不打無罩人

 

之十二:

財不露白、罩不離身。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父母這兩年比較常來北部看孫子們,有時是看門診、有時則是應我們之邀前來救援。除了帶小孩去附近公園玩、或是去百貨賣場吃飯外,我總想找些機會出門走走。


        這幾年拜報紙、部落格流行之便,介紹了很多從沒聽過的路線、步道。兩個月前才去林口的太平濱海步道走走,這趟就想改去新店的銀河洞瀑布。


        看網友的照片,說要先從北宜公路進去,不會很遠。北宜公路我自己一直沒開過,只記得很多傳說、車很晃;但還好沿著GPS實際開沒多遠就遇見了往銀河洞瀑布的支線。聽很多網美的說明,還有一個青立方休閒農場就在附近,很多人都順道一起玩。


        開著開著,除了見著一座廟,其他都是荒地。柏油路很陡、幾乎可以說45度了,在轉彎時還會遇到會車,對我的駕駛技術是很大的挑戰(後來在武陵農場裡,才發現那路更難開)。終於開到最上方,一個大約容納十多台車的停車場,於是我們就找個相對寬敞的樹下勉強停車。


青立方休閒農場


        這天太陽極熱,我們準備了雨傘、礦泉水往下方走,轉了兩個彎之後,赫然發現旁邊有條小徑寫著『青立方休閒農場』。我還挺驚訝的,想不到會先遇到餐廳而非瀑布。


圖:青立方農場
Fuji X-M1+ 16-50mm

青立方農場01.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會議現場


        早上起床,前往自助餐廳。我雖然不是美食主義者,但對於各飯店的自助餐廳總是興致勃勃。其中重要原因是「只要離開家裡,跳脫固有的生活型態,胃口就會變得特別好」,特別是平常如果習慣了吃得少或飢餓,一旦某天吃太多而讓胃撐著了、或是吃冰吃太多,雖然短暫覺得滿足,但沒多久就會去跑廁所了。這活脫脫就是腸躁症的表現嘛!


        但是出國的時候卻從來不曾出現這個問題,極少有所謂「水土不服」,好像只有十餘年前在西藏某夜吃了西瓜後再加泡麵,才出現腹瀉。到外地開會或聚餐時,通常是吃得好睡得著,像是去還本的。


        所以我潛意識裡喜歡外出放風,至少脾胃較開。我歸納出「工作壓力」才是讓我腸胃機能失調的主因。


        其次,對於國外的食物,我雖然仍然維持既有的挑食,但還是會適度的嘗試新口味看看。所以藉由出國開會,我總期待能夠在短短幾天吃飽一些、睡飽一些。


        早上的飯店,從自助餐廳的靠窗角落,可以看見我們開會的場地『國際會議中心』。中間隔著一條小河、以及一片公園。真是讓人賞心悅目。餐廳裡有很多麵包,我目前去過的有限國家裡,自助餐的麵包都大同小異,硬的軟的任君挑選,對我這不喜咀嚼的客人不至於踩到地雷。然後昨晚在夜市看到很多顏色的飲料,泰國人人手一瓶,像是色素泡出來的果汁,這裡也有;但我就是不敢嘗試。


圖:飯店自助餐  隔著玻璃可見到遠處建築
                  Fuji X-M1+ 16-50mm

2019 IEC006.JPG   


        泰式紅茶的顏色偏磚紅色,與台灣的深紅褐色不同,我拿來試調了一下奶茶,偏甜,但我不會形容那種甜味 — 乍喝有點奇怪,但後來再喝幾口,似乎也可以接受。


        題外話:後來某次在台灣的連鎖茶店『珍煮丹』也看到泰式奶茶的選項,我點來喝喝看。乍喝似乎與印象中有點類似,但喝完又是胃酸滿溢,此後就不再光顧了。


        心境!我想還是心境啊!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12 訂閱netflix,昨天看完『愛的迫降』,是我看的第一齣戲。

以前看過孫藝珍的『現在很想見你』 (此為韓版;日本版則是竹內結子演的)。兩位演員我都喜歡。想看看她在本戲的好評如何。

忍不住寫點感想:(如果覺得有雷,就請跳過本篇文章)

 

1. 還是要說,好的劇本是基本要素,男女主角選角固然重要,但要能延續吸引人的重點就在綠葉。這部片裡村莊裡的女大嬸們,要搞笑有搞笑、高傲有高傲、勢利有勢利、卻偶爾有暖心之舉兼人道關懷。看到最後,我偶爾都會被感動到。最後大家發現女主角也想念她們,那一幕更讓人感到窩心。

至於男主角身旁那一干士兵也是演技到位。雖然有些笑點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有趣,但和女主角經歷一切的感情互動,讓人動容。


2. 相對之下,男二女二(詐騙犯、及男主角原本的未婚妻)雖然演技也不差,但被太多綠葉搶了風頭,只有在後面幾集才突然讓我正視。比起另一齣我很喜歡的"太陽的後裔",兩男兩女的劇情交織精彩,本劇熱鬧度就遜色了一些。(我覺得太陽該劇裡的男二女二,重要性不輸給男一女一,整齣戲配起來才精彩啊!)


3. 不知為何剛好兩齣戲裡的男主角都是當兵的?或許軍中題材較神秘?軍人談戀愛較困難?

但宋仲基是靈活、自負、有點壞;玄彬是很直、不擅表達、但從頭到尾可以用「深情」來解釋他所有的行為。兩種類型都足以迷倒一堆迷妹。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9 Fri 2020 23:09
  • 數學


        國小三年級的數學,有一部分是在講時間的觀念。


        教導沒有耐性把題目看完、都看直覺作答的昊昊算數學,有時真的哭笑不得。


        像今天老師發回來練習的考卷有一題,我覺得很妙!(簡述如下):


        小明與小華約定晚上7:00在彰化火車站碰頭,住彰化的小華會去接小明。小明在桃園 5:15 搭火車出發,請問搭哪一班車抵達彰化,兩人互等的時間最少?


        底下有個表格,列了四種車次從桃園->彰化的車程時間

a. 普悠瑪:一小時20分

b. 自強號:一小時37分

c. 復興號:一小時49分

d. 區間車:兩小時


        昊昊很得意告訴我:「爸爸,這題我一看就知道,這四種火車當然是普悠瑪開的最快!同學也這樣說。」

        「如果題目裡有高鐵,我就搭高鐵。」


        我告訴他:「不是喔!他不是問你搭哪台火車能最快到彰化喔!是問說『互等的時間最少』。如果從桃園出發的人太早到或太晚到彰化,可能小明或小華其中有一個人會等很久。所以最好是到達時間大約剛好離晚上 7:00早一點點或晚一點點。」


        見昊昊不太懂,我只好打個比喻: 「我們要回彰化,搭5:15的車子出發;但爺爺說有點忙,要到7:00才能來火車站載我們。如果你搭最快的火車,太早到彰化火車站,你是不是要等爺爺很久?如果你搭太慢的車,太晚到彰化,那是不是變成爺爺要等你很久?」


        「最好是你到站的時候接近 7:00最好。都不太需要等,就能坐上爺爺的車回家了。」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口與龜山兩者只隔一條高速公路。對於林口,我較常去的是家樂福、三井outlet,或有時去竹林寺拜拜;其他地方卻不熟悉。在數年前有次老婆開車載我去八里,我才知道原來淡水的對岸「八里」是從林口開車下山就能到了。八里雖然不如淡水熱鬧,但若全家人要到淡水,就不需搭車到台北再轉捷運了,先到八里還近些。


        但我今天要談的小旅行不是去八里,而是到八里的途中。


        近幾個月因為疫情,大家都失了出國機會;但因此也增加了國內旅遊。除了我平日會看的蘋果日報會有一日旅遊報導外,聯合報網站也會刊出部落客的私房路線,讓我增加不少見聞。


        某天我見到「太平濱海步道」的報導。這裡又稱「南灣頭太平濱海懷舊步道」,位於台北縣林口鄉太平村,是昔日南灣頭與太平嶺兩地之間往來的越嶺保甲路。由於照片裡見到的景觀有八里焚化爐的煙囪,離這裡理應很近,但我又不懂文章裡描述的正確位置。感覺上是從林口這端可以到達、若日開車下山後走西濱快速道路,也可以有地方上來。


        我拿這個問老婆,她淡淡地說:「就是以前開車往八里的路,在中間有段岔路,轉出去就是那個方向了。應該是有指標,你都沒注意過嗎?」


        我尷尬地笑說:「我開車都目不斜視,專心看前面,不會去注意路旁有哪些指標。」


        但只要老婆曉得大概位置,就有機會去。


        五一連假時,父母來北部。老大老二都要上學,只有老三幼稚園放假。由於天氣好,我提議去步道看看;老婆原本面有難色,但後來還是出發了。


        那條路是走往八里方向,會遇到高球場(據說是全台最貴的高球場);附近還有阿榮片廠,很多民視連續劇都在那裏拍。老婆開車,在遇到高球場之前還真有岔路,而且有路標指示「太平濱海步道」。GPS指引的產業道路看來有點偏僻,一不小心會錯失入口,開車者會誤以為走錯了;但最後還是抵達目的地。步道前方有一個約莫可停三四十台汽車的草地停車場,開車來的應該不必擔心停車問題。


圖:太平濱海步道 入口。  看來招牌是近年整建的
                 Fuji X-M1+ 16-50mm 相機

太平濱海步道01.JPG   

圖:太平濱海步道 入口。

太平濱海步道02.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