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開了Wanaka湖之後,車子繼續向前行。這一天要到特瑞索去,這裡是往庫克山的中繼站。聽旅行社領隊說,這裡的吃住是這兩年才開發的,但其實他也沒有來過。


        車輛行過一座又一座山頭,四周的草地已經變成乾枯的雜草。領隊說,這裡是紐西蘭的沙礫地帶,那感覺像是荒野大鏢客在西部拓荒時的場景。我們下車拍了照,但陽光非常耀眼,這一刻幾乎以為是到了夏天。又過了好一陣子,車窗遠處出現了幾個湖泊,在陽光下成碧藍色,不過路邊沒地方停車;司機說這是附近的人工湖泊,做為調節水量用的,有機會再來。


圖:沙漠   據說魔戒也有在此取景
        Canon 5D+ 24-105L 攝
 

特瑞索  荒漠 

圖:沙漠 

特瑞索  荒漠 


特瑞索


        來到了特瑞索的旅館,是位於一大塊空地附近,看起來像是個大社區,房子不少;不過人不多,不曉得是不是假日才有人來。整個旅館後方就是大草坪,頗有高球場的感覺,雖然我並不打球。

圖:旅館  平房,卻有綠油油草坪。

特瑞索  旅館 

圖:旅館正門

特瑞索  旅館 


        來到這地方才下
午三點多,陽光正強,放好行李後大家紛紛走出來外頭。感覺上這地方並沒什麼好逛的,但是卻得在此等到晚餐,有點茫然不知所從。於是領隊提議,我們要不要回頭走,到剛剛的人工湖附近去?這正合我意,而麗也同意;不過其他幾對意願不高,所以就兵分兩路了。


        我們幾個回頭走,這裡的道路上人車罕至,走好遠才遇到一部來車,而天空的雲層倒是變化多端,我還拍到一個長得像龍捲風的雲。大概三四公里後來到人工湖,這是幾個串聯在一起的湖泊,用途類似水庫,顏色在斜陽下呈現奇幻的藍色。於是我們拍照停留後,才慢慢往回走。


圖:幾個人往人工湖方向走

特瑞索  公路 

圖:夕陽下走在紐西蘭公路

特瑞索  公路 

圖:天空的雲

特瑞索  公路上的雲 

圖:人工湖

特瑞索  人工湖


        有趣的是在隊友一邊散步,一邊抱怨為何攔不到車輛可以讓我們搭順風車時,忽然一部汽車自動在旁邊停了下來。車上人探頭用台語問我們:「你們是台灣人喔?」原來他們是台灣到紐西蘭來自助旅行的,行程租車從北島開車,搭船,再從南島北端開車至此,要趕在今晚之前進入庫克山的。司機聽見我們交談就主動停下來。他鄉遇故知,大家就嘰哩聒啦用台語聊起來了。可惜他們車滿了,無法多載我們五人。但在異鄉憑語言認人,也是個有趣的經驗。


        走回旅館,其他幾位團員表示這附近唯一的超市也很早關門,所以也沒什麼好逛的,大家閑得發慌。晚上吃旅館提供的餐點,是自助餐,但菜色還好,就是一些沙拉加上熟食,讓我又不禁懷念起台灣飯店的自助餐來。


        旅行總是有熱鬧也有低潮,我想在特瑞索這一晚,大概是這蜜月行程裡比較平淡的一天吧!回台後我有跟旅行社建議,也許他們原意是為了不倉促趕到庫克山而住在中途,然而這裡也太偏僻了!但是我一向鮮少為了這種事打擾遊興,把這裡想像成『山居歲月』的恬靜,在馬路上大步健行高聲談笑,也是旅行中也很難得的事呢!



鮭魚場


    
    清晨起來吃早餐,餐廳外頭的草坪還結著露水,其實很涼。出門後回頭走,到了昨天經過的一家鮭魚養殖場。類似的場景我在旅移節目看過,紐西蘭人引流溪水到人工湖來儲水灌溉,兼養鮭魚。不過清晨天色微亮,真的好冷喔!漁場老闆帶我們簡介環境,然後給我們一些飼料,只見鮭魚爭相躍起搶食,激起我的童心。

圖:清晨到鮭魚場   擺出釣鮭魚姿勢

特瑞索  鮭魚養殖場  


        然後領隊請大家吃鮭魚沙西米。只見漁場人員熟練的撈起一尾大鮭魚,沏成細片,大家就卯起來吃;只有我這不吃生魚片的在一旁乾瞪眼。沒辦法,就是沒口福。

圖:鮭魚場  很冷 

特瑞索  鮭魚養殖場 

圖:大家吃鮭魚生魚片

特瑞索  鮭魚養殖場 

圖:路經昨天下午經過的人工湖  白天又有另一番光景

特瑞索  人工湖 


        稍後動身,就往此趟蜜月另一個我嚮往已久的地方
庫克山邁進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