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活, 記憶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2006 西藏 日喀則山區

                Hassel xpan, 45mm攝;Fuji reala 負片。

日喀則    


        有一本書『壯遊』提到,人一生至少須有一次壯遊。我想在2006年西藏這趟旅程,算是非常特別的記憶吧。


        在我小的時候,愛跟父母去爬山。但自從國中生病之後,連體育課都受到限制。我也習慣父母只帶弟弟去爬百岳、中央山脈大縱走、全國登山大會師等等活動,自己安份的做個「東亞病夫」。但那段青少年時光,只會念書,沒能像其他小孩一樣四處玩耍、和弟弟一樣到處爬山冒險,始終是一片空白。


        後來儘管拍胸脯說「治好了」,在此後三十年來陸續參加多次病友會、座談會、寫文章鼓勵許多患者;甚至考完神經科專科醫師那年,跟父母去七彩湖、鳶嘴稍來,看著我雖然累卻一步一步走了一整天,父親沒有評論,但母親告訴我「他很欣慰」。父親可是體育老師啊!


        西元2000年時,就是我當總醫師那年,跟著父母去中國旅遊八天,那年是長江三峽大壩啟用,即將改變許多地貌,全世界旅客掀起一股回顧熱潮。我也去了!但與其說是想看長江景觀,不如說是想和父母同遊,稍稍弭補失去的童年回憶。


        那年去長江三峽時正逢我發生猛爆性肝炎,提早結束總醫師生涯,但休息數天後還是按原定計畫出遊,只因不想後悔。那趟很愉快!而在2006年,父母嚮往去西藏,我義無反顧決定停診兩週,跟他們去十六天。其實我很不喜歡停診,甚至在行醫生涯也沒有執著到「非去不可」的地方;只因為請假之後,許多事還是得等著自己回來做,而我動作又慢。但是那趟是父母公務員生涯退休後的首次長天數旅行,他們很少出國去玩,體力甚至比我強壯,不須我陪;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想跟他們一道出去,用相機記錄一起經歷的美好時光。那時如果父母不是選擇西藏,而是其他地方或國家,相信我也是會這樣做的。

       
        當初我對西藏的初略印象,是藏傳佛教,以及出發前數月讀了楊志軍寫的『藏獒』小說。對於藏傳佛教的神祕、藏獒的忠義感到嚮往。去了之後,才發現這趟行程比想像中克難、卻滿足得多。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鐵在今年十二月,如期開闢了苗栗、彰化、雲林等三站。而班次也作了許多改變,例如新增了許多班次是「站站停」(要嘛就三站都停,要嘛就跳過去都不停)。對於許多遠程旅客而言,通勤時間拉長;但對於這三縣的人來說,多了一個回鄉的交通工具。


        以我來說,原本開車回家都需約三小時,那是因為得載小孩的行李、推車等等。倘若有時候想回家度個小假(非大型連續假日),行李又不多,搭看看倒是不錯的。於是趁著十二月初高鐵推出「買一送一」體驗價,與昊昊約定,帶他與明甫搭高鐵回去北斗。


        不過人真是超乎意料的多!本來就認定週五較多人,但也許是因為買一送一的緣故,趕到高鐵站時看見人潮還是嚇了一跳。我匆忙在販賣機排隊買了自由座(想說對號座鐵定沒有),進車站時還是被站務人員廣播引導到對號車廂去,因為自由座車廂已經站滿了!運氣不錯的是,在第七廂居然還有空位,一位乘電動輪椅的先生慷慨的叫我們坐他位置,於是老婆抱明甫坐著。搭高鐵像是以前搭台鐵一般,走道站滿了人,前所未見。幸好我只需站一小時,不像以前搭台鐵要站近三小時。


        車行苗栗、彰化新站都有不少人下車,尤其很多是年輕人,我們排了好久才擠出站;推測應是許多遊子返鄉試乘的,特地來玩的恐怕不多。但以這種票價來說(桃園到彰化票價680左右),如果不是目前優惠中,我想我應該除非趕回家才會搭有;倘若是我父母應該還是會選擇搭乘客運(北斗出發直達林口,車程約兩小時二十分,但敬老票只要250 左右)。


        彰化站位於田中,田中央。四週有幾條聯外道路還沒蓋好,包括往北斗的;所以父親開往田尾再繞回來,不過離家才五公里遠,比起我岳父家到桃園站更近。


        這趟回家是散心的,像度小月一般,所以吃吃喝喝,隨處逛。


竹塘榕樹公


       
父親說竹塘這棵樹,其實應該比澎湖或台灣其他地區號稱的樹王更大,只是名氣沒那麼響亮。位於濁水溪畔,本來是一顆樹,後來變成一大片,因氣根極多,已經不好分辨哪裡是最初的樹幹了。當地人搭了棚架,視為神明祭祀;民眾在此泡茶下棋,還有人擺設卡拉OK在唱歌。


        不過侑侑還是比較喜歡榕樹公旁的小公園,有一些遊樂設施。他對於溜滑梯沒有抵抗力,無論在哪裡看到總要溜上一陣子。


圖:榕樹公  有神則靈
                 Fuji X-M1+ 16-50mm

榕樹公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和弟弟自從大學之後,見面的機會就不多。在他到台南工作後更是少有機會連絡。我成家後,如果有連續假日就會盡可能回北斗,一年大約也有四五次吧!但忙碌的弟弟就不行了。獨身的他連過年都常常無法每年回來,反倒是父母找機會去台南看他,幫忙打掃;至於我兄弟倆聯繫的機會就更少了。雖然把他的手機號碼設為熱線(互打免費),但常常一年撥不到五次。可能是各忙各的,不曉得該說啥吧。


        昊昊和侑侑與他上一次見面,應該是前年九月我們全家去台南參訪他的住所了。那趟去了安平古堡,吃了周氏蝦捲。侑侑當時才剛開始想爬樓梯呢!至於我在林口的家,他從未造訪過。而明甫出生後,他甚至只看過照片而已。


        這次他要出國,我鼓吹他提早到林口來住一晚,總比半夜搭車北上來得輕鬆。早上我就告訴昊昊說「今天乖乖去上學,爸爸下班後再帶你去接叔叔」;哪知他搞不清狀況,一直哭著「我不要去上學,我要去接叔叔!」騙了許久才到幼稚園去。我想小孩子的邏輯還是不太清楚,很多時候他們不了解你的話意,只想「馬上作」,以後這種事還是不要太早講吧。


        傍晚太太先載昊昊下課再繞道來載我,據她描述,昊昊一直說要「先去載叔叔再來載我」;平常可是會吵著要接我下班的耶!一年半沒見過叔叔了,四歲小孩記憶有這麼深刻嗎?讓我小吃醋了一下。


        我從高鐵站接到弟弟後,先繞去奶媽家。明甫本來已經昏昏欲睡,但奶媽趕緊將他吵起來。七個多月大的明甫正是愛玩的年紀,但不是每個人逗他都會笑。說也奇怪,當我家老弟初次抱著他時,光是正眼相望就逗得他咯咯笑。也許真的是所謂的血緣吧?不需任何言語。


圖:明甫第一次看到叔叔就很開心   手機攝

明甫與叔叔  


        用餐後回到我家,昊昊拿著叔叔送的玩具汽車(保時捷的喔),愛不釋手。本來他床頭已經擺了好幾部汽車,睡前要把這台再帶進去;我告訴他說,要拿兩台汽車出來才能換帶叔叔這台進去。結果昊昊居然分批把所有汽車拿出來客廳收好,才迎接這台新車進去,也讓我嘖嘖稱奇。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侑侑在家裡是老二,話學得比昊昊慢,但個性卻比昊昊拗,想這樣就一定得這樣;如果不順他的意,哭上一小時也是可以的。從前我們就是因為常常不知道他想要甚麼,而被折騰得夜不安寢。


        爺爺奶奶在昊昊約莫一歲半時帶他回中部住了大半年。昊昊的獨立與相較於其他小孩的成熟,讓他在北斗如魚得水
,深受鄉親父老喜愛。每天傍晚爺爺奶奶帶他去學校踢足球、晚上去親戚家或學生家串門子、甚至時常跟著參加社團的自強活動能台灣跑透透、、、不亦樂乎。


        但依賴性高的侑侑就不行了!在明甫出生後,我們本來想如法泡製,改讓侑侑回北斗去住,到我成長的校園去踢球,吃我自小愛吃的小吃;但侑侑每趟回去黏媽媽的表現讓爺爺奶奶卻步。儘管我抱怨,也要讓侑侑在北斗住一段時間啊!有這麼多好吃好玩的!但爺爺奶奶看到侑侑的性格實在不敢恭維。尤有甚者,發生跌落高鐵事件後,更是不敢帶他了 (見 給台灣高鐵的感謝與建言 ),畢竟他們也有一點年紀了,如果侑侑要狂奔可真的是追不上;最後只好委託外公外婆帶。


        只是外公外婆也要做生意,一個月總有數天會很忙,而他們不像爺爺奶奶總是一起行動,而是各走各的(例如去廟裡進香、當兼職專業媒人或收驚、或是打牌、跟鄰居吃吃喝喝等等),要她們守著侑侑不出門也很勉強。說到底,自己孩子最後還是得自己設法養啊!


        我不免時常重心長的對侑侑說:「兒子啊,你要表現好一點!不然沒有人敢帶你啊!」也不知他聽懂還是不懂。


        我由於這幾個月體重暴瘦,也不知道是單純腸胃問題,或是合併腎臟,甚至有壓力,總之已經到了不得不解決的情況。我入院去做了些檢查,然後請假一星期回北斗休息,也順便把侑侑一起帶回去讓爺爺奶奶,以免我太無聊。


        每天我真的吃完早餐、看電視,然後構思午餐該吃啥?睡午覺後傍晚去學校運動騎單車,回來又開始想晚餐該怎麼辦?整體來說胃口是有比較進步,只是沒反映在體重上。


圖:侑侑與爺爺在學校做伸展操
        Fuji X-M1+ 16-50mm

伸展操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妹會來我家,其實是很臨時起意的。記得公共電視有個節目叫『誰來晚餐』或『誰來我家』吧?我有時回家時會不經意跟著母親看到。這節目先介紹一家人的故事,然後邀請一位來賓(往往是家人的偶像或是期望見到的人)來作客。這樣的連繫感情方式往往帶來驚喜。


        這段日子,我都是平日平平淡淡(固定上班做同樣的事),假日庸庸碌碌(其實是「慵懶」卻「忙碌」,因為得應付二到三個兒子同時在家的窘境)。身體不好也會影響心理,所以同事們提到我這段日子體能狀況惡化卻找不到理想原因,是否可能跟壓力有關?我卻也不敢完全排除。畢竟要診斷他人的『身心症』較客觀,自己的狀況並不容易啊!


        在假日煩悶的時候,我有時於客廳枯坐一整天,會用手機發發facebook紓解勞騷。幾位同學、前同事、學弟妹、老婆的摯友們往往會留言鼓勵我,甚至提供一些經驗(多是已經熬過、或同在經歷這段陣痛期的)。


        昨天學妹忽然傳訊給我,談到常常看我說假日都很疲乏,今天她跟女兒有空,可以來我家走走;順便推薦一些她提到過的玩具與童書來跟兒子們玩玩,讓她們連絡一下感情。


        每個人關心的方式不一樣,但看到這訊息我還是一陣感動。儘管父母本周有上來當救兵,但我還是很歡迎學妹來。心裡明白,學妹來訪一方面是希望讓小孩們玩耍,減少大人們的壓力;再者應該是想來看看我這老骨頭吧!


        其實以前見到學妹的女兒豆豆都是在facebook上,今天初次見到本人,跟過往印象都不同了!真是害羞到不行;雖然小孩剛到陌生環境都是如此。在學妹鼓勵下,豆豆陸續拿出了幾樣益智遊戲玩耍,但是侑侑好奇的張望,甚至近距離進逼,讓豆豆躲躲閃閃的。我笑說等昊昊看完中醫後回家,氣氛會不會更熱絡些。倒是豆豆後來也跟侑侑拿起汽車玩了,各玩各的,絲毫沒有我家兩個兒子湊在一起時你爭我哭的場面,我們才比較有時間聊到近況。


圖:學妹與豆豆
        Fuji X-M1+ 16-50mm

學妹與女兒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學會對我來說,是很遙遠的。這類活動要成型,往往要有夠熱心的人發起。常聽到身旁的同事說有舉行同學會,但總與我無緣。一兩年前大學同學辦過一次,但那時記得正值我家侑侑出生沒多久吧?又在中部,所以也沒去成。幸好現在facebook流行,在上頭也找回一些同學,儘管已經多年不見。


        事隔離開學校應該已經有十七八年了!今年開始有班代發起要辦同學會。其實除了同樣在長庚的同事一年可以偶遇到一兩次之外,我幾乎沒主動連繫過其他同學。本來我一直猶豫說應不應該去參加?因為近一年多來身體發生了很多事,行動不便,心情低落,幾乎婉拒了許多演講或研討會。如果這樣去參加同學會,相信我是全場最落魄的吧?儘管有些同學已經在FB上聽說過我的潦倒。(關於這一年來的波折與心情起伏,可參閱前文 寫在 2014上半年 )


        上周跟小我兩屆的學妹閒聊,她講到她們那屆也很期待同學會,只是本來喊要辦的人雷聲大雨點小,快一年都沒下文。我不知不覺聊起起許多往事,許多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學妹看著我笑道:「學長,你不覺得你應該去嗎?」這樣想也對。同學之間總有比較熟的、比較不熟的,我也不曉得會遇見誰?但是只要能敘敘舊,知道大家的近況,那就是一種收穫。所以幾天前在確定這週假日,老婆可以帶小孩去投靠岳母;而又有同學願意開車來載我的情況下,我允諾要出席。


        這次是在華航諾富特餐廳聚餐。從跟同學去高鐵接人起,遇到的同學們幾乎都胖了一圈;我猜只有我是變瘦的吧?唉!


        來到飯店的餐廳,一小時內同學們陸續入座。今天吃的是桌菜,我以為會是自助餐;但這樣也好,大家可以轉檯連絡感情。有幾位我已經叫不出名字了,多半是以前就較少往來的;但這絲毫不影響大家的熱情。許多人更是紛紛靠過來詢問我的情況,我只好一一解釋。但久了之後,也沒有那麼不自在了。


圖:同學們
        Fuji X-M1+ 18-55mm攝

同學  

圖:同學們

同學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言:


        最近回家一趟,整理一些舊雜誌要捐給北斗國中圖書館。翻到一本95 年五月份某一期的商業週刊,封面標題是『藏獒鬥志』。照片是一隻炯炯有神的藏獒,讓人印象深刻。本期刊頭文章是敘述一些大陸經理人在台灣逐漸展露頭角的故事。他們出生於文化大革命時期,焠練出極強的生命力,帶來迥異於台灣草莓族的工作態度。他們性格像藏獒一般,都是苦幹過而出頭,對挑戰與競爭甘之如飴。這也代表了現代中國精神的新觀點。當初看完了這期週刊,我便去書店找尋總編輯口中的
靈感,亦即曾在大陸造成轟動的小說,後來推出台灣版的『藏獒』一書,由楊志軍撰寫,後來還出了第二、三集。


        這篇文章在我到西藏旅遊之後就寫了,現在將它略做修改放在部落格上。

 

之一:藏獒


        其實我很少看小說的,因為很花時間,而且時常買了後有一搭沒一搭的看,擱了幾個月都看不完;但這本『藏獒』我倒是四個晚上就看掉了。一方面延續於對商周此篇報導的興趣,再者也因為本書作者對藏獒的特性與人狗情誼的描述,讓我這愛狗人士嚮往不已。


        藏獒產於西藏和青海,皮毛長而厚重,耐惡劣天候,能在冰雪或沙漠中安然入睡。「牠們像熊一般強壯、像豹一樣敏捷、像獵人一般聰明。」這是西元一二七五年,馬可波羅在遊記中對藏獒的描述與稱許。


        藏獒擁有『犬中之王』的美譽,是世上最勇猛的大型犬之一。當年成吉思汗以藏獒作前鋒,席捲歐洲,許多今日熟知的大型工作犬如德國大丹犬、法國聖伯納犬等都是藏獒和當地犬種繁殖的後代。


        藏獒被形容為一頭『雪山上的獅子』,充滿傲氣與競爭性。牠們不屑與比自己矮小的狗打鬥,生存意義超越獵食等功利目的。如果牠們會和狼群或熊類搏殺、或者和其它藏獒、陌生人搏殺,完全不是為了要吃牠們,而是為了對主人的仗義與忠誠、及保護領地的安全性。為了主人,牠們會主動出擊、勇不退縮、沉著判斷,直到打到對手無法動彈為止。


        作者寫此書是為了紀念生前長駐西藏的父親。他父親在草原上當記者、辦學校二十餘年,與當地部落人民及藏獒有不少故事流傳。另外作者本身也對藏獒有特殊情感(他只餵過小藏獒一個月就分離了。結果隔了十四年再度相逢,那隻藏獒居然還是認得他)。作者有一句話簡單而傳神:「只要你對牠好,牠就會永遠記得你。」以擬人化的語法描述人和藏獒之間的互動與牠們的靈性,讀來令人動容。對藏獒嚮往之人值得一讀!

 

之二:土狗


        看完書後兩週,有一場會議在苗栗某度假村舉行。那裡說實在挺偏僻的,如果不是有會議召開,我可能永遠不知道要去這個地方吧。


        該度假村佔地頗大,但明顯的開發範圍並不多。除了主體客房外,有部分甚至是老舊的平房(老式的汽車旅館);雖然不如豪華飯店舒適,但至少『悠閒』這意思是到了。


        初到這裡,讓我感到興趣的是一隻土狗。牠是隻懷孕的母狗,慵懶的趴在主體建築的門外。牠對進出的客人毫不畏懼,甚至會跟著客人走來走去,但就是不會跟進大廳。


        後來我問餐廳工作人員,原來牠是老闆收養的,名叫恰比。


        那一晚大家開完了會,在廣場上燃放天燈。在天燈順利飛上空中時,大家手舞足蹈,恰比也站在人群外,左看看右瞧瞧的,彷彿在感受大家的喜悅。我蹲下來試著摸了摸恰比的頭和肚子,溫馴的讓我摸著,好像熟悉已久的朋友。過去常常遇到其他人養的狗,牠們總是不會怕我而願意讓我撫摸,讓主人嘖嘖稱奇。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總回應說是因為家裡有養狗,手上有狗味吧?我總相信狗兒嗅覺靈敏,而感應也特別強烈的。同樣的,恰比應該也能很快知道我是『愛狗人士』吧!呵呵。


        我住的地方是舊式的汽車旅館改建的建築,就是房門外頭還有個車庫那種。深夜睡覺前準備關上車庫電動門,居然發現恰比還賴在父親車旁。我對說了說話,卻不肯離開,我只好彎下腰把抱出車庫外。指了指主體飯店方向,恰比才慢慢走回去。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過去那一年算是比較不順利的,總是在跛行中度過,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確切發生在我身上的疾病(關節炎、蛋白尿、、、)是不是由單一疾病所引起?風濕科堅信我是紅斑性狼瘡(SLE),但其他科醫師都覺得不像。只知道吃了半年沒效的類固醇,然後十月的假期,猶豫再三之後還是選擇出國拍照,因為不確定這病會搞多久。直到十一月才決定去看骨科,發現晴天霹靂!雙側股骨頭骨折,連骨科醫師都很驚訝我能撐這樣走來走去。只好在很快的時間內被迫接受建議,快刀斬亂麻的手術打了釘子。

 


        術後的傷口癒合尚可,幾次追蹤還不錯;只是皮膚似乎受到吃藥後的體質影響,動不動就破皮,接著變成化膿,從八月後幾乎每個月都來一次,先是手臂、後來變成大腿,害我不禁自嘲自己是『與膿共舞的男人』;甚至因此跟兩位皮膚科醫師變成朋友,而且常常跑到護理站脫褲子,請美麗的護理師同事們幫我換傷口。幸好最近沒再出現新病灶,我就姑且當它是改善了吧!

 


        知道術後要復健,但是畢竟說的比做的容易,一是沒空二是偷懶。再者吃不多加上吸收差,大腿小腿都比以前萎縮。本科系裡專精肌肉學的前輩一再提醒我要做『重量訓練』,問題是肌肉太少,越撐越痠痛。轉眼間三個月(骨科醫師建議撐拐杖的最短期限)過去了,對於脫離拐杖卻覺得有恐懼感;在幾次幾乎跌倒之後,更是視放手走路為畏途。到醫院的路上也是坎坷不已,光上下樓梯的路線就考倒我的步伐。沉寂三個月後,這兩星期終於開始查房,發現遠不如預期的容易。用單腳拐杖在病房內行走雖然較帥,但是改變姿勢還是會卡卡的。相形之下,被患者耳語說是『怪醫豪斯』或『小兒麻痺』已經不是重點了。自己能夠走得穩,不要因為代償而導致背痛肩痛,以奇怪的姿勢行走,就是我現階段最大的期望了。

 


圖:過年  我家兩個兒子與表姊表哥們玩耍
       Fuji X-M1+ 16-50mm
       

小公園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圖:兒子們與麗   我最大的依戀
        Fuji X-M1+ 16-50mm攝

居家生活  

 

        本篇取名靈感來自山崎豐子的『命運之人』。只不過她描寫的是男主角在政治、工作與婚姻之間的動盪與失落;而我想寫的是對於健康與家人的感慨。


        自從不良於行,被院內同仁診斷是免疫系統疾病以來,病情就幾乎霧裡看花,每個專家的解讀都不盡相同。近半年來症狀好好壞壞,還出乎意料的因蜂窩性組織炎住了一次院,真是衰到不行。隨著逐月的追蹤,有時自己欣慰『柳暗花明又一村』,但偏偏又『山窮水盡疑無路』。而我仍是盡力做好臨床與教學工作,只不過查房時得掩飾忽然要站立時,以及床邊解釋病情後轉身欲離去時,那種類似木頭人的僵硬步伐,甚至家屬好心質問時的尷尬。


        這半個月帶完一批學生,其中一位見習女學生寫了卡片給我,大意說從我分享經驗裡學到很多(其實我就是示範與各種家屬溝通的技巧、提醒病歷一定要寫清楚、以及分享自己被投訴及被告的心情而已)。最後一句她祝我「腳痛要趕快好起來喔!」我只能苦笑了。


        一直在擔心自己一年來的走路情況。隨著兒子昊昊長大,本來只是抱他感覺吃力,現下他亂跑時我都無法立即追趕。上周帶家人去大溪,昊昊貪玩,吃飯時間一直要跑到草坪去跟其他小孩玩,我氣得罵了他幾句,擺臭臉給他看;而他雖然自顧自的玩,還是會偷偷瞄我有沒有在遠處注意他,讓我啼笑皆非。老婆麗總是笑我「兒子在時氣得要死,不在身邊又很想他」,可不是嗎?但是怎麼那麼番啊!我可是很擔心他跑太快,出了甚麼意外呢!


        現在侑侑剛學會走路,還可以控制。以後如果我症狀不能改善,兒子們要跑要跳,要找爸爸踢足球,我該怎麼辦?不能盡興陪他們度過童年,可是很遺憾的。


        從大溪回來,累了一天。我問昊昊累不累?他點頭說好累。我跟他說「爸爸腳腳痛痛,以後不要亂跑好嗎?」他覆誦了一句,似懂非懂的。其實我家兒子算很聰明的,會看人臉色,會逗人開心。那天他在大溪就有兩次體貼的湊過來問我:「爸爸你為什麼看起來在生氣?」我瞪了他一眼說:「因為你不聽話啦!」但安靜沒多久,他又完全不當一回事的去玩耍了。


圖:大溪  兄弟倆

2013 大溪012.jpg  

圖:兄弟倆

2013 大溪024.jpg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阿燕姨,是在我的家鄉北斗鎮一家頗負盛名的肉乾店老闆娘,她們家的肉乾、肉絲、肉鬆是在地有名的美食與伴手禮。老闆標叔瘦瘦的為人風趣,悠閒泡著茶、親切的與客人寒暄,偶爾針對電視時事發表戲而不謔的評論;而身材福態的阿燕姨則是店裡活招牌,總是笑口常開、親切招攬客人試吃肉乾。


        父母會與這對夫婦結識,起因是母親長年在學校教授社區土風舞,而阿燕姨清晨也都會到學校去運動。由於她的耿直無心機,講話有趣甚至帶點無厘頭,學舞時很容易跟大夥兒打成一片,也因此廣結善緣。


        父母一向熱心公益,對於朋友也是不吝付出,特別是談得來的。數年前退休後,只要有空白天都會跑到肉乾店去幫忙,例如曬肉乾、包裝、或是在店面幫忙結帳等。我雖然不是太常回中部,但假若連續假日回家,除了訪視親友外,也必定會到肉乾店去報到。每次看到阿燕姨肥肥的手指快速的分離肉片、或是熟練灌香腸的模樣,甚至坐在烘爐般的廠房烤肉乾,對於能堅持這種工作數十年的她感到佩服不已。


        阿燕姨一向慷慨。她從來不會計較成本,每次耳聞我要回家,老早就準備了我愛吃的水果例如西瓜、甘蔗等,也因此我一到家,冰箱裡總有滿滿的水果;逢年過節,她常常採買拜拜供品時連我家那份也準備好了,省了母親許多麻煩。所以每當假期結束我要回北部,總是「滿載而歸」,而小孩子吃稀飯永遠有免費肉乾肉鬆可以配飯;她甚至會幫我備好伴手禮送給岳父母或保姆、還有多餘的可以招待同事、促進人際關係。套句她常說的話:「肉乾肉絲是自己家裡作的,最方便了!吃多少都不怕。」但我知道,除了她的好客熱情之外,某些程度上也為了父母長期到她家去當「義工」作出回饋。不求回報的友誼最是長久,所以有機會時,我也不吝於向同事們宣傳她們家的食品。


圖:剝肉乾
        Canon 5D+ 24-105L 攝

肉干店    

圖:屋頂曬肉乾   用陽光曬會比其他風乾方式更能保存原味

肉干店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以前很喜歡走路的。特別是台北捷運開通之後,幾乎到某個地點都不會太遠,所以基本上除了趕時間之外都不會搭車。但是自從去年腳痛之後,許多時候就乘車了,特別是當天下診較晚時。算算如果每個月搭上一兩次,這半年來就可以搭上二十幾次耶!比過去五年總和都要多了,這當中也遇過不少故事。


之一:感性與理性


        數年前,曾經我在下診後由急診門口搭計程車離開。那位司機看來頗為健談,熱心的問說我是醫生嗎?接著便跟我閒聊起來。


        他說:「你們長庚有的醫師好兇喔!我十幾年前帶母親去看病,她沒有乖乖吃藥而被醫生罵了一頓,回家都哭了。我也覺得很過份,怎麼會把患者罵哭呢?你認識是誰嗎?」這問題實在莫名其妙,也很難回答。從敘述中感覺比較像內科醫師;但是我孤陋寡聞,在台北院區聽說過被稱為『脾氣兇』的好像屈指可數,不會那麼巧是我認識的吧?於是我婉轉的說:「每個人個性與表達方式都不同。有些醫生應該是求好心切吧!」


        沉寂了片刻,我以為話題已經就此結束,想不到那位司機居然很努力的拼出了那位醫師的名字,然後問我聽過嗎?居然正好是我認識的醫師。我嗯了一聲,正在揣測他的想法,想不到他卻又自言自語:「不過我其實也很感謝他啦!雖然我覺得他真的很兇,但母親後來卻願意乖乖吃藥了。」


        我鬆了一口氣,淡淡接口說:「喔~ 這位醫師說話一向比較直啦!也不是故意要兇病人,其實是希望他們乖乖接受治療吧。」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世上的諧音,連日期也有特殊含義。除了前陣子世界末日很紅之外,又多了個『2013.1.4 (
愛你一生一世)』。於是我就來應景寫一下關於麗和我的故事吧!


        很多學妹曾要求聽我的求婚故事,很抱歉,那是個普通不過的片段。要回憶起相識經過,那才真的拼拼湊湊可以講一堆。且聽我娓娓道來。


        初識麗,是在現在工作的地方。她是護理師,而我是醫師。我習慣跟工作同仁們打成一片,可以叫出每個人的名字;和許多護理人員也會一起去唱歌;但是看電影或拍照,我通常只找麗。因為她隨和,而且讓我覺得自在。


        那時我也沒對象,她也不在意,對於我隨興的邀約,她大多不拒絕。那些年,我幫她拍了不少照片。


圖:台大校園
        Leica M7+ 35/1.4asph、Fuji reala負片

外拍010  

圖:228 紀念公園
        Leica M7+ 75/1.4  Fuji reala 負片

外拍049    

圖:自來水博物館
        Leica M7+ 75/1.4 Fuji reala 負片

外拍036    

圖:木柵動物園
        Leic M7+ 75/1.4攝、Fuji reala 負片

外拍041  


        後來她要出國去念書了,我也跟一堆同事一起去吃飯送別。說不上哪裡奇怪,也許是覺得少了一位可以隨時聯絡談心的朋友吧!我自己也沒出國的打算,卻也不會想挽留她,畢竟那是她深思熟慮後下的決定。那時也沒論及感情,分隔兩地就當是隨緣吧!有機會再連絡。


        等到她出國後,隔著e-mail和skype閒聊,才發現有點想念她。
(見舊文 七夕祝我生日快樂  )


        那段期間也不是沒人介紹女朋友,也跟人家相親過,但總覺客套過了頭,絲毫不自在;最主要是自己沒開車、又挑食,很多的缺點都讓我在與異性來往過程中感到自卑或有技術困難,更精準一點來說是在意別人的看法。例如母親就曾嘲笑我說,萬一未來丈母娘要請你喝咖啡或酒怎麼辦?你可得捏著鼻子喝下去。我總會說,那我就找一個可以幫我喝掉咖啡或酒的老婆吧!


        在寫文章時我是感性的,但談到選擇對象也會理性起來。愛看日劇的我,曾經迷戀某些個性女主角扮演的角色,那種被電到的感覺吸引我;但現實上,曾讓我怦然心動的女孩有些太優秀,讓我覺得自卑;有些太亮眼,讓我無法想像共度一生會是甚麼模樣。最後我選擇的是讓我覺得溫柔、體貼、卻絲毫不感壓力的對象,而不是夢想中的偶像情節。

,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Nov 24 Sat 2012 01:02
  • 牽掛


        我家明昊一直頭好壯壯,就算偶爾有些小感冒,也不掩其活潑本質。偶爾上下班時見到住院的小娃娃掛著點滴,心想還好這事不曾發生在我家;但真正遇到了,才了解身為父母的牽掛。


        上週某一夜,昊昊睡覺時喉嚨有痰音,我心想他應該又感冒了!就如同過往一樣。隔天起床胃口不,好不容易喝了一些牛奶,卻又吐了。我想是身體不舒服,整天疲倦哭鬧,到了下午沉沉睡去,呼吸卻淺快。心想不對勁,充滿活力的小孩卻顯得如此憔悴,還是去急診看看吧。


        經過漫長的等待,急診兒科醫師判斷是小支氣管肺炎、另一個可能是感染引起的過敏性氣喘。總之,得住院。


        面對這樣的決定有點措手不及,因為周日夜裡人手不足,老婆還在坐月子,而我隔天也得上班。但現況是不住院也不行,在家裡也無法改善昊昊的喘;只好打電話跟岳父岳母求救,否則只有母親一人難以兼顧。


        上了病房越來越喘,吸了支氣管擴張劑後幾小時卻不見起色,先不談呼吸已經每分鐘四十幾下,嘯喘聲也出現,連腹部力量都用上了。聞訊趕來的奶爸奶媽與街坊鄰居也是面色沉重,奶爸甚至說,從未看過活潑的昊昊變得如此虛弱。


        平素在病房照顧患者,喘的人看過數以百計,有些人用藥可以改善、有些最後得插管治療,什麼情況都遭遇過了;但實際上盯著兒子喘得全身冒汗,胸肌腹肌頻繁的交替收縮,那種提心吊膽真是五味雜陳。真怕到半夜他就疲乏不喘了!


圖:送到醫院當晚  昊昊吸氧氣的模樣
        Leica d-lux 3攝

昊昊住院02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送兒子回保母家,心想該來寫篇文章了。


        從小時候我就喜愛讀書,尤其是中國民間傳說、歷史故事描述四維八德之類的,所以最初的夢想是與父母一樣當老師,能夠教學生、講很多故事給她們聽。到了較高年級讀了小牛頓、牛頓雜誌之類的科學叢書,又變成想當科學家,好好研究出什麼成就來。直到國中的一場大病。


        許多同事知道我在國一時罹患肌無力症,那對我是很大的打擊,幸虧幾位良醫的協助,才讓我度過低潮,甚至目前可以不必用藥;那也變成我立志要行醫的契子 (詳見舊文 我的生病故事 (1): 走過從前我的生病故事 (2): 決心與希望 、我的生病故事 (3): 當病人變成醫生 )。另一個從小困擾我的不知名病症,直到大學四年級上神經科才有了初步診斷就是癲癇症(局部單純性癲癇),發作時通常會心悸、恐懼不安、噁心,發作嚴重時會頭痛、畏寒等,卻從不會失去意識。這二十餘年來雖然規律服藥,每個月卻仍不預期會發作幾次 (多在感冒或身體不適時),雖會影響心情卻也勉強算得上是和平共處。這狀況讓我仍有毅力持續邁向習醫的路途。


        當總醫師那年無預期的急性肝炎,告訴我長期B肝帶原的穩定情勢有了變化,此後開始吃抗病毒藥。2005年一次腰痛加高燒居然被診斷出結石併發腎盂腎炎,還住院了兩星期,反映出我平日少喝水的習慣。這兩次是比較大的打擊,但也讓我在病床上省思,過去刻板的覺得自己應該堅守崗位分擔工作、就算沒什麼事也應該固定時間上班 on call、不想請長假因為回來後事情很多、、、、是否正確。於是隔年我請了十六天的假,陪父母去西藏旅遊,還拍照拍得欲罷不能,製作月曆兼辦展覽,在部落格也把滿滿的感想化為文字,多年之後依然意猶未盡。原來設法「放下工作」是如此愉快的事,難怪許多同事一有假期就安排旅行。


        在現有單位服務十餘年,做傑出研究和寫很多論文這等雄心壯志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雖有一說勤能補拙,但現實上自己了解「持續不上手就不會感興趣」,有些事是勉強不來的。所以我期望自己做好看診工作,用我慣有的步調和方法,把病人照顧好最重要。


        然而近一兩年來,喉嚨講話越來越費力,自己都感覺得出來;B肝的藥吃了那麼多年卻一直沒抗體,想起來也灰心;加上三不五時來攪局的癲癇,有時更會打壞我當天興緻與計畫。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談到婚禮,大部分的人一生都只有過一次屬於自己的經驗。


        我協拍過數十場婚禮,幾乎從大學到就業,認識的人結婚都被我拍到了;參加過的更是不計其數。婚禮帶著相機幾乎變成一種習慣。就算當天不是主拍,也會想暫時陶醉在新人無價的時刻裡。


        台灣的喜宴通常會延後開始,而早到的我通常會逛到新娘房去,瞧瞧新娘化妝的緊張模樣,這時也可以瞧瞧新娘與姐妹淘的互動。(以下照片都是歷年來我拍的朋友代表)


圖:新娘房  2005 學妹
        Pentax MZ-3+ 77LE, x-tra 400負片

2005 怡安 

圖:新娘房  2005 學長
        
Pentax MZ-3+ 24-90mm, Fuji x-tra 400負片

2005 學長  

圖:新娘房外  2008  朋友
        Contax T3, Fuji neopan 400黑白

2008 侑芳  

圖:新娘房  2010  朋友
        Canon 5D+ 24-105L

2010 馥謙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人生真是奇妙。明明是不相識的人,卻可以因為一次曝光機會而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遇見有趣的人。


        很多年前,民生報還沒有停刊之前,曾有一年訪問我,講述從肌無力症病患變成醫師的故事。


        結果就在我第一次跑到竹子湖去採海芋時(詳見『海芋情緣』一文),中年老闆娘在我結帳時端詳良久,忽然問我:「你是不是有上過報紙?」我愣了一下,尷尬的點點頭。她很開心的說,她剛好有見到那一段,也覺得我的故事很有啟發性,後來她多送了好幾隻海芋給我。於是那次,我借花獻佛,送了每位值班的學妹一朵海芋。


        在這麼奇怪的地方也被人認出來、、、

圖:竹子湖採海芋
      Pentax ist* Ds攝

海芋田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爺爺!不知不覺,您過世已經百日了。上週我與麗帶著昊昊回家去參加百日家祭,弟弟卻因為台南的中醫診所缺人,非得親自上陣而無法回家,我想您也不會怪罪他吧。


        您常常說,做人要腳踏實地,該付出的就要盡心付出,不是自己的就不要貪得,這些事常常記在我心裡。一直到我與弟弟分別投入醫界,儘管是不同的專業領域、得面對不同的壓力、主管背景與風土民情,您依然在每次看到我倆時就會一再叮嚀我們,「做人要正直,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作事要有責任感,該完成的事就要確實做好,不能增加他人的麻煩」、「對病患要親切,人家是不舒服才會來找你,要讓他們放心」、「如果行有餘力,就要幫助別人」、、、之類的話,還舉一些家鄉以前老醫師的不當言行讓我知道。那時的我祇覺得是老生常談,而且有些內容都重複,但久而久之慢慢發現,這就是爺爺教養子女的初衷。要後輩抬頭挺胸,要畢生問心無愧。


        所以在您往生之後,有好一陣子我都難以釋懷;最遺憾的就是最後一次見到您在加護病房,您插著管揮手要我們趕快回北部,我還告訴你說兩週後要帶昊昊來見您(當時沒抱他進加護病房),想不到就等不著您回來了。我有好多話想告訴您,或許只是工作上的不如意,或者是醫病關係之間的趣事;我也知道您的回答都會是要我盡心去面對,但是我就是很想聽您再說一遍。老人家的耳提面命,永遠會是最幸福的資產。


圖:回憶  爺爺的靈堂
        Contax T3攝  Fuji neopan 400黑白底片

靈堂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篇文章應該是一個月就要寫的,但是我實在太忙,參加各種研習營、高雄開會、台中演講、跟技術員上課、跟學生上課、還有一個假日值班,整個七八月就這樣糊裡糊塗度過了。曾經發願要每隔兩週寫篇部落格文章的,當作一種習慣,就在這段期間給它破功了。


        不過寫文章還是我重要的生活點綴,不是自己的作業或是對讀者的交代,純粹是樂趣 記錄生活與想法的樂趣。別人期待我的文章也罷,嗤之以鼻也罷,反正我寫故我在;就像拍照一樣,在按快門當下就是一種滿足。


        關於兒子的文章寫得少,本來建議老婆應該可以申請個部落格,除了寫點育兒點滴,還有機會A些日用品來寫試用心得,然後由我口頭技術指導,省錢兼貼補家用;但她一直堅稱文筆不好,要寫我自己寫,所以搞到後來我反倒是拍影片跟大家分享居多。不過我一直覺得文字、圖片與影片各有其不可取代之處,所以還是會持續寫文章。


        在兒子出生前一個月曾經一度煩悶,對未來的不確定感(無論是工作上,或是對於兒子帶來的影響)讓人憂鬱「見 茫然的二三月 一文」;不過論文暫過一關、以及陪伴兒子的喜悅稍稍讓我喘息片刻。誠然論文也還要憂心下一篇的著落,兒子在不同階段得面臨的問題也得見招拆招呢!但是好好把握目前的生活,應該是較實際的想法。


        兒子很快的四個月大了。這一年剛好也是我爺爺91歲,所以我們要回家去。行事極為傳統的岳母叮嚀,當天應該幫兒子『收涎』了!這其實我也不懂,其實我是比較期待『抓周』,屆時拿我的相機出來讓他抓看看。但是時間還沒到,只好先收涎;而我又不可能拿相機讓他收涎,於是就照古禮去買了餅乾來。


圖:兒子收涎
        Canon 5D攝

收涎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兔子這個月要出生了,此時此刻,卻有一點茫然無措的感覺。


        婚後幾乎每個月還是很想出去拍照,反而假日時該寫的論文都不想寫。隨著麗的肚子慢慢隆起,那種感覺還是很強烈。不是因為特別愛出去玩耍,而是習慣了按快門的成就感— 那種在工作上無所適從時,能夠自己把握構圖、測光與拍出滿意照片的自信。這大概是我生活上除了工作之外最大的樂趣之一吧!﹙見前文 攝影:生活的樂趣


        先聊工作吧!凡事總是有捨才有得,但實行起來不容易。在去年底因為論文前途未明,本來早已被告知「未能在年底獲得論文通過,就得滾蛋」,也已經早早替自己洗腦,被動的換換跑道未嘗不是壞事,只是再度適應新環境很不容易。但真正過了一個年,卻沒像預期被追殺,卻又有點難以抉擇了。


        我在這方面是很念舊的。習慣的環境、熟悉的病患、友善的同事,在在都是讓我牽掛不捨的,加上離家近,以後萬一要看小兔子可以每天回家、、、都是驅使我繼續撐下去的緣由。只是學術方面雖有心但實在是不擅長,每年得面對的話越來越沒信心,就算這關過了也不知能不能負荷接踵而來的難題;加上以後教學、瑣事只會越來要求越多,甚至有可能得被勸說去外院支援、、、實在懷疑自己能否要承受這種無盡的挑戰。


        學妹在最近終於宣佈轉換跑道。誠然我知道她必定是思索良久才做了取捨,但以我自己的個性實在只能說聲佩服並支持。另一個就業地方薪水更高,交通雖然不便、也得值班,但好處是只需搞好臨床工作,沒那麼多學術要求與瑣事煩心;這對於想單純盡心在照顧病患的人能減輕不少壓力。反正有一好便沒兩好,仍在觀望的我只能以拖待變了。


        最近護理部、藥劑科等部門又找我加入一些全院性的品質改造計畫,簡而言之就是一些跟單位評鑑有關的活動,當成員或顧問之類的,一旦加入就是一整年時間;且科裡又有病友會和其他學術活動待辦。以前的我幾乎被指派或拜託都是來者不拒,這些日子卻選擇性婉拒或告知「還是不要吧!不知會在這裡撐多久」。如果我還有理由可以撐,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目前打算先撐到論文過關、甚至能申請講師通過再決定動向吧!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期的今周刊(NO. 718 ),刊頭文章寫的是「500萬老年潮來襲」。主要內容是講到台灣陷入人口負債時代,未來你該怎麼辦?


        其實台灣的人口少子化已經不是新聞,相對起來老年人比例的增加,也影響社會各個層面。神經科講到失智症的領域都會強調說老人照護的問題,不僅因為醫學的進步可以延長人的壽命,再者也是像失智症、癌症一類的疾患比例將會越來越多。她們不像中風是急症,但是可能會增加家屬的負擔、或讓看護者喘不過氣來。這類疾病需要政府社會及民眾共同去關心。


        當然文中也提到了一些趨勢。記得幾年前我看到麥當勞除了兒童餐,也開始賣給成人吃的簡餐;奇哥等等童裝店也轉型兼作成人生意;婦產科醫師在2008年被票選為「十大最沒前途行業」第十名(還好不是第一名),凡此種種都已經預告老人化時代來臨。


        而老年照護不像我們所想的只是廣設安養中心或喘息照護而已,那是政府的層次;而且對於患者與家屬來說,是不得已中的辦法。我比較感興趣的是本期文中提到有些中年人藉由團體互助達到共老、分享的模式,例如有相近背景的退休人員成為鄰居,來達到使生活更豐富,這個觀念就頗令人玩味。而有些人「人老心不老」,組成一些團體去健行、騎車環島、參加才藝班等等,更是防止自己退化的好方法。


        就像患者常常問我如何避免失智?我都跟失智患者與家屬講,找到生活的樂趣,銀髮族的生活一樣很亮眼。許多人都是在退休或失去工作後,才開始退化的;相反的有正常生活或常動腦的反而腦筋很清楚,所以我鼓勵人家去找生活重心。一旦年紀大到某個層次,也可以擁有充足的生活。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