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008 新加坡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魚尾獅公園


       
晚上去看夜景,魚尾獅公園是大家同意必去的景點。作為新加坡旅遊局標誌的魚尾獅首次亮相於1964年,這個矗立於浪尖的獅頭魚身像很快就變成了新加坡的象徵。所以後來新加坡又名獅城。
  

      
        我拍了大獅子小獅子,那隻小獅子眼神在閃光燈下彷若在哭,我笑說「大概是不乖,被媽媽罵了」。在這裡可以看到遊輪穿梭,遠處還有去年才完工、全世界最高的摩天輪,搭到高點時可以看到馬來西亞。可惜這趟實在太趕,而且聽說要先預訂(一個車廂可以坐三四十人),不然我還真希望搭看看。
 

        一路上聽著幾位女生講述共有幾隻獅子,一隻在外海,一隻在碼頭邊、、、、有公的有母的,其實我還是搞不清楚。但是曾有來過的朋友戲稱這叫「獅子吐口水」,叫我來這裡一定要拍牠;我想那就跟數年前在馬來西亞開會時,初次聽見有人把台北101形容成「套疊起來的垃圾筒」一般讓人哭笑不得。


圖:公園對面的飯店,美輪美奐
        Pentax *ist Ds攝

碼頭邊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週二晚上已經知道周三候補的機位無望了,週四才回得了家已成定局。於是在週三上午開完會議之後,各國代表say goodbye,決定跟著大家去逛。


        大家,事實上指的是同樣來自台灣的六位女生。幾位女孩們早已在這兩天翻書、或請教在地人,想了好幾套劇本路線;對於我這沒特定目標的旅客來說,到哪都無妨,跟著一群女生去逛反倒是新奇的經驗。儘管相處短短兩天半並不能算熟,我還是告誡自己,要秉持同樣身為台灣同胞的精神,盡量幫她們踩煞車,不要買得太過癮。
       

        從台灣來時氣溫是十四度,然而新加坡中午是二十八度;雖然我並不怕熱,但這種天氣出門逛到晚上確實挺累人。所以在大家共識下,選擇先分散到各shopping mall吹冷氣。其實我沒什麼想買的,很想找個角落打盹,所幸後來找到一家大書店,才撐過了那幾小時。集合之後,我發現每位小姐都有新的收穫;只有我依舊背著那只相機袋。關於這一點(身處任何環境都能買到想要的東西),女性還是佔有先天優勢啊!


圖:購物商場  充滿耶誕氣息
        Pentax *ist Ds攝,18-55mm

購物中心 

圖:購物商場外頭的裝飾

烏節路 耶誕燈飾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二天,從早到晚的會議。幾位外國學者、一堆幻燈片、一次又一次的各國分組討論。飯店裡的會議室通常冷氣開很強,不管在台灣或國外都一樣。依我的經驗,連續上了幾小時就會不由自主開始打瞌睡;如果再加上肚子餓,那就真是「飢寒交迫」了。


        這兩天的中午餐點都用香格里拉飯店裡的自助餐,菜色差異不大。而第二晚的晚宴是選在Raffles Hotel舉行,主辦單位請各位「盛裝出席」。我不就帶那一套西裝嘛!就穿出來亮相了。


Raffles Hotel


        Raffles Hotel 在旅遊介紹中文翻做「萊佛士酒店」,是新加坡最古老的飯店,建於西元十九世紀,也算是亞洲首區一指的古典建築。我不曉得為何主辦單位會把晚宴安排在此,但看到這座飯店的一瞬間,我似乎明白了。
       

        儘管天色已逐漸昏暗,但白色典雅的飯店外觀與歐式的中庭,還是讓與會各國代表四處拍照留念;大概只有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代表們像識途老馬般的入內就坐。


圖:飯店外觀

Raffles Hotel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十二月初,我臨時被通知月中(12/15 - 12/17)要去新加坡參加一個國際新藥研討會。這類會議有時是可去可不去,但是這種臨床大規模實驗,有時不去聽主持人說明,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篩選患者。特別是主任說「你自己考慮看看,如果不想去就算了」!雖然這是一句客氣的討論,然而有了兩年前的經驗,我還是乖乖的趕快找人幫忙而設法前去參加。


        這次開會通知很倉促,該停的門診都來不及停。如果我們是有計畫去休假,一般都在三個月前就得決定停診;像偶發事件這類的有時無法預期,就得請人代診了。


        兩年前另一個抗癲癇藥物試驗我是擔任協同主持人,和主任去了一趟馬來西亞,數天下來也是開會開到人仰馬翻;最糗的是我收了一年多居然收不到任何一位合適患者:不是不符合篩選要件,就是患者嫌麻煩(前幾個月必須密集回診追蹤,儘管有補助車馬費,民眾還是意願不高)。誠然新藥的臨床試驗觀察有助於未來造福更多患者,台灣自然也不能在這種試驗中缺席;但以臺灣人怕麻煩的民情,要找到合適患者接受測試確實不易。


        這次台灣共有六家醫院受邀參與試驗會議,而我們醫院只有我孤身前往,大部分人我都不認識。講到新加坡,唯一一次去是國中畢業時(民國七十七年)跟父母親去東南亞四國旅遊。當時記得馬來西亞有黑風洞、泰國有芭達雅海邊玩拖曳傘和水上摩托車可以玩,但對香港及新加坡則毫無印象;我當時還對母親說,香港和新加坡不是都號稱「購物天堂」嗎?怎麼我都不知道要逛什麼?


        隔了二十年,對新加坡的認知來自於多年來財經雜誌「治安好」、「政府效率高」、「對於成為亞洲金融中心企圖強烈」等印象。行前幾天也正好看到三立電視台介紹東協各國之現狀,講到新加坡政府的競爭力,算是行前複習吧!雖然我一向較喜愛去自然風景較美的地方,而且開會很密集,這裡又只跟台北市一般大,應該沒啥好拍的;但主任一句「新加坡這時充滿耶誕氣氛,街道應該很美,可以去拍拍照。」所以我最後還是揹了單眼相機上路。


圖:
香格里拉飯店  我住的房間 
     
Pentax * istDs + 18-55mm攝

新加坡 香格里拉飯店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