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言:
長庚系統各院區癲癇領域的精神領袖、臨床醫療與學術研究的舵手 — 吳禹利教授,在今年1月5日退休。我們為吳醫師出了一本紀念圖文集,將吳醫師的經歷,還有在長庚系統帶領我們的點滴,以及在癲癇學界的建樹收錄成冊。

 

我也寫了一篇文章:

        二十多年前,我在決定到長庚醫院神經內科工作時,就聽過吳醫師的大名。而當住院醫師第一年的第二個月就被排到跟吳醫師查房,更是戰戰兢兢。


        有別於許多查房時事必躬親的主治醫師,吳醫師更在意住院醫師們的自主性與決斷能力。許多醫師查房時每床都仔細下命令,連藥物都再三確認是不是有開錯;吳醫師則查房查得很快,主要時間是聽住院醫師報告患者的病情、以及要如何改善患者問題。


        據說吳醫師當住院醫師第一年就讀完了兩本神經學教科書Merritt Neurology及Adams and Victor’s principles of Neurology,他也依此勉勵所有住院醫師們要早點把根基打好。我想看病人的經驗都需要時間累積,但是要有知識為後盾才足以累積那種自信。


        他查房時常常來去如風,跟病患與家屬說明「你應該是甚麼病,我要幫你排甚麼檢查、與做甚麼治療」就離去。但因為他講話很嚴肅,身為住院醫師的我老是手忙腳亂,只得暫時安撫還沒進入狀況、或是滿腹疑問卻不敢發問的家屬「我等會兒再回來跟你解釋」,然後匆匆跟上吳醫師的步調繼續前行。


        這種看病風格與我的方式截然不同;我更在意與患者作仔細的解說、讓他們認同我的論點之後才能開始治療。但也因為我的個性,許多患者三心二意,當我給他們太多選擇時反而事倍功半;照顧住院患者與看門診常常拖到很晚。後來赫然發現,權威性的給他們「最中肯的建議」,反而立竿見影。


        在我剛升任主治醫師沒多久,還談不上對哪方面較有興趣,長庚體系開始按疾病類別、功能類別細分次專科。吳醫師問我要不要加入癲癇科?我說好啊!於是吳醫師、施茂雄醫師、已故的宋崇元醫師和我,湊成了癲癇科的班底。


        我選擇主攻癲癇領域後,與吳醫師互動的機會更多了。他總是念茲在茲、迫不及待想解決病人的問題。比方癲癇患者慕名來求診,他總是希望當天就盡量安排腦波及相關檢查,趁早找出患者病因。我很佩服他能在門診看到一半趕快抽空去看患者稍早做的腦波,當場決定治療計畫;這對我來說應該會疲於奔命,對他卻游刃有餘。


        「能實質幫助患者,是件很快樂的事!」這是我在吳醫師身上見到的影子。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位中年男士是某公司老闆。他兩個月前來求診,主訴是幾年來眼皮周圍肌肉常不自主抽搐。他先前在另一家醫院吃很多藥,不僅沒效而且昏昏沉沉的,而且在工作開會時常常被下屬注目,所以輾轉來求診。


        我看他的模樣,十足就像是眼肌痙孿症;但保險起見,還是抽血、做了腦波、神經傳導刺激等等都確定無異狀,才安慰他不要灰心,讓我再嘗試用藥治療看看。


        他問我,甚麼原因會導致這樣?我說原因不明,如果找不到一些腦部病變或其他疾病,可以是神經功能失調:用眼過度、疲勞或壓力、顏面肩頸緊繃、睡眠障礙等等都會誘發。治療主要是用藥物,但很多時候靠按摩熱敷、運動、適度休息、睡眠正常雖然不能斷根,也可以緩解嚴重度。


        他聽了馬上拍大腿說:「對啦!我每天看電腦報表,想說怎樣才會賺錢,但總覺眼睛乾澀。還有我老婆,老是一直罵我沒用心經營事業,讓我壓力很大,我要去告訴她。」


        後面那一段話是他自己的解讀。我沒見到他夫人陪同前來,難以評論。


        看了兩次門診,每次我都微微上調一點劑量,擔心他出現像前一家醫院感受到的副作用;但他覺得還好,因為改善病情比較重要。他上次回來表示「有明顯進步」;今天回來,我見他的抽搐次數有減少,正要詢問他情況時,他居然高興的告訴我:「進步太~~多了!」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