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報載靜怡將結婚並離開主播台,跟隨夫婿前往日本。
僅以此文祝福她!

 



說到靜怡,嚴格說起來實在不能算熟,
因為除了巧遇,沒像跟其他朋友一般以書信或電話互動來往。
正確點來說,只有『三面之緣』而已。


這緣份要從民國
93年說起。


那年年底時去信義區世貿看攝影器材展,

回來時路經新光三越廣場,發現圍了許多人, 

一問之下,原來待會兒即將舉行一場牛仔褲走秀。


那天主秀是林志玲,以及凱渥的模特兒們。

說真的,所謂『名模』大概也沒想到在三年後的今天,

她們會變得如此受到媒體矚目吧。 

然而那天,確實有許多人是專程帶著攝影器材去拍名模的。


我可是從來沒看過林志玲本尊呢!只知道她很紅。

既然碰巧經過了,就乾脆等看看吧! 

等待的時候,眼睛在人群裡搜尋,瞧瞧TVBS是派誰來採訪,

因為有幾位朋友在TVBS任職,對這台感覺親切些,
搞不好會遇到認識的朋友、、、、、。

這一瞧,就在人群中發現了靜怡。

 
記得那年因應年代新聞台的侯佩岑、以及文儀造成的收視率旋風,

各台都卯起來培育所謂年輕美女主播;

TVBS也大張旗鼓招募生力軍,

那當中包括了靜怡、王怡仁,以及其他幾位很具特色的新人們。

然而她們都不是記者出身,
一開始是以個人條件入選的,然後再加以魔鬼訓練。


我曾跟一位媒體朋友閒聊說,這樣真的好嗎?

主播如果沒有從記者出身,未曾經歷第一線的採訪洗禮,

臨場反應與口條往往難以即席發揮。

所以我在等著看她們的表現。


那陣子她們剛上場,憑良心說在播報敘述上並沒有讓我覺得很流利的感覺,

後來公司果然派她們假日期間出來兼跑新聞,鍛鍊臨場經驗。

這也難怪我會看到靜怡出現在這裡了。

 
等待走秀開始前,我繞過去跟靜怡打了聲招呼。

靜怡應當沒想到在這裡會有人認出她吧!

我只好自我介紹說是網路後援會的成員之一。

對於我的加油打氣,靜怡顯得害羞,那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有趣的是在我探頭湊近前排去呼喚靜怡時,

還引起她身旁的一位阿婆看我,

似乎把我當成亂搭訕的無聊男子,

真是尷尬。


林志玲出現後,所有目光都集中向她了。

她的身材配上輕便步伐,把那品牌牛仔褲的休閒風格詮釋的恰如其份。

我想林志玲會受到廣告主青睞,應當不是偶然的。

眼光偶然轉向工作中的靜怡,

她專注望著台上一一走過的模特兒,不時低頭作著筆記。

『認真的女孩最美麗』,我是如此想的。


走秀完畢,靜怡作一段現場連線。

事後她說自己「在台上腦筋一片空白,很緊張」,

但我看照片倒是覺得笑得挺自然的


圖:靜怡當天播報畫面 (網路上擷取)

 

 

我想,

出來採訪累歸累,

能夠接觸不同題材及各行各業的人物,

應該也是挺有趣而難得的工作經驗吧!



第二次遇見靜怡是在西門町,那次就更絕了。

本來是去重慶南路找一本旅遊書的,卻一直找不到;逛著逛著來到西門町,想去誠品找,卻見到一大堆轉播車。

仔細詢問路人才知道那天是侯佩岑出書,在誠品這裡辦發表會。

所以說,亂逛有時候也會遇到不少人的。


在思索著要不要進去成品找書兼湊熱鬧,因為人那麼多、、、

最後還是禁不住好奇進去了。

反正遇上了就去瞧瞧。

我一向就是這樣隨興,如果沒有其他急事的話。

儘管我對侯佩岑沒特別迷戀。

(在年代的主播群裡,我還是力挺文儀多些,呵呵)


探頭探腦的擠不到前頭去,因為人實在太多了,

隊伍繞了好幾圈,原來得買書才能排隊見到侯佩岑。


我想好吧!反正看一眼吧。

於是我又作了個很隨興的決定,

買了一本書,看看佩岑的文筆如何、寫些什麼題材,順便可以看看本尊。

書中主要在描寫一些生活小事、童年記憶,

其實佩岑的文筆也挺感性呢!


事後回想起來,

萬一那時被新聞拍到說我在隊伍中,然後全國大放送,那可就糗大了。


言歸正傳。

隊伍繞到一半,居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擠在前方記者席內等著採訪。

我拍了拍她肩呼喚她,她轉過身來,果然是靜怡沒錯。

記得前兩天她才在家族裡提到說自己感冒導致聲音沙啞,

我還留言勸她要保重哩!

沒想到她還是被派出來採訪了,而且這麼巧又被我遇上。

記者這一行確實也得搏命演出啊!


雖然她因感冒而顯露疲憊,看到我仍露出微笑。

(但我想,那時她應該第一時間想不起我是誰)

而她的聲音一出口,果然啞啞的。

我笑笑指著她,比出一個掐緊脖子、發不出聲音的動作,把她逗笑了。
她的笑容非常燦爛。


由於新書發表會前幾天,週刊才爆出有『周侯戀』這事,

所以當天記者們發問幾乎都繞著這則戀情打轉,
反而沒什麼人關心那本書的內容了。

TVBS自然也不例外。


我在一旁觀察靜怡的採訪口吻,

確實比起第一次看她的印象中更多了些沉著。

最後侯佩岑在經紀人護衛下閃人了。


雖然我很不喜歡看到媒體老問人家的私事,

但那常常是長官為了收視率而授意,
這類苦差事,我也不是沒聽幾位記者或主播好友發牢騷過,

我想第一線記者也難為啊!


隔天看了看幾份報紙,

都下一些諸如『丁靜怡咄咄逼人,侯佩岑落荒而逃』之類的標題,

甚至有支持靜怡的網友在家族上大聲喝采,

彷彿要說她的採訪氣勢壓過了侯佩岑等。

其實我覺得那一點也沒什麼好得意的。
據我所知的靜怡,倘若不是職責所在,她應該不會願意窮追猛打這種事。
要是依我的性格,這種工作應該我會幹不下去吧!

 
靜怡後來自己後來也說了:

「我想我能明白,她(侯佩岑)有她的難處;我想她也明白,這是我的工作。」

這理念才讓我真正認同。

也讓我跟她有了共同話題。


能體諒受訪者的苦衷,才會讓自己眼界更加提升;

能確實完成長官交付的工作,那才叫專業。

然而在台灣,這兩者往往會相互牴觸的、、、哀。

 



至於第三次,
靜怡應當是記不得了。
是我去光華商場買東西
,回程繞道TVBS去找淑麗探班,
在下樓時於電梯中又遇到了靜怡。

不過那天她趕著去錄影,只有點頭寒喧幾句而已。


這幾年來,

看到當年TVBS所精心訓練的主播一一離開,

唯有靜怡獨撐大局。

由播新聞、跨到流行節目主持、又到談話性節目。

誠然,我認為她仍有進步空間,

畢竟要充實自己的地方還有很多。


我沒聽過她先生,也不會好奇去了解她們的故事。

但是對於靜怡的選擇(離開新聞界,嫁去日本),我深表祝福與支持。

靜怡在受訪時說,

要好好充實自己,以後再回來當新聞人,

我拭目以待。

期待日後的她若能重返崗位,

能讓我這挑剔的觀眾耳目一新。


我珍惜這相識的緣份,

也從這些年來裡看見靜怡在工作上的成長。

盼她     事事順心! 家庭幸福!


註: 
關於靜怡結婚的相關新聞,請自行參閱各大報。

    全站熱搜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