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全國登山大會師,是救國團沿襲多年的登山露營活動,輪流由各縣市主辦,一些登山社團也可以報名。父母都是救國團的成員,攀爬台灣百岳無數次,父親更曾擔任北斗團委會的總幹事。我在小時候曾去過一屆,隔了很多年才再度參加;老婆與孩子們則是第一次露營。


        我對露營一直有點不切實際的幻想。可能是被小孩惹煩了,陸續聽見幾位同事(醫師、護理師)分享,他們常去露營,有固定的露營朋友;每次去露營時,「小孩們就會自己玩在一起,大人可以稍微放鬆、落得清閒」。聽起來是個不錯的想法。


        但幾次當我向夫人提起這個想法時,總會被打槍。我家夫人說:「妳自己會搭帳棚嗎?別人都會幫你嗎?等自己有辦法搭帳棚再說吧。」我囁嚅的說:「那、、、可以找不必自己搭帳篷的地方吧?或同事要出遊時投靠他們。」但還是未獲同意。


        所以屬於我們的露營一直沒有成行。可能得等我和她都認識的朋友共同說服她了。


        在這年,全國登山大會師正好在新北市的金山主辦。金山我也很多年沒去了。這趟可以投靠我爸媽、以及一些他們昔日的學生,正好可以再體驗一下,而且帶小孩見識一番。


        我們當天開車到會場,金山青年活動中心。父母和幾位學生(同樣是救國團、北斗團委會成員)也早就到了。這些學生大多是父母當老師早期(前幾屆)教的學生,大約都大我十多歲;只有兩位我不認識。父母常說,這些人都是他小時候打過屁股的;但常常打過屁股的在出社會後比較有感情、比較會連絡;所謂「好學生」常常畢業後就沒了音訊,或是相見不相識,連點頭都沒有。這是資深教師的感觸。


圖:全國登山大會師   各鄉鎮隊伍陸續抵達
Fuji X-M1+ 16-50mm

2019登山大會師010.JPG   

圖:全國登山大會師

2019登山大會師009.JPG   

圖:全國登山大會師 來自各縣市鄉鎮的旗號

2019登山大會師012.JPG

        這種全國登山大會師的性質是,主辦單位依縣市鄉鎮幫大家分配區域,各自搭好帳篷後可以自由去逛;晚餐可以自煮或去購物;然後有晚會。隔天早上宣誓後再分批去登山。


        關於搭帳棚這事,父母的學生們弄了一個很大的遮雨棚與幾個茶几;在附近則是另組幾個小帳棚。我在父親指揮下協助搭了兩個帳篷。這裡環境不錯,兒子們就在附近丟棒球。


圖:北斗團委會分配到這區

2019登山大會師006.JPG  '

圖:父親的學生們組帳篷

2019登山大會師001.JPG 

圖:父親的學生們組帳篷。  看來很能遮陽避雨

2019登山大會師003.JPG 

圖:我們團員們的帳篷  

2019登山大會師004.JPG   

圖:我的帳篷

2019登山大會師008.JPG  

圖:小孩子覺得很新奇

2019登山大會師007.JPG  


金山老街


        過了一會兒,有人提議去金山老街逛逛。從露營區走出去,穿過一段人煙稀少的墳墓,居然就抵達金山老街 — 原來活動中心與老街如此近。


圖:去金山老街,得穿過一段墳墓

2019登山大會師015.JPG 

圖:金山老街  我已經大致忘掉樣貌了

2019登山大會師013.JPG 


        我只記得老街有金山鴨肉,不過我對於鴨肉沒興趣(除了烤鴨)。這趟下來老街特地認真看了一下,人潮洶湧,但已經跟我印象中的老街不太一樣了。我記得的是像三峽、大溪那種有點棋盤狀的街道,但金山好似就是一條路。走了一段時間終於看到金山鴨肉,事業仍是大到承租了附近十幾家店面來當顧客內用區,同樣是顧客找位子,然後到總店去端裝好的盤子。要說整條老街是由這家鴨肉攤撐起來的,應該不為過。


        只是這裡的主食只有炒麵,沒有昊昊想吃的白飯;菜色也沒有他天天吃的豆腐或炒蛋之一。這使得他開始抗議。我告訴他,我們等會兒上去露營區就沒東西可以吃囉!在這裡吃飽一點。昊昊就開始抱怨:「哼!露營有甚麼好玩?」於是他吃很少。


        天色還算不黑,所以我們用完餐後在老街附近閒晃。我見到有賣仙人掌冰,還跟兒子各吃了一份。雖然想過晚一點如果肚子餓,或許可以再走下來;但是不知道這條老街會開多晚,會不會像九份一樣傍晚就收攤了?再者要走過那一段沒啥路燈的墳墓也需要膽量,於是就決定外帶一些食物上山了。


        晚上在活動中心的廣場舉辦頒獎、跳舞,十分熱鬧。我帶昊昊他們去看,向他們解說這是這個活動的傳統。另外聽說附近有溫泉,我們有帶泳衣來,於是按圖索驥去一個溫泉游泳池。比較麻煩就是我要以一打三,要注意各自的動向,最後還得幫三兄弟換衣服。

晚會表演:

 

       
        夜裡的活動十分熱鬧,看著看著我的肚子也餓了。但這裡偏僻,沒甚麼好買的。最後在活動中心看到自動販賣機,我買了來一客泡麵,昊昊與侑侑說他們也要吃,但最後昊昊還是沒吃完,侑侑倒是把阿Q桶麵吃完了。我想昊昊應該還是「覺得新口味就不想吃」的緣故。


        小孩都睡著,大人們坐在帳棚下聊天泡茶,談天說地,好悠閒。我其實很怕他們問醫院的事,甚至問診之類的;幸好主題沒偏到那裡。


        有的山友們分屬不同縣市,可能一年才見面這一次,相談甚歡;還有酒喝多了,誤跑來我們這個營區敬酒勸酒的。


        後來昊昊與明甫與我夫婦睡,侑侑去和爺爺奶奶睡。這裡地不是很平,又沒枕頭,我只好拿外套墊在頭上。太久沒睡帳篷了,還花了一點時間睡著。晚上風聲非常大,感覺上外面有幾個鄉鎮的人聊天喝酒到很晚。
 



        隔天早上是被鳥叫聲吵醒的。大家陸續整隊,在廣場集合。本次主辦單位金山的團委會上去講了一些話,就開始分配路線。這活動說是「登山會師」,但並不是每年都爬百岳,有時只是小山健行。主辦單位指定了五條路線,彰化縣分配到其中一條路線;但一開始大家走的路段是一樣的,所以一大群人沿著馬路走,頗為壯觀。


圖:誓師大會

2019登山大會師018.JPG

圖:合影

2019登山大會師017.JPG

圖:彰化縣隊伍

2019登山大會師022.JPG


        輪到侑侑開始叫了:「露營就露營,為什麼還要爬山?」其實他很能走的。


        到了不同叉路口,隊伍逐漸分散。我對這些登山路線沒概念,但走著走著突然見到一尊彌勒佛,讓我很激動。我們2004年科部裡舉辦迎新時,就曾來過這裡,原來這是在金山啊!我還記得在山頭幫學妹及同事照過相呢。


        我們一家人也在這裡請人合影。想起那時還不需要戴口罩,可以用力呼吸新鮮空氣,真棒!

圖:側拍其他鄉鎮的隊伍合影
Fuji X-M1+ 16-50mm

2019登山大會師024.JPG

圖:我們一家人合影

2019登山大會師028.JPG

圖:三兄弟

2019登山大會師025.JPG


        走著走著隊伍拉長了。但因為只有沒有叉路,不怕走丟,於是我就放三兄弟跑來跑去了。遠處繞過一個山頭,可以看到某個漁港,視野很不錯。我後來查,那叫「磺港漁港」。


圖:遠眺漁港

2019登山大會師032.JPG


        跟著路線再走,居然就臨海、見到燭台雙嶼了!這裡我也是十幾年沒來了,看起來有點改變。我左看右看,以前的觀景台換了位置,且旁邊修了一座涼亭。但還是要在地標處的圓圈圈(可以圈起燭台雙嶼)拍張到此一遊照啊!


圖:中場休息

2019登山大會師031.JPG   

圖:燭台雙嶼

2019登山大會師035.JPG 

圖:燭台雙嶼

2019登山大會師036.JPG   

圖:燭台雙嶼   
我簡稱這叫"圓圈圈"。招牌畫面一定要拍的。

2019登山大會師039.JPG   

圖:全家福

2019登山大會師041.JPG    


        大夥歇息後,陸續回頭走,來到一個岔路,可以往下走到岩岸旁,更近距離看燭台雙嶼。不過下坡很陡,老大老二一股腦兒往下走,變成我不跟也不行、、、、


        明甫則一向很小心,拉著我說:「爸爸,我不怕上樓梯,我只怕下樓梯,因為會稽里咕嚕滾下來。」


         我一邊呼喊老大老二速度慢點,以免滾下海,一邊牽著老三往下走。岩石落差較大,卻也因地勢較低的視角不同而讚嘆不已。北海岸的岩石都是鬼斧神工,野柳如此,這裡也是如此。如果只看過燭台雙嶼就掉頭離開,而錯過這裡的地貌,那真可惜。


圖:另一條步道。走下坡看燭台雙嶼,人非常多。

2019登山大會師044.JPG   

圖:遠望燭台雙嶼

2019登山大會師048.JPG   

圖:我和兒子們在海岸旁合影

2019登山大會師047.JPG   


        近中午就回到營區。較早回營的團員們已經把大部分的帳棚都拆卸完了。我也學著拆了一下我們家的,拆是好拆,收納到袋子裡比較難一點。


        問三兄弟,以後有機會要不要再試看看?侑侑說:「睡帳篷好好玩,我下次還要來。」以及「哇,出來玩可以吃泡麵耶!」此後,侑侑就喜歡上阿Q桶麵了。


        至於我夫婦倆的心得呢?


        老婆:「不應該穿七分褲來露營的,出來兩天一夜被蚊子盯得很慘。」


        我:「太瘦了,晚上躺平睡,尾椎很不舒服。以後要養胖點再出來露營。」


        與其說這趟要訓練小孩腿力,其實最後都變成訓練老婆。她出來走一趟就會鐵腿好幾天。不過能三代一起出來玩,實在很幸福。
 



中型相機Rolleiflex 2.8GX,Kodak portra 160負片

圖:昊昊

2019登山大會師66-01.jpg  

圖:燭台雙嶼

2019登山大會師66-02.jpg

圖:在海岸邊看燭台雙嶼

2019登山大會師66-04.jpg  

 


回顧:歷史舊照。
2004年 神經科迎新兼科遊,到北海岸。


圖:當年這尊彌勒佛是彩色的
  
Pentax MZ-3+ 31LE, Fuji reala 負片

北海岸02.jpg

 
圖:北海岸
 我抱的小孩是左側學妹的兒子,現在他是文藝青年了。

 Pentax MZ-3+ 31LE, Fuji reala 負片

北海岸15.jpg


圖:與學妹合影
 Pentax MZ-3+ 31LE, Fuji reala 負片

北海岸08.jpg   


圖:北海岸    神經科兩朵花
 Pentax MZ-3+ 31LE, Fuji reala 負片

北海岸19.jpg  


圖:情商我最寵愛的學妹之一,跟我在這個地標合影
 Pentax MZ-3+ 31LE, Fuji reala 負片

北海岸20.jpg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