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從早到晚的會議。幾位外國學者、一堆幻燈片、一次又一次的各國分組討論。飯店裡的會議室通常冷氣開很強,不管在台灣或國外都一樣。依我的經驗,連續上了幾小時就會不由自主開始打瞌睡;如果再加上肚子餓,那就真是「飢寒交迫」了。


        這兩天的中午餐點都用香格里拉飯店裡的自助餐,菜色差異不大。而第二晚的晚宴是選在Raffles Hotel舉行,主辦單位請各位「盛裝出席」。我不就帶那一套西裝嘛!就穿出來亮相了。


Raffles Hotel


        Raffles Hotel 在旅遊介紹中文翻做「萊佛士酒店」,是新加坡最古老的飯店,建於西元十九世紀,也算是亞洲首區一指的古典建築。我不曉得為何主辦單位會把晚宴安排在此,但看到這座飯店的一瞬間,我似乎明白了。
       

        儘管天色已逐漸昏暗,但白色典雅的飯店外觀與歐式的中庭,還是讓與會各國代表四處拍照留念;大概只有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代表們像識途老馬般的入內就坐。


圖:飯店外觀

Raffles Hotel 

圖:飯店中庭水池

Raffles Hotel 

圖:飯店中庭

Raffles Hotel 


        這晚吃的是西餐,主菜有牛排與羊排兩種選擇,再搭一些附菜。我一向比較挑食、也不喝酒,所以對於一些高檔的西式排餐比較難以領略它的美味。所以除非團體聚會,自己一人時還是吃些平素常吃的中式飲食。晚宴食材有些是我沒見過的,也沒完全吃完;但是台灣代表齊聚一桌,有說有笑的,我想那才是主要目的。反倒是大家聊得太開心,一國一桌,跟印度、東南亞其他國家的代表比較沒有交流。


圖:台灣代表團

台灣代表團合影 


        聽前輩講解,這家飯店之所以有名,除了它的本身歷史之外,它的附近是四通八達的地下街商店,還有捷運站,「在地下走的人比地上多!」乍聽這句話我們以為他醉了,後來才了解為何飯店門口附近並未看到太多人,因為這區許多購物中心都已經地下化了。


        他另外提起,在飯店旁邊(其實算是飯店一部分)有一家很有名的酒吧,裡頭有新加坡的國酒『新加坡司令』,晚些一定要來喝。


        吃完晚餐後,先去跟酒吧訂位,然後前輩帶我們鑽入地下道,去體會新加坡人的夜間商業生活。地下街裡果然四通八達,很多的上班族、學生行色匆匆或流連在各商店,相形之下台北捷運的幾條地下街真是人潮稀少;我想這有一大部分也是因為她們面積小,不得不往地下發展。


        走著走著來到鼎泰豐,這店在新加坡有好幾家分店。我上個月才第一次去忠孝復興SOGO樓下吃,但看新加坡賣價,比台灣更貴(匯率新幣比台幣約1:22)。

圖:鼎泰豐  幾位正專心研究價格

商場裡的鼎泰豐 

圖:雕像店  聽說這位雕塑家專做毛澤東

商場裡   雕像館  


        鑽出地面時,上頭也是一家大型飯店,聽說很多國際會議都選在此地舉辦。Raffles Hotel已在遠方,於是我們又繞回傳說中的那家酒吧。



新加坡司令         
       

        我滴酒不沾,甚至一向不喜歡酒味,因此在臺灣也從未去過酒吧,想不到第一次就獻給新加坡了。看同行前輩講得興緻勃勃,一副「不到此店,不算來過新加坡」的口吻,也就乖乖跟大家進去見識了。

        
        這家店叫Long Bar,舉世聞名的『新加坡司令(Singarpore Sling)』就是發源自此。話說西元1915年一位住在酒店的觀光客向酒保反應說,喝膩了這家店所有的雞尾酒,於是那位華裔的酒保費心的調出了這款雞尾酒。結果此酒一砲而紅,讓許多酒客為之驚艷,而變成本店的招牌雞尾酒。這不但為Raffles Hotel再添一樁傳奇,而當年調酒的配方手稿更收藏在博物館裡。


        我們當然沒去參觀手稿,不過聽前輩娓娓道來,卻也可以想像新加坡國酒的光榮歷史。全球觀光客來到新加坡,都必定拜訪這家店,嚐嚐鮮紅欲滴的新加坡司令。據說一天可以賣上兩千餘杯。


圖:吧檯

Pub 吧台 


        這不禁讓我聯想到作家蔡志恆(痞子蔡)寫過的一本書『愛爾蘭咖啡』。雖然我也不喝咖啡(也是因為苦味),而書裡描寫的是一個愛情故事,但愛爾蘭咖啡的典故卻與這種酒的類似,背後的故事都是一種用心。


        如果你搭新加坡航空,在機上也可以向空姐要求喝新加坡司令。但據前輩說,還是這家店裡的最道地。


        這家店還有一個有趣的傳統,除了喝酒外還嗑花生。一踏進店裡,腳下就踩到唏唏簌簌的花生殼,滿地都是。在你點好酒後,服務人員會先送來一大碗花生米,不夠還可以自己到樓梯間加,有好幾布袋可以吃到飽。而且在法制嚴明、嚴禁亂丟垃圾的新加坡,街上很乾淨;但在這家店裡吃花生,卻要豪邁的把撥開的殼往地上一丟,或是丟向同行友人,這是否算是一種緩解壓力的方式呢?我不知道。但是看到顧客們都丟得很高興,也就入境隨俗了。


圖:大家舉杯共飲 

Pub 

圖:前輩喝得很開心

Pub 

圖:閒話家常、互相丟花生殼   很有趣的經驗
        只是開了一天會,看起來都有點疲態、、、

Pub裡合影 

圖:大家都喝得很過癮

Pub 


        儘管我已經表明了不喝酒,前輩還是盛情的幫我點了一杯新加坡司令。只是我小喝了兩口仍皺眉頭 - 我就是不喜歡任何酒類的苦味,儘管裡頭喝得出淡淡的鳳梨。後來前輩叫我不勉強,就拿過去喝了、、、我想他是很想喝第二杯吧。

圖:樂團演唱

        主唱發現我拍照,趕快轉過來。

Pub 樂團 


        這裡有樂隊駐唱,主唱唱起西洋情歌很有爆發力,也鼓勵台下觀眾互動。但是我看到的除了幾位歐美人士站到台前,大部分的人還是安靜的坐在原地交談、頂多跟著節拍揮手而已。所以前輩就說了,新加坡從小的法治教育導致民眾較拘謹些,不太能釋放情感或隨之起舞;你可以說她們的小孩教出來都是「一個樣」,乖乖的樣子,但不如台灣小孩活潑而具有創意。


        原來在國外喝酒還可以觀察到民族性的差異,我真是受教了。但以在酒吧或Pub的印象來說,我還是認為再更熱絡點較好。


        一晚上客人來來去去,看到服務生清理時把桌上剩餘的花生殼都撥到地上,然後細心的掃一掃地,維持滿地仍鋪著一層花生殼的狀態,好迎接下一批客人,我笑了。



(本文寫於民國98年1月1日)

timsh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Jacky Lou
  • 這酒聽起來好像很好喝,不知道台灣有沒有?
  • 我不喝酒, 所以也沒問過. 理論上應該有吧?
    但應該還是"原產地"的比較夠味.

    timshea 於 2009/01/05 00:27 回覆

  • yangbingyu
  • Happy New Year!!!

    這古老的飯店的確很典雅,建築相當美麗。
    話說回來,鼎泰豐也真是台灣的驕傲,名揚國際呢~

    雖然我也不喝酒,但這新加坡司令倒是想嚐一嚐呢。
  • 我沒有特別研究飯店習慣, 反正就是住得舒適就好了; 對於嶄新的飯店通常也不會去注意門面如何.
    但對於這種外觀一看就吸引目光的典雅飯店, 還真是忍不住要多瞧幾眼呢!

    timshea 於 2009/01/05 00:31 回覆

  • seagod
  • 飯店看起來好古典感覺真棒
    其實我也那間酒吧有興趣
    尤其丟花生聽起來蠻好玩的
  • 聽當地人說,這應該是新加坡人唯一可以亂丟東西的地方了。

    timshea 於 2009/01/06 00:10 回覆

  • 咖啡因小姐
  • 新加坡司令

    哈哈 如果我也去的話
    就幫妳喝
    真是糟糕
    我又喝咖啡又喝小酒
    回台灣就想辦法戒掉小酒了 因為沒伴而且雞尾酒熱量高 唯一沒戒掉的就是咖啡因
  • 我這輩子迄今咖啡總共喝過八次, 其中有幾次是人家一定要請, 才勉為其難喝; 有一兩次甚至是開會的coffee break不小心倒錯了(本來要倒茶..>"<). 但是一旦必須喝咖啡, 我就會倒很多奶精跟糖下去.

    至於酒類, 我們家人裡只有我不喜歡酒, 就算水果酒也一樣. 我就是不喜歡那種苦澀味.
    如果那種排餐(比如說那種紅酒料理的牛排啦), 或是薑母鴨等帶著輕微酒味的還好, 如果味道較明顯的我就不碰了.

    我很不愛跟喝酒的人坐一起, 特別是喝烈酒的, 光聽到她們講話的口氣我就受不了. 所以同事聚餐如果情況許可, 我就會自動閃一邊去坐"不喝酒桌".
    假如是那種聚餐吃飯兼"品酒的", 就是有些餐廳是吃一道菜配一種酒的, 可以躲的話我都盡量缺席, 不然坐在那裡不喝酒, 多掃興啊!!

    我們主任常常陶侃我, 那如果以後結婚, 要被灌酒怎麼辦? 得先訓練一下.......我心下嘀咕, 我還是堅持不喝的;
    如果有哪些人是素行不良的(我拍過至少四五十場婚禮攝影了吧, 哪些同事或同學是常鬧人家喝酒的, 我都心裡有數), 呵呵........別怪我不事先提醒, 如果想鬧我, 我就不請他們來吃喜酒了.

    timshea 於 2009/01/07 00:11 回覆

  • 米蘭
  • 好像到了新加坡就一定要喝新加坡司令呢^^
  • 是啊!儘管我就是堅持不喝酒,但是既然去過了新加坡,這款國酒還是得在文中推薦一下的。
    有喝酒的人,去那裡千萬別錯過品嚐的機會了。

    timshea 於 2009/01/09 23:46 回覆

  • 小豆乾
  • 雖然我很愛喝酒~~
    可是我能體會那種不喜愛某種味道的感覺
    就像我不吃香菇,每回和友人吃飯總免不了被調侃一下,久了也就習慣了~~他們後來還會很開心的替我接收所有的香菇!
  • 真巧!我也不吃菇類,如香菇、還有木耳、金針類的都不碰;另一大類是海產,如海參、九孔、魚翅、海膽等等食材雖然敢吃,但極沒興趣,幾乎都是淺嚐則止,咬一兩口意思ㄧ下。若是生食如生魚片、生蠔等食物我是絕不碰的 (煙燻鮭魚倒是會小嚐一點,因為較不恐怖)。

    母親常常說我太挑食了,以後可怎麼辦好?或許是因為太挑了所以吃不胖。
    但我覺得壓力與食慾不佳才是主要原因。

    從小就這樣慣了,所以有時去參加一些宴會場合我都很尷尬,特別在台北的高級西式餐廳或囍宴,上述的高級食材如菇類、魚翅等等幾乎都會出現,實在躲不勝躲。有時還會加上品酒、、、、天啊!真不知道自己去那邊是要幹嘛的?

    很不喜歡置身在那種被別人狐疑說"啊這個也不吃,那個也不敢吃,那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那種尷尬場合,但有時卻是逃不掉。

    常自嘲說自己這輩子應該沒有當大官、當主任的命,因為很多好料的都吃不得 ^__^。
    還是乖乖的當市井小民,吃飯吃麵、平素的食物比較實在些,填飽肚子就好。

    timshea 於 2009/01/12 00:32 回覆

  • 悄悄話
  • 兼善天下
  • 回上頭的網友(抱歉將你的留言設為悄悄話)

    我與這位醫師只有當天見面,聊得並不多。但印象中他應該是在你說的那位醫院服務沒錯。
  • A7V7
  • 很漂亮的飯店,有青蛙司令這種酒嗎XD
  • 沒聽說過、、、不過如果妳有要求,酒保應該還是可以變出一杯給妳的。

    timshea 於 2009/01/17 09:57 回覆

  • sallysoup
  • 看了這篇
    我也忽然想起
    上次去新加坡開會
    真的有喝到新加坡司令耶
    好像是大家都點
    就跟著點點看
    不過味道早就忘光啦:P
  • 如果有去新加坡開會, 正常情況下應該當地人都會介紹去喝的.

    timshea 於 2009/01/29 10:09 回覆

  • opensecrets
  • 過來看你的blog,突然看到 Raffles Hotel
    身為新加坡人的黏糕就點進來嘞
    偶自己都沒喝過Singapore Sling ^^
  • 妳是新加坡人唷?那還沒喝過新加坡司令,可就落伍了。
    我雖然不喝酒,至少嘛也要講到好像很有見識的樣子。

    不過,我真的挺喜歡妳們國家的治安。那裡雖然沒有吸引我的自然美景,走在街頭上多是人工建築與裝飾,卻讓人感到安心。

    timshea 於 2009/01/31 00:49 回覆

  • opensecrets
  • 偶很少喝酒,所以還沒嘗過 ^^
    自然美景真的不是偶們吸引旅客的因素,貌似到新加坡最好的是吃吃吃,哈哈~~
  • 不過說真的,我除了吃到一頓很棒的海鮮之外,其他的多是在會議後參加飯店安排的自助餐,想吃懷念的肉骨茶都沒機會。

    以前吃肉骨茶是在民國七十六年去東南亞時,很懷念;但台灣好像很少看到店家賣肉骨茶。我後來對肉骨茶的記憶都是來自泡麵"統一肉骨茶麵"。哈哈!

    timshea 於 2009/02/01 00:00 回覆

  • wealth99
  • 我很久前在前老闆的推薦下,喝過新加坡司令,感覺蠻好喝的,不過去新加坡時倒是沒想到去喝個新加坡司令...以後有機會可以試試...我也不愛喝酒,但是偶而小酌一下,增添點生活情趣也不錯
  • 我則是不喜歡酒味,所以滴酒不沾。
    結婚宴客時,老闆一直鼓吹我"破戒"飲酒,但我到最後還是沒喝。

    timshea 於 2011/06/24 00:1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