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這個月要出生了,此時此刻,卻有一點茫然無措的感覺。


        婚後幾乎每個月還是很想出去拍照,反而假日時該寫的論文都不想寫。隨著麗的肚子慢慢隆起,那種感覺還是很強烈。不是因為特別愛出去玩耍,而是習慣了按快門的成就感— 那種在工作上無所適從時,能夠自己把握構圖、測光與拍出滿意照片的自信。這大概是我生活上除了工作之外最大的樂趣之一吧!﹙見前文 攝影:生活的樂趣


        先聊工作吧!凡事總是有捨才有得,但實行起來不容易。在去年底因為論文前途未明,本來早已被告知「未能在年底獲得論文通過,就得滾蛋」,也已經早早替自己洗腦,被動的換換跑道未嘗不是壞事,只是再度適應新環境很不容易。但真正過了一個年,卻沒像預期被追殺,卻又有點難以抉擇了。


        我在這方面是很念舊的。習慣的環境、熟悉的病患、友善的同事,在在都是讓我牽掛不捨的,加上離家近,以後萬一要看小兔子可以每天回家、、、都是驅使我繼續撐下去的緣由。只是學術方面雖有心但實在是不擅長,每年得面對的話越來越沒信心,就算這關過了也不知能不能負荷接踵而來的難題;加上以後教學、瑣事只會越來要求越多,甚至有可能得被勸說去外院支援、、、實在懷疑自己能否要承受這種無盡的挑戰。


        學妹在最近終於宣佈轉換跑道。誠然我知道她必定是思索良久才做了取捨,但以我自己的個性實在只能說聲佩服並支持。另一個就業地方薪水更高,交通雖然不便、也得值班,但好處是只需搞好臨床工作,沒那麼多學術要求與瑣事煩心;這對於想單純盡心在照顧病患的人能減輕不少壓力。反正有一好便沒兩好,仍在觀望的我只能以拖待變了。


        最近護理部、藥劑科等部門又找我加入一些全院性的品質改造計畫,簡而言之就是一些跟單位評鑑有關的活動,當成員或顧問之類的,一旦加入就是一整年時間;且科裡又有病友會和其他學術活動待辦。以前的我幾乎被指派或拜託都是來者不拒,這些日子卻選擇性婉拒或告知「還是不要吧!不知會在這裡撐多久」。如果我還有理由可以撐,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目前打算先撐到論文過關、甚至能申請講師通過再決定動向吧!

        另一個變數是小兔子的出生。相較於有些人一見面就恭喜,或者強調「小孩很可愛的,會為生活帶來許多樂趣」,更多的人卻是後頭補充幾句「在肚子裡時很希望趕快生出來,生出來後又恨不得趕快把他塞回去」、「以後要好幾年被綁住而不得自由了」、「教養花費會很嚇人喔」、、、、、之類的話。幾天前學長問我會不會很期待或緊張,我起初還沒有會意過來而以為他在問我論文過關了沒?事後細想卻也真的不知如何回答;隨著日期倒數了,才慢慢感到茫然、緊張、擔憂,那是一些很複雜情緒的綜合體。


       
也許我會因為小兔子的出生,改變了日後對自己前途的想法也說不定;但在他還沒真正面世之前,我想破頭也難以預估他對我的生活將會帶來多大影響。
     


        二月與三月,很煩悶。假日只想帶老婆出門拍照與走走,但總遇不到好天氣。過年背了兩台相機回家,以為可以大拍一翻卻落空;二月中只要一遇到假日就下雨,嘔得很;幫我拍婚攝的老弟要來北部拍老婆大度照,那天也下雨而取消了;二二八那週連假排定到中壢去參加醫學研討會,總算按了幾張快門;至於老婆去年就唸著生產前要去武陵農場賞櫻,也因為人潮太多且擔心出遠門對懷孕不妥而明智取消,在家發呆度過了。總之,是個很悶、沒變化、沒動力的產前兩個月。


        我只能安慰麗與自己,等到產後閉關數月,一定有機會再出去玩耍的。


集合二月與三月幾張照片:

富士GF670中型相機,Kodak 400vc彩色負片

一:住家附近的櫻花

       住家附近有許多老舊的巷弄,住了三四年卻從未逛過。二二八那天下午與麗到處亂走,才發現附近居然有所幼稚園,種了幾棵櫻花樹。儘管花期接近尾聲,又不如以往所拍過的烏來、天元宮、阿里山,甚至去不成的武陵農場壯觀;但卻是今年無趣的二月裡,唯一讓我拍到的櫻花。

住家櫻花 

 

二:孕味

        前頭提到婚攝小老弟想北上來替麗拍孕婦照而不可得、、、惱人的雨天!趁著去中壢參加研討會,我趕著拍了一張。南方莊園雖然大、裡頭設施也很棒,綠地卻不如想像茂盛,四周也還荒蕪。然而照片裡的人是滿足的,對拍攝的我而言也是無價時刻。

南方莊園 

三:老夫老妻 

        也是在南方莊園拍的。二月第一個放晴的周末,一對老夫婦沉默坐在椅子上;而外頭的大水缸是藝術造景。如果可以,當我老得不能到處玩耍,每當天氣好的午後也想跟麗找張椅子靜靜曬太陽,一切盡在不言中。

南方莊園 

四:樹與車

        在回家時見到街尾這棵樹,不知何時已掉光枝葉;正確一點來說,住了幾年我從未注意過它長出的葉子是什麼模樣?也許過了去年冬天,新芽還沒長出來也說不定。如果不是假日太悶無處去,也不會無聊到去注意它。仔細瞧瞧,枯枯的枝幹其實也頗有型。雖然斜陽下看來孤單,還好有部貨車停在它旁邊作伴。貨車是終究會離開的,那樹卻只是默默站在那裡,等待寒冬過後的茁壯與春暖花開。

        不過,我會是樹還是車呢?

住家樹木 

  

    文章標籤

    小兔子 GF670

    全站熱搜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