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應該是一個月就要寫的,但是我實在太忙,參加各種研習營、高雄開會、台中演講、跟技術員上課、跟學生上課、還有一個假日值班,整個七八月就這樣糊裡糊塗度過了。曾經發願要每隔兩週寫篇部落格文章的,當作一種習慣,就在這段期間給它破功了。


        不過寫文章還是我重要的生活點綴,不是自己的作業或是對讀者的交代,純粹是樂趣記錄生活與想法的樂趣。別人期待我的文章也罷,嗤之以鼻也罷,反正我寫故我在;就像拍照一樣,在按快門當下就是一種滿足。


        關於兒子的文章寫得少,本來建議老婆應該可以申請個部落格,除了寫點育兒點滴,還有機會A些日用品來寫試用心得,然後由我口頭技術指導,省錢兼貼補家用;但她一直堅稱文筆不好,要寫我自己寫,所以搞到後來我反倒是拍影片跟大家分享居多。不過我一直覺得文字、圖片與影片各有其不可取代之處,所以還是會持續寫文章。


        在兒子出生前一個月曾經一度煩悶,對未來的不確定感(無論是工作上,或是對於兒子帶來的影響)讓人憂鬱「見 茫然的二三月 一文」;不過論文暫過一關、以及陪伴兒子的喜悅稍稍讓我喘息片刻。誠然論文也還要憂心下一篇的著落,兒子在不同階段得面臨的問題也得見招拆招呢!但是好好把握目前的生活,應該是較實際的想法。


        兒子很快的四個月大了。這一年剛好也是我爺爺91歲,所以我們要回家去。行事極為傳統的岳母叮嚀,當天應該幫兒子『收涎』了!這其實我也不懂,其實我是比較期待『抓周』,屆時拿我的相機出來讓他抓看看。但是時間還沒到,只好先收涎;而我又不可能拿相機讓他收涎,於是就照古禮去買了餅乾來。


圖:兒子收涎
        Canon 5D攝

收涎 

      首先在家中由我父母收涎。家裡已經太久沒小孩了,所以他們倆收得很開心,我拍得很想笑,傻呼呼的兒子笑得更開心。由於岳母交代要多找些人收,於是傍晚就到學校去,那裡有平日就會去散步運動的長輩們,包括許多我國中時代的老師們。其實師長們對於收涎也是駕輕就熟,有幾位甚至於感嘆「終於看到我的小孩長大了」,其實他才一丁點大而已。學校逛一圈,已經募集到十幾位長輩,然後又去看爺爺奶奶,最後是肉乾店阿姨與我親阿姨,平日比較有來往的都收到了。我期待在這樣的儀式中,兒子昊昊受到眾人的關愛,能夠健健康康的。


圖:學校老師替兒子收涎

學校老師收涎 

圖:學校老師替兒子收涎

學校老師收涎  

圖:肉乾店阿姨替兒子收涎

肉乾店阿姨收涎  

圖:爺爺奶奶替兒子收涎

阿祖收涎  

圖:大姨替兒子收涎

姨婆收涎  


 
       上次回家鄉,另一個目的是要替我爺爺奶奶祝壽。說來慚愧,我父母那輩雖有七名子女,父親是老大,但近年來其他姑姑叔叔平日都極少往來,連逢年過節都很少見他們出現聚餐。小時候的我很敬重他們,隨著長大後看見父母對爺爺奶奶的孝順,對其他人的情感慢慢淡了。爺爺也常感嘆,為何我伯公(95)有點小感冒,幾位子女就分從各地趕回家探視他,但我們家就沒這樣互動。我想,只能說家家的情況不同吧!


        也許是因為兒子的出生讓爺爺很喜悅,前幾年每次母親提議要幫爺爺祝壽,邀那些姑姑叔叔們回來,爺爺總是意興闌珊;但今年不同,爺爺很快答應,只能說昊昊的魅力真大,會讓老人家心也軟化。


        父母所有人都通知到了,遺憾的是當天在場的人只有我們這一支全家(包括看診繁忙的弟弟)到齊,以及兩位姑姑(其中一位還是從小被人領養的,和我們算最不親的);其餘幾位我認為在這種場合應該出現的人卻都沒出現,大大一張桌子只坐了半滿。我怕爺爺奶奶覺得失落,抱著兒子一直跟他們說話,但是菜吃不完卻是事實。只能說是個不太圓滿的壽宴。

圖:壽宴

阿祖壽宴  

圖:壽宴

阿祖壽宴  

圖:壽宴  吃蛋糕

阿祖壽宴  吃蛋糕    




        這一週來爺爺因為感染,住進了加護病房。我問母親說其他人有沒有回來探望?母親說有,大家在通知後終於集合來看爺爺了,但看看就離開了,最後還是只剩父母在。我想臨床照顧病人久了,大概對這種事只能學著釋懷並接受吧!


        周日回去看爺爺時,他人很清醒,但是對於被插管很激動,在我們安撫下才穩定下來。他一直揮手希望我快回來上班,就像過去一樣體貼。我拉著他的手說「車票都買好了,太早去車站也是要等待,就讓我多陪陪你吧!」


        爺爺在日本時代是警察,一生勤儉,對於子女管教嚴格;但對孫子卻是很慈祥。還記得我剛考上醫學系時,爺爺非常開心,在我這十幾年工作生涯,每次回家爺爺總會一直叮嚀我「做人要正直,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作事要有責任感,該完成的事就要確實做好,不能增加他人的麻煩」、「對病患要親切,人家是不舒服才會來找你,要讓他們放心」、「如果行有餘力,就要幫助別人」、、、之類的話,還舉一些家鄉以前老醫師的不當言行讓我知道。那時的我祇覺得是老生常談,而且有些內容都重複,但久而久之慢慢發現,這就是爺爺教養子女的初衷。


        父親在我小時候常常告訴我,爺爺管教很嚴。他早起如果沒有到田裡餵好鴨子、把家裡腳踏車擦乾淨再出門,就會挨來責罵。父親在當老師時代也是對學生嚴格,但退休之後我見到這麼多學生尊敬愛戴他,才了解他的不平凡之處,我想那是不同年代的管教方式,讓父親成為現在我所敬愛的父親。爺爺那些話其實已經潛移默化的變成我的座右銘了。我以後也要學習父親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也希望爺爺這次能順利度過難關,好好再叮嚀我人生處事的態度。


圖:昊昊與爺爺奶奶  攝於家門口

阿祖家門口合照  


    文章標籤

    爺爺 奶奶 收涎 壽宴

    全站熱搜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