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真是奇妙。明明是不相識的人,卻可以因為一次曝光機會而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遇見有趣的人。


        很多年前,民生報還沒有停刊之前,曾有一年訪問我,講述從肌無力症病患變成醫師的故事。


        結果就在我第一次跑到竹子湖去採海芋時(詳見『海芋情緣』一文),中年老闆娘在我結帳時端詳良久,忽然問我:「你是不是有上過報紙?」我愣了一下,尷尬的點點頭。她很開心的說,她剛好有見到那一段,也覺得我的故事很有啟發性,後來她多送了好幾隻海芋給我。於是那次,我借花獻佛,送了每位值班的學妹一朵海芋。


        在這麼奇怪的地方也被人認出來、、、

圖:竹子湖採海芋
      Pentax ist* Ds攝

海芋田  



        而同樣很多年前,我上過東森綜合台一個類似『生活家的節目。播出時間是在平日下午兩三點,感覺上只有家庭主婦會不小心看到的半小時冷門節目。


        製作單位會找我,其實是因為當時行政院長唐飛罹患肌無力症且有胸腺瘤,而剛好我本身也有那個病,於是製作單位應景找我講肌無力症的特徵。其實經過剪輯之後,我露面機會只有兩段不到十分鐘而已。結果之後一星期,很多電話打到醫院總機指名找我,要問她們的症狀算不算是肌無力症;我只好充當疾病檢傷分類醫師,大致推薦幾位同科系裡較專精的醫師,請她們去掛號。


        然而節目播出後幾天,台北看完診後在忠孝復興站等轉車往台北車站,我低著頭沉思;在走進車廂時迎面發現一位太太邊往外走邊看著我。我走進而她走出,但眼神卻像是西部牛仔在互視、彼此未曾離開。只不過我是一臉疑惑而被動看著她,不知她為何在看我?是否曾是我見過的病患?


        就這樣相望數秒,在車門快關閉前她忽然大叫一聲「我想起來了!你是不是最近上過電視,那個有肌無力的醫生?」我非常錯愕,儘管素昧平生,仍是禮貌的點點頭。她忽然站在月台邊舉起手大喊「你的故事很棒!真不簡單,加油加油!」


        很快的車門關上列車啟動,周遭乘客們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第三次,則是在西門町的『三兄妹豆花』。同樣是那段時期,當時這家店算是基隆廟口『三兄弟豆花』的加盟店。我常常去西門町逛,卻不常走到那一帶。老板娘總是帶著麥克風在店裡向外吆喝客人來吃冰。那天我剛好心血來潮走近那家店,在抬頭看目錄時,老闆娘忽然狐疑說:「咦!我有看過你喔,你是醫生喔?」我大驚,想不到第一次來這家店就被認出來,於是也只好尷尬承認。老板娘倒是很健談,聊到說生病還願意當醫生真是不容易。


        她們家的豆花、剉冰、雪花冰我都覺淂很棒,到現在還是幾乎每個月都去光顧,老闆娘常常會跟我聊幾句工作上的甘苦。後來她們脫離了三兄弟豆花的加盟而改回『三兄妹豆花』(她家就是三兄妹共同經營),但口感依然沒變。在我結婚前,值班的學弟妹甚至可以常常吃到我帶回去的豆花。只不過每次我還遠在離店門口二十公尺外,老闆娘就會高興的用麥克風招呼:「謝醫師你又來啦!今天要買幾份請同事吃?」這習慣被我糾正許久終於改善了。我常常提醒她「我可以幫妳宣傳,妳不要幫我宣傳。我可不想讓全西門町遊客都認識。」


        尤有甚者,有一次我帶老婆去吃完雪花冰後,老闆娘興緻一來,先指著自己又指著我說:「第一是我賣冰,第二是你做醫生!」我沒好氣的回說:「別開玩笑了!妳的賣冰生意好得很,顧客來源橫跨台灣及港、日等外籍旅客,如果顧客吃太多感冒或拉肚子是他自己身體差;我醫不好人的話輕則被投訴,重還可能被告,怎麼想都覺得妳比我要好命得多!」


        這讓我得到一個結論:無論你上的是多冷門的節目,或是被報導的是多小的篇幅,都必定會有人看見的。人啊!真的不能做壞事的。


(
本文寫於民國101212)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