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提到花,總是聯想到美麗的女生。情人節或生日時要收到花,約會時等男友也得捧著花,求婚時更需要一大束花。由於花的特殊意義,生活少了它的點綴還真是失色不少。

 


        母親從我很小的時候就種花了。無論是在以前屋子頂樓的盆栽、現居屋子後空地的小花,許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都陪我度過童年。一直到現在母親退休了,還是在家裡種了一大堆花,學校花圃裡的花也是她每天去清理呵護的。自從我給了她一台數位相機,她出門旅遊最常拍的還是花。 

 


        這幾年較常有機會出去拍照,特別是2004年到日本賞櫻,那感動真是難以形容。而在日劇裡,庭院裡常常會看到一棵大樹(往往是櫻花樹)。我很喜歡那種櫻花飄落的感覺,可惜台灣的天氣應該無法栽種那種品種。而在西湖度假村看到的油桐樹、桃源仙谷看到的大樹與鬱金香也讓我羨慕不已。後來儘管很多花名我到現在還是叫不出來,但拍花卻也成為我的主題之一。
所以我對未來居家環境的嚮往之一,期盼以後如果家裡有庭院,能夠有棵大樹和許多小花,春天可以賞景、夏天可以在樹下乘涼。

 



        我家離田尾很近,小學課後常和同學騎腳踏車去公路花園閒逛、看人家種花。大家對『公路花園』都很嚮往,但我逢年過節去了不少次卻總提不起勁。因為對那些眼花撩亂的花總是搞不清楚。


        
想起來,生平第一次送花可以回溯到國小;但第一次掏錢買花,卻是高中時代的事了。 


        從當住院醫師開始,每當心情低落沉悶,總愛買一兩隻花插在桌上。那小瓶子還是可愛的學妹送給我的呢!起因是我心血來潮送了她一朵花。她常叫我有空要擺花在桌上,培養一些氣質。乍聽時我哈哈大笑,想像男生在花店挑花買花,那情境怪彆扭的。但後來卻不知不覺成了習慣。以
前覺得花朵總會三五天就凋謝,不若其他物事可永久保存,故捨不得買花;後來發現只要勤於換水修剪,大多數花朵的生命力是很旺盛的,無論是在大太陽或冷氣房裡。其實桌上擺點花感覺挺好的。幾支花隨興的散插在瓶中,自有一種美感。靜靜的望著它們,在無聊時可以怡情、緊張時可讓心情平靜、寫作時更可激發靈感。偶爾花朵也會釋出香氣,為沉悶的工作環境帶來一縷清新。

 


        我偶爾也送花,但不願假手他人,只因想親睹收花者的表情。幾年前的母親節前夕,臨時起意買了許多康乃馨,送給科內已當媽媽的醫護人員們;特別是當時護理站裡孕婦頗多,平日視為妹妹的幾位護士們都充滿將為人母的喜悅。每個人收到我親手送的康乃馨,那驚喜害羞的神情令我難忘。但這一來難免引起未婚的人大聲抗議,我只好又允諾待情人節時補送她們。只是未婚的人似乎遠較已婚者多,該如何統計才不會顧此失彼倒是頗傷腦筋。


        幾乎每次買花,在回辦公室路上都會遇見熟人。別人老愛消遣我花是誰送的?我就答是自己買的;別人又好奇問為什麼買花?我總是一本正經回答:「看看會不會有桃花運!」但多年以來,似乎桃花運仍未降臨到我身上。或許是買的花種類顏色不對,或許是買的時機不對,或許是找不到合適的送花對象,或許是要等別人送才對、、、。不管如何,花已經在我的生活扮演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如果各位以後經過花店,不妨緩下步調欣賞花,甚至買朵花回去,都可能對生活或人際關係帶來意想不到的樂趣。


        這系列我所要寫的,是我和花的故事,對花的情感。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