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四: 相見恨晚

       
        一週後聽到門診小姐說,文正的病因終於找出來了、、、確診為淋巴癌,已經被轉去血液科作化療。


        週三跑去血液科病房看他。護士知道我是去探病的,告訴我說文正剛做完化療,很虛弱,現在是賴媽媽陪他;而且現在白血球偏低,所以謝絕訪客。我站在門外聽護士轉述說這陣子他又多插了條胸管,喃喃自語的問說「是肋膜積水嗎?」心下一片黯然、、、(病情更加惡化了嗎?)、、、那、、、只好改天再來探望他了!


        緩緩步出血液科病房,這次步伐卻是難以擺脫的沉重了。這天沒能看到文正,下一次,我該什麼時候來探望他較恰當呢?
(不會干擾到他的治療或休養,卻能適度傳達我的關心);而我又該以什麼面貌心情出現,該聊些什麼話才能逗他開心呢?


        結果、、、文正週六就走了,來不及再跟他說什麼。


        我是直到隔週週二中午才知道這則消息的。看完門診後漫不經心的點閱院內網路討論區,卻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看到諸多院內同仁討論惡耗,不由得呆了。


        兩週共同實習的青春歲月與患難情感,十一天當患者與醫師的互動,以及後來多次電話詢問病人狀況的交流。這比起文正的同學或是共事多年的同仁當然不算久,然而我始終相信,彼此相知的性格,不會因時間短暫而有所疏遠,而足以在記憶中留下深刻回憶。


        那晚下著細雨,我撐著傘來到往生室上香。看著文正的照片,依稀還在對我笑著。我也呆站了許久。沒想到那天在血液科病房未能見著文正一面、、、就擦身而過了。


        很諷刺。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踏入醫院的往生室,也是懂事以後第一次參加公祭,卻是失去了一位好友後才經歷到的。


        公祭典禮上,看到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同仁們都來了。我知道文正不寂寞的。儘管他或許有牽絆、有遺憾,但大家都會陪伴他、支持他的。我沒機會和賴太太再說到話、也沒見著賴媽媽,我很難當面傳達我的遺憾或說出什麼安慰的話;但我希望她們都能堅強、平安。如果可能的話,我也希望有機會用相機幫文正的兒子紀錄成長的回憶,那是我想幫他做的事。


後記:

僅以本文緬懷我和文正的情誼。

另一個院內同仁為文正設立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jw!Cr4bw6CLGhRn9xVGZQ--/

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並且珍惜身旁的人。無論是喜歡、心疼、思念、關心、支持她(或他)都應該勇敢說出來;就算是有誤會爭執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與健康幸福相比,人生在世其實真的沒什麼好計較的。


(本文完成於民國九十六年二月四日 星期日
夜深人靜中)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