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二: 玫瑰


        玫瑰的品種很多,『五顏六色』仍不足以形容。它一直是最美麗的花之一。而從小的記憶裡,玫瑰也總是被賦予愛情的象徵。但是玫瑰多刺,常常會讓人受傷。



        在讀高二時我曾受學校推薦,去台灣大學參加為期兩週的資優數學研習營,全國共有四十位學生獲選。這是我初次參加這類的研習活動。想到能認識各校同學增廣見聞,心中充滿了期待。



        在那段期間,一位來自中山女中的女孩吸引我的注意。她開朗而迷人,言語間充滿自信。聽說她還是北部校際間的風雲人物呢!我挺想多了解她的,正確一點來說,是我被她電到了!相信依我的個性與口才,應該能和她成為不錯的朋友吧?我如此想著。



        不過或許由於環境背景的差異,我和她能聊的話題並不多。泰半的時候,她還是和其他台北的學生說說笑笑;而我這個來自彰化的學生只能靜靜地坐在一旁,聆聽關於北部生活的點點滴滴。

 

        結業前一天校方替我們辦了歡送會,老師要大家各準備一朵花送給同學紀念。當大家圍成一圈準備跳舞時,她正站在我旁邊(坦白說那是我預先卡位的)。當時的情境還歷歷在目:當我還在猶豫該如何牽她,她已經先大方的拉起我的手,讓我有些不知所措。她的手好軟,我不敢握得太緊。我不是初次牽女孩子的手,但我確信那是我臉最紅的一次,事後連跳什麼舞都記不得;她似乎能看出我的窘態,笑得從容卻燦爛。那就是心動的感覺嗎﹖雖然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但那毋寧是很特別的一次體驗。會後我遞出預備的玫瑰,她微笑著收下了。



        回來之後就即將邁入高三了。那年縱使課業繁忙,我還是陸續寄過幾封信給她,包括耶誕節和她的生日。書件內容大抵是說很欣賞她,希望能夠繼續聯絡等等,不過她一次都未回覆。連當初一道去受訓的女同學都忍不住說:「真是太不夠意思了,至少禮貌上回個信吧。」我想,或許人家只當我是萍水相逢的同學,不值得深交吧。



        此後我也就不再寫信了。



        考上大學後,得知有高中同學和她就讀同系,順口請他代為問候她。那只是單純表達善意而已,沒別的念頭;結果同學卻委婉的的告訴我,她說:「請我不要再寫信給她了!」


 

        儘管過了這麼多年,我也逐漸淡忘她的名字了。可是當時那一下,真的好痛!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