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三: 鬱金香


        看到鬱金香,就會聯想到荷蘭著名的霍夫肯花園,雖然我並未真正去過那裡。它就像是某些人,光彩耀眼,生機無限。


圖:鬱金香   攝於桃源仙谷
        Canon 5D+ 24-105L攝


鬱金香 



        國小時班上有一位女孩,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多才多藝。她一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我們常輪流當選班長和副班長、彼此競爭考試成績第一名、分頭參加校內外各項才藝競賽。要說是『青梅竹馬』或許不甚貼切,但她確實是在各方面能跟我互別苗頭的女生,所以我從不掩飾對她的好感。小時候同學們私下總是喜愛玩配對遊戲,兩小無猜的情感也總是在嬉鬧中產生。頑皮的同學們常起鬨說我喜歡她,我通常不加辯白甚至淘氣地來個微笑默認,而她只能瞪著他們哭笑不得。

         有一次同學們到公路花園參加戶外活動,正好趕上熱鬧的花卉市場批發。各式各樣的花依品相等級分類後裝束,要運送到全省各地去販賣。她指著鬱金香對我說:「我喜歡這種花耶!」她解釋說自從看過一本介紹荷蘭的書後,就喜歡上它的美麗,以後更希望能去荷蘭一趟。回家前我隨手拾起一隻掉在一旁的黃色鬱金香,大方的表示說要送給她。她嘟著嘴說:「送花是要自己花錢買才有誠意,哪有撿人家淘汰不要的?」可是我覺得那朵花開得很漂亮啊!既鮮豔又沒什麼瑕疵;更重要的是,那可是我第一次送女生花呢!雖然有些倉卒罷了。


        在我的認真說明後,最後她還是略帶高興的收下了那朵花。


        國中以後她搬家了,從此失去音訊。高三那年,無意間在父親友人家裡遇見她。如果不是她先跟我打招呼,我幾乎認不得她。整個人變得圓滾滾的,臉上佈滿紅疹和痘痘,連頭髮都變少了。她告訴我,幾年前得了某種免疫性疾病,現在身體變得很差,全身酸痛水腫,走路都會喘;但她還是繼續求學。現在回想起來,應是屬於紅斑性狼瘡之類的自體免疫性疾病吧。但那時的我除了安慰她之外,什麼忙也幫不上。


        大三那年偶然遇見小學同學,閒聊之際居然意外得知她已在兩年前過世的消息、、、。    


        我的心就像枯萎的鬱金香,一瓣一瓣的落下來、、、。

 



        幾個月前到桃源仙谷去拍照,那裡滿山遍野都是鬱金香。在陽光照射下,百花爭艷,十分壯觀,心中忽然有了莫名的感動。原來台灣也有這麼大的鬱金香花園啊!


圖: 桃源仙谷  鬱金香
         Pentax *ist Ds+ 18-55mm 攝


  


圖:鬱金香


鬱金香 

圖:鬱金香與鳥梨樹

鳥梨 

圖:桃源仙谷的鬱金香
     Rolleiflex 2.8GX,RDP III 彩色正片

桃源仙谷 
 

        她現在過得好嗎?她曉得這個地方嗎? 如果還有機會,我一定會親手買鬱金香送給她的。

 

(本文原寫於民國92年6月)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